〔紙上博物館〕鶯歌陶瓷博物館 台灣陶藝雙年展─陶藝的人文回歸
【人間社記者 吳仕英、胡巧鵝 新北市報導】 2019-01-16
  • 圖說:高科技觀音:柏克‧德弗里斯系列作品之二。觀音的形象在中華文化中已經存在許久。作者將觀音也演變為攜帶著手機和耳機的高科技模樣。 人間社記者吳新傳攝

  • 圖說:薑瓶上的觀音:柏克‧德弗里斯系列作品之三。觀音是慈悲的女神,作者將無用的陶瓷碎片,賦予新的價值。 人間社記者吳新傳攝

  • 圖說:陸斌的《大悲咒》系列作品試圖以一種新的陶瓷藝術表現形式,來詮釋中國社會現代化進程與人們信仰和精神生活的關係。 人間社記者吳新傳攝

  • 圖說:人物瓶:作者羅夫.貝瑟拉(Ralph Bacerra)。 人間社記者吳新傳攝

  • 圖說:蒂‧圖蘭(Tip Toland)白化症非洲少年,白化症的孩子,往往成為被獵殺的目標。 人間社記者吳新傳攝

  • 圖說:轉印:作者三島喜美代(Mishima Kimiyo)反應這是一個資訊超載的年代,我們被資訊活埋了。 人間社記者吳新傳攝

  • 圖說:《你即是我 You Are Me》作者寶拉‧牧瑞(Paula Murray)對於生命中無論是內在或外在的能量交換現象感到有興趣。 人間社記者吳新傳攝

  • 圖說:《夏雨 Summer Rain 》作者納塔莉‧朵寅(Nathalie Doyen)以染色陶土,塑型並用針型工具戳出圖樣。 人間社記者吳新傳攝

  • 圖說:《Garden 花園 》作者納塔莉‧朵寅(Nathalie Doyen)以染色陶土,塑型並用針型工具戳出圖樣。 人間社記者吳新傳攝

  • 圖說:美枝‧辛普森觀音像:作者柏克.德弗里斯(Bouke de Vries)的系列作品之一。作者將頭部殘缺的觀音像,轉化為美枝‧辛普森。在調皮的辛普森家族的環繞之下,觀音仍然是慈悲女神,並且可以作為美國的象徵。 人間社記者吳新傳攝

  • 圖說:「無題」茶壺:作者庫特.維瑟(Kurt Weiser)。 人間社記者吳新傳攝

2018台灣陶藝雙年展-陶藝的人文回歸,從藝術的精神原點談起,策展人邵婷如。經過兩次世界大戰,社會國家動盪,人們身心交瘁與物質困頓缺乏,整體百廢待興。藝術家在環境的巨大變動下,透過創作反應著時代的變遷,尋求精神性的擴充與提昇。展期至2019年3月3日。

一、戰後東西精神的交會

在這個充滿變革的時代,許多西方陶藝家也深受東方陶藝歷史、文化的影響,他們結合東西方技法,將不同文化特徵帶進創作中。

․美枝‧辛普森觀音像:作者柏克.德弗里斯(Bouke de Vries)的系列作品之一。作者將頭部殘缺的觀音像,轉化為美枝‧辛普森。在調皮的辛普森家族的環繞之下,觀音仍然是慈悲女神,並且可以作為美國的象徵。

․高科技觀音:柏克.德弗里斯系列作品之二。觀音的形象在中華文化中已經存在許久。作者將觀音也演變為攜帶著手機和耳機的高科技模樣。

․薑瓶上的觀音:柏克.德弗里斯系列作品之三。觀音是慈悲的女神,作者將無用的陶瓷碎片,賦予新的價值。

․「無題」茶壺:作者庫特.維瑟(Kurt Weiser)

․人物瓶:作者羅夫.貝瑟拉(Ralph Bacerra)

二、在地文化的內在考掘

二次大戰後,許多東方藝術家前往西方接受教育,更多東方陶藝家在自身文化與生活環境,深掘母國文化的養分,而西方留學的創作者則回頭對原生文化的梳理及思考。

.陸斌的《大悲咒》系列作品試圖以一種新的陶瓷藝術表現形式來詮釋中國社會現代化進程與人們信仰和精神生活的關係,建造浮屠時的喧囂與崩塌後寂靜塵埃,或是我們社會的現實與未來的景象。

.無題《糰子》是日裔美籍金子潤的作品,他以大型陶製糰子(Dango)與頭像聞名國際,除了陶、玻璃等複合媒材的創作其大型公共藝術乃至於劇場設計同樣受到矚目,雖然他年輕就定居美國,始終以日本神道哲學為中心,且信仰直覺。

三、人土疏離的環境憂患

藝術家透過身為人類共通的經驗,記錄人類現今處境的共通關切與省思。

.轉印:作者三島喜美代(Mishima Kimiyo)反應這是一個資訊超載的年代,我們被資訊活埋了。

.蒂.圖蘭(Tip Toland)白化症非洲小孩及白化症非洲少年,反應東非白化症兒童,每天不斷的面臨著現實殘酷的迫害。及白化症的孩子,往往成為被獵殺的目標。

四、母土大地的生命禮讚

本次展覽,以花為主題的作品為生命禮讚的結語。一方面表徵大自然生命的恩典奧妙,同時也意謂生命的稍縱即逝。

.《翻模與朋友們 Casting and friends》作者米契爾.貴伊(Michel Gouéry)創作這件可以順應展場改變型態的作品,靈感來自過去參訪維也納美泉宮時,見到巴洛克風格瓷器裝飾的大廳和他的朋友的臉龐。創作時間很長從2003至2016年。

.《你即是我 You Are Me》作者寶拉.牧瑞(Paula Murray)對於生命中無論是內在或外在的能量交換現象感到有興趣。當我們擁抱傷痕,深層的意義將會到生命裡,把煎熬轉化為有價值、感性且美好的事件。

.徐美月的作品《心海》使用立體大型雕塑作品,表現自身的內在與情緒。以冥想的方式,體驗自己未知的另一面;而情緒的變化隱藏於內,難以言訴的變動在看不到的地方靜靜發酵,如同表面平靜的大海,海平面下卻暗潮洶湧的流動等細微的變化,建構出巨大交錯的內在。

.《豐饒角》是由高溫燒成的陶瓷與石膏模具翻製玻璃所組成的作品群,將陶土和釉藥的和諧置換成陶瓷和玻璃的平衡。作者田嶋悅子透過結合現代白色陶器與淡色玻璃的手法創造出純粹的空間感。
五、身體與土的能量交流
陶藝家經由大地的自然媒材,以身體與泥土作最直接最原始的對話。透過靜穆纖細的創作過程,表現泥土自然脆弱且堅韌的本質。

.徐永旭作品,展現藝術家親自以繁複以及高度勞動的工序,講求天時地利人和的窯燒,完全地與作品結合,只為呈現出最純粹的雕塑作品,將本位為厚重的瓷土與陶土捏塑出極為輕薄柔和的線條及形態,如此的反差成就其陶藝作品的創新觀點,在陶作中難見的「大」作品及「薄」作品。

.《寧靜的溫度》溫度的冷暖是看不見的。作者蔡宗隆試著在陶瓷作品上留下溫度存在的痕跡,希望觀者感受作品裡溫暖而靜謐的親切感。

.光帶來能量,生命體迎向光而得以延續。《向光》作者蔡宗隆以裂縫般的深邃線性空間,層層疊疊,並任其旋轉向上,試圖展現生物有機體向光的動態語𢑥。

.納塔莉‧朵寅(Nathalie Doyen)的《夏雨 Summer Rain 》及 《Garden花園》均是以染色陶土,塑型並用針型工具戳出圖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