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時空‧法寶再現】大藏經通俗講座 佛法東來 西行求法
【人間社記者 宋滌姬 高雄大樹報導】 2019-08-10
  • 圖說:兩位學者學養豐厚,語氣幽默,運用各類圖表,深入淺出讓近千名聽眾迅速明瞭東西交通路線、體認佛法東傳的不易,珍惜現今學佛的環境與資源。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佛光大學佛教學院院長萬金川主講「佛法東來」。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玄奘大學宗教學系教授黃運喜主講「西行求法」。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佛光山舉辦「穿越時空‧法寶再現」大藏經系列活動之「大藏經通俗講座」,主題二「大藏經的形成」8月10日上午場於佛光山法寶堂舉行,由佛光大學佛教學院院長萬金川主講「佛法東來」,玄奘大學宗教學系教授黃運喜主講「西行求法」。兩位學者學養豐厚,語氣幽默,運用各類圖表,深入淺出讓近千名聽眾迅速明瞭東西交通路線、體認佛法東傳的不易,珍惜現今學佛的環境與資源。

「低頭問我東來意,笑指堂前幾樹花。」萬金川引用黃檗即非禪師的詩句來破題,幽默表示:「若是聽完講座還不明白『東來』意,就去看看堂前的花樹吧!」

萬金川以古地圖來解說佛法的傳播路線和商業道路關係緊密。佛教了解商業活動,卻不去爭利。佛法東來的路徑包含陸上交通與海上交通,東來的譯師多半來自西域國度,具有強烈弘法意志。

萬金川多方舉例,佛法先以口頭傳播方式,而後方有書面傳播。譯場翻譯一開始以譯師的記憶來口譯與筆授,後來才有文本的翻譯。譯場有大、小之分,如鳩摩羅什就是兩千人的僧俗大譯場,當時譯講同宣,必須用大家聽得懂的方式來講說,所以譯筆流暢易懂。玄奘則是精英譯場,著重在譯文的精確;經文翻譯後的抄寫,也需要經過嚴謹的三校四審。而中國第一部官家刊刻的藏經為宋代的《開寶藏》。

萬金川表示,將域外文字譯成中文是件困難的事,中國的譯經工作是集合眾人之力,動用國家力量來從事的。

黃運喜講授「西行求法」。他列舉玄奘、朱士行、法顯等人為西行求法的代表,給予他們高度評價,認為:「各宗教都有『為法』、『為真理』忘軀,艱忍不拔,遠赴異域的宗教人,成為該教甚至為民族楷模。」

黃運喜分析西行求法有西北絲路、西南絲路與海上絲路。陸上交通以玄奘為例,西行要經過崇山峻嶺,必須在冰雪上過夜,而路上「餒凍死者,十有三、四」,還必須穿過「上無飛鳥,下無走獸」的沙漠,玄奘因打翻水袋,險些喪生於沙漠。除了地理環境惡劣,玄奘途中還遇到六次盜匪,次次命懸一線。

陸上交通辛苦,海上安穩嗎?黃運喜引用梁啟超的考證:「佛法傳入,先海後陸。」在唐朝走海路大都從廣州港出發,多數人因不習慣船隻的搖晃而一路暈船,沿途還可能遇到颱風等惡劣天氣,導至流落他鄉,甚至與船同沉。

梁啟超曾統計,一百多位西行求法者,只有大約四分之一能學成安然返國。西行者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前去求法,對中國文化有很大貢獻。首先是帶回許多佛教文物,再是翻譯經典,並撰寫了經歷之專書,如玄奘的《大唐西域記》,義淨的《南海寄歸內法傳》等。而佛經內容中的佛教故事充實中國文學作品的內涵,如「龍王故事」成為中國文學中常見的意象,而且佛法的傳播也造成佛陀聖地的朝聖風氣。

「晉宋齊梁唐代間,高僧求法離長安,去人成百歸無十,後者安知前者難。路遙碧天唯冷結,沙河遮日力疲殫,後賢如未諳斯旨,往往將經容易看。」黃運喜引用唐朝義淨大師的詩句,總結西行的重重困難,並對求法的高僧致上崇高的敬意與深深的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