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博物館〕南科考古館 見證滄海桑田
【人間社記者 孫芳菲 台南報導】 2020-03-18
  • 圖說:南科考古館第一展廳。 圖/南科考古館提供

  • 圖說:骨骸完整的「台灣第一狗」。 圖/南科考古館提供

  • 圖說:南科考古館戶外裝置藝術「蔦松家族」。 圖/南科考古館提供

  • 圖說:兒童廳海洋劇場,可體驗古人乘風破浪的生活。 圖/南科考古館提供

  • 圖說:考古秘室是南科考古館的創意教育,可以看到考古工作實況。 圖/南科考古館提供

  • 圖說:大坌文化時期的貝刀。 圖/南科考古館提供

  • 圖說:蔦松人面陶偶。 圖/南科考古館提供

  • 圖說:骨角尖器。 圖/南科考古館提供

  • 圖說:南關里東遺址繩紋骨腹圜底罐。 圖/南科考古館提供

  • 圖說:南科考古館建築外觀。 圖/南科考古館提供

史前的台灣人長什麼樣子?他們吃什麼?南科考古館中,陳列南科園區興建初期,在地層中發現的史前人類遺骸與古物,透過科學分析技術,模擬出古人可能的長相,也從遺跡中推敲出古人的飲食習慣與生活型態。

南科考古館隸屬於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去年10月19日正式開館,是全球唯一設在科學園區的考古館。全館設有4個常設展廳,分別為「南科五千年」、「史前生活面面觀」、「科學的考古學」及「兒童廳」。

台灣第一面12吋晶圓在南科園區誕生,穿梭在南科園區高科技大樓叢林間,很難想像當地早年只是蔗田和荒地。1995年開發建設南科時,工作人員意外發現園區地層有中古時代人類的遺骸和古物,而且不只一個時期。歷經長達20年的發掘累積、動員鄰近農民等數萬人力,南科考古資料才得以保存下來。

占地2.4公頃的南科考古館,典藏有西拉雅人的鹿角骰子、三寶埤遺址出土的人獸形玉器、現今台灣最早養狗的證據「台灣第一犬」,都是重要館藏,館方同步展出「史前動物特展-動物交響曲」,參觀者可以看到台灣史前人類與動物譜出的歷史樂章;兒童也可以玩動物骨頭大拼圖、集章、填寫學習單,評量自己所獲得的知識。

參觀由上而下 探索古人遺蹟
參觀南科考古館必須從第四層樓開始,再螺旋形似地往下回到一樓。入館前先搭乘手扶梯,左右兩側的外牆裝置,象徵南科地層的堆積,有土層及化石展示。隨著手扶梯上升,每層可看到不同的化石裝置與土層,顯示地下世界的多元性。在手扶梯盡頭,有延伸的平台,可以看到奔馳而過的高鐵列車。

台灣的人類生活史,有明確文字記載的僅約400年。南科考古館出土文物經過整理,可分為新石器時代的大坌坑文化、牛稠子文化、大湖文化、金屬器時代的蔦松文化、平埔族的西拉雅文化,以及荷蘭時代和清末至今6個文化時期,橫貫約5000年。

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院士臧振華及研究員李匡悌主持的「臺南科學園區考古計畫」,率領南科考古隊,20多年來在南科園區內挖掘逾800萬件文物,包括人骨2400多具、狗骨骸逾100具,人骨出土量居全台密度最高。

展廳依6個文化期順序來陳列這些出土文物,並模擬當時人類的生活情景。從土地剖面及「史前垃圾堆」,可以得知古人吃什麼,並推敲先人的生活痕跡。早期人類將吃過的貝類及食物殘渣,丟棄、堆積在住家周圍,形成所謂的「貝塚」,成為考古學重要的線索。

西南海岸變遷 掩埋早期遺跡
台灣西南海岸線過去5000年來的變遷,將海岸線大幅向外延伸,尤其嘉南平原南側的曾文溪和鹽水溪之間,洪氾相當頻繁,大約4800年前,今日南科園區一帶已有人類聚居,經歷無數次洪氾的層層堆積,將早期人類活動的遺蹟,埋得更深,多處遺址最深處達地下9公尺。

中研院李匡悌教授表示,南科園區考古工作以徵集當地人為主,教導他們如何挖掘,當有所發現,大家都歡欣鼓舞,備感榮耀。中研院臧振華院士說,參與挖掘的純樸農民,正如同當地先民一樣,不管先來後到,總會成就與累積在地的豐富生活與價值。

南科考古館不僅展示考古出土文物,也有寓教於樂功能,例如人骨檔案室中,有「從骨頭辨別男女」、「揭開年齡的秘密」、「史前齒科診所」等趣味題目;頗受親子歡迎的兒童廳及海洋劇場,採網路報名預約制,可以動手體驗鑽木取火、在森林中聽聲辨位尋找獵物,以及參加沙坑創意考古等遊戲。

造訪南科考古館,除了參觀館藏之外,戶外藝術也相當吸睛。園景設計考量休閒、教育與考古意象,由藝術創作者李明道創造的「蔦松家族」,讓千年前的原始陶偶一家大小及小狗,也穿上高科技外衣。

建築師姚仁喜設計的南科考古館,建築隱含著交錯19度角的軸線關係,不僅象徵考古的方位,也象徵現代都市的經緯關係,交織的軸線存於外牆的分割縫隙中,也存於博物館中的展示動線,蘊藏時空交錯的趣味性;外牆上巨大的「台灣第一狗」和鯨魚骨骸、一層又一層的貝塚,都令人驚艷,值得細細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