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快遞】聽話的藝術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5-10-17
  • 圖說:人與人往來交流,「溝通」與「傾聽」十分重要,不止說話需要藝術,連「聽話」也需要技巧。 圖/網路圖片提供

人,在年輕時,聽老師講話,總覺得「話不入耳」,聽老年人講話,總覺得「嘮叨不休」,這就是不會聽話。甚至信仰宗教,聽聞教義「以不懂為好」;或是聽前輩講話,莫不是要人慈悲向善、服務社會,總覺得這些話「與己無關」。對於聞善言而不肯著意,這也是不會聽話。

及至進入社會,對於長官的高言讜論,總是你說你的,我做我的,好似「聽而不聞」,甚至對於智慧前賢所開示的慧語智言,也是覺得沒有什麼重要。如此人生,沒有一句善言法語灌注到心田裡,怎麼能開出智慧的花朵呢?所謂「此世間以音聲做佛事」,對此等人也,又能奈何呢?

除了這許多不會聽、不肯聽、不懂聽的人之外,也有一些人偏聽、誤聽、諛聽、錯聽,因而造成許多是非、謠言,也是不勝枚舉。例如蔣經國在世時曾說,抗戰期中,敵軍的飛機來轟炸,有人問幾架飛機?結果從「是一架」飛機,變成「十一架」飛機,然後又從「就是十一架」飛機,變成「九十一架」飛機。難怪有人說:「帶東西給人會減少,帶話給人會增多。」

所謂聽話聞法,必須「如器受於水」,不可以把水盆覆蓋起來,意即一個人如果心存貢高我慢,則智語慧言就難以進入他的心中;如果你的心中有了先入為主的偏見、邪見,就像盆中有了雜質,即使再純淨的法水也會被污染;如果你的心如水盆有漏,則即使天降甘露,也會流失。

不會聽話又如「種子植於地」,土地太堅硬,種子不能萌芽;田裡雜草叢生,荊棘遍地,即使發芽也難以成長茁壯;如果暴露在土表上,種子容易被鳥雀所吃,更是沒有機會開花結果。

所以聽話的藝術必順具有四點:

第一、善聽:就是要會聽話,甚至所聽到的話,都能往好處想。

第二、兼聽:所謂「偏聽則暗,兼聽則明」;聽話要能兩面皆聽,才不會失去客觀、公允。

第三、諦聽:就是要用心聽、注意聽,聽後還要用心思惟、記憶。

第四、全聽:聽話不能只聽一部分,更不能只聽正面,不聽反面;只聽好話,不聽壞話,要能全聽才能周全,才不會誤事。

佛陀時代,有一個弟子將「生滅法」聽成「水潦鶴」,不但荒謬可笑,甚至險些誤了自己追求真理之道。聽話的藝術,豈能不慎!(摘錄自《迷悟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