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遊踪 馬來亞3】馬來亞文教單位參訪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10-04
  • 圖說:參訪檳城佛學院。1963.07.25 圖/佛光山宗史館提供

  • 圖說:參訪檳城佛學院。1963.07.25 圖/佛光山宗史館提供

  • 圖說:參觀星檳日報。1963.07.25 圖/佛光山宗史館提供

  • 圖說:參觀星檳日報。1963.07.25 圖/佛光山宗史館提供

佛學書局一瞥

竺摩法師等走後,我們就忙著剃頭、洗浴、看信。不一會,就是吃午飯的時間,飯後,白法師、賢頓法師、淨心法師、劉梅生、朱斐二位居士都去午睡了,我就和廣餘法師、隆根法師等先去妙香林及佛學書局參觀了一趟。

妙香林由宏船法師負住持名義,實際上一切寺務處理都由廣餘法師負責,和廣餘法師同門的廣義法師也非常熱心幫忙教化。演培法師正在這裡講解心經,新加坡法施林松年法師也來到此地。三四年前松年法師曾到台灣,在宜蘭念佛會場住錫一宿,今日見面更加親熱。

妙香林是一座寬敞的佛寺,寺分前殿後殿,寺旁除寮房外,還有一座新建不久的寶塔,精明能幹的廣餘法師,把妙香林整理得井井有條。

從妙香林出來後,廣、隆二法師就陪我到佛學書局。

這開設未及兩年的佛學書局,地址非常適中,裡面凡是佛書法物,應有盡有,和台灣的佛教文化服務處有不少相同的地方。

書局是在一座二層樓的下面,有三位青年在幫忙服務,布置得非常整齊美觀,這馬來亞佛教文化寶庫,和幾處佛教學校,實為馬來亞佛教慧命所寄之處。

佛學書局的負責人是隆根法師、廣餘法師、清亮法師,這幾位法師為佛教文化的苦心,是我們所深知,若不是傻子,就是有一顆為教犧牲之心,否則沒有人肯為佛教文化努力。我把台灣佛教文化服務處的服務守則,告訴佛學書局裡幾位辦事的青年聽,他們都非常高興,這守則就是:對人要親切,服務要熱忱,辦事要仔細,工作要認真。

參觀光華星檳等報

從眼鏡公司出來,我們到錫蘭寺參觀,錫蘭寺的負責人,對於弘法事業方面,也很熱心,並且很有成績。可惜一來因為時間的關係,二來語言又不通,匆匆一瞥,便告辭到光華日報及星檳等日報參觀。

有人或許認為參觀報社是一件枯燥而乏味的事情;可是對於編輯過數個佛教刊物,又出版過幾部佛教書籍的我,多年來就與出版和印刷結下不解之緣,所以很高興看看人家的報館情形如何?我們參觀了收發、編輯、排版等部門工作,這些報社都是擁護中華民國政府的。訪問團到達檳城訪問,這些報紙都以顯著的地位,刊載我們在這裡的活動消息。

臨別的時候,我們還和星檳日報黃蔭交主筆留影紀念,這位黃主筆據說是看了拙作「釋迦牟尼佛傳」才引起信佛的動機,後來,他便以竺摩法師為證明師而皈依了佛教。

黃主筆平時在這裡主持筆政,對佛教的維護和讚揚,不遺餘力,大家對他都歡喜讚嘆不已。

檳城佛學院

當我在國內的時候,就曾聽說檳城有一個佛學院,不久以前才圓寂的美國蘇曼迦羅法師,在那裡主持弘法;曾經來台受戒的釋西諦法師,也曾在那裡領導佛教青年做種種活動;我國慧僧長老,也住在那裡當教師。

因此,檳城佛學院,對我可以說是嚮往已久,認為此地是一個臥虎藏龍的地方,及至我們抵達這裡一看,果然外貌堂皇,氣派不凡。

檳城佛學院的佛殿,供奉了三尊由義大利大理石所雕刻而成的佛像,地下鋪著蓮花瓷磚,越發顯得清淨與莊嚴。

自從蘇曼迦羅法師逝世以後,釋西諦法師回到了美國,慧僧法師是一位很守本份的有德高僧,他不願意與在家居士在名位上互爭長短,所以真正的大權,便操縱在少數居士手裡,他們對於弘法事業不見得很熱心,實在甚為可惜。

他們用茶點招待我們,白聖法師在會中講話後,賢頓法師也相繼講了話,因為時間剩下不多,便匆匆辭別往華嚴寺拜訪清亮法師去了。

清亮法師是一位年輕有為的法師,很熱心佛教,本來想要和他作一次暢談,可是因為時間關係,匆匆數語,就去參觀檳城有名的紅毛花園。(出自《星雲大師全集.海天遊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