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1年01月22日 星期五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9】法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講話23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9】法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講話23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11-29
第十章

流通

一、持地歎德

偈頌是本經的眼目,今已講完,再有散文體,可以看作是這〈普門品〉的流通分。

爾時,持地菩薩即從座起,前白佛言:「世尊!若有眾生聞是〈觀世音菩薩品〉自在之業,普門示現神通力者,當知是人功德不少。」

「爾時」,是佛陀回答了無盡意菩薩的問話,說觀世音應該頂禮終了之時,其時,持地菩薩從所聽聞說法的大眾之中起座,走向佛前,而說:「世尊,若有眾生聞是觀世音菩薩品自在之業,普門示現神通力者,當知是人功德不少。」

這位持地菩薩,一般皆解說是地藏菩薩的異名,如果說是地藏菩薩,則誰也都會知道他是「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的一位發大勇猛誓願的菩薩。在《地藏十輪經》中說:「持戒堅固,如妙高山;精進難壞,如金剛寶;安忍不動,猶如大地。」這是說如由地上生成萬物,而又能藏諸萬物之義。在《延命地藏經》的〈直談鈔〉也說:「地藏,乃是一切眾生本心之異名。」

在《延命地藏經》中,佛陀回答帝釋的問話,說:「心圓明故,名如意輪;心無罣礙故,名觀自在;心無邊際故,名大菩薩;心無色相故,名摩訶薩。」觀自在即是觀世音同體,有時地藏讚歎觀音,有時觀音讚歎地藏,可以看作是同一法身的應現。但這裡是以觀音為中心的,所以,只是持地菩薩出來進問:「世尊!若有眾生讚歎此觀世音身口意的三業,能救七難三毒等的冥益,而得解脫自在;若有眾生見觀世音現三十三身的變化,聽觀世音示十九說法神通的顯益,其功德實在不少!」

在這〈普門品〉中所現的菩薩,由無盡意起問,而廣談觀音的功德,再由持地讚歎流通,這就是所標示的智慧、慈悲、勇猛的三德。無盡意標示智慧,觀世音標示慈悲,持地標示勇猛;以此宣揚流通。

二、開品得益

佛說是〈普門品〉時,眾中八萬四千眾生皆發無等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持地菩薩說聞此〈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功德不少,果然,佛說此〈普門品〉時,八萬四千大眾聽了以後,皆發無等等心。佛是無上之尊,無可比擬,這無等等的心,即是指與佛相同之義。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譯為無上正等正覺,或無上遍知,即是沒有比這再上的正覺。正覺是不同於凡夫的不覺,不同於外道的邪覺。正等是不同於二乘的偏真,二乘的不能真俗平等的圓融無礙。無上是不同於菩薩的分證。菩薩雖然能真俗等觀,不偏空有二邊,然因分證未圓,如十四夜月,尚稱有上之士,唯佛方堪稱為無上正等正覺。故此心略稱菩提心,又叫覺心、慈心,即是佛的心。現在八萬四千大眾聞此〈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生起沒有比這再上的菩提心,此即顯現大智慧、大慈悲、大勇猛之謂。

佛說此〈普門品〉時,是指遠在二千多年前,佛陀在靈山會上說這〈普門品〉的時候。

八萬四千眾生,是我們心中八萬四千煩惱妄想,在我們的心裡,不知道有和觀音同樣的真心存在,徒任煩惱妄想的跳梁跋扈,現在聽了這微妙的法門,如果將貪欲的心,一轉而為慈悲;瞋恚的心,一轉而為勇猛;愚痴的心,一轉而為智慧;接著這八萬四千煩惱妄想也可一轉而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的佛心。

以上,關於〈普門品〉已經講完,希望不要徒被定義所囚,須心讀眼警為要。

願以此功德,普及於一切,

吾等與眾生,皆共成佛道。

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哀憫護念!

譯後的話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講話》,原著者是日人森下大圓。他有些地方是適應他本國國情與民性而解釋的,因為要便於我國國人閱讀,所以略微刪改了一點。

本書由日文翻譯成中文,應該先謝謝關凱圖老居士,因為我於佛曆二五一五年在台灣佛教講習會教了一年書,其時關老居士也在該會任理化和歷史教師,授課之暇,他教了我和演培法師六個月的日文文法。

現在這本書翻譯流通,都是大家的功德,比如:智道法師贈送原文本書,王法蓮居士贈送稿紙,聖瑞法師代為出款刊印,聖印、聖學二位學友代為謄清,心悟老兄允為校對,演培、心然、煮雲、廣慈諸法師指正和幫忙,竺摩法師題書封面,這都是觀世音菩薩慈悲,感動他們,我都該致最誠懇的謝意。

關於刊印本書的意義,心悟法師在他的〈校後感言〉裡都說了,希望讀者留意。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

佛曆二五一六年(一九五三)於青草湖

校後感言

文╱心悟

去年夏天我和星雲法師同在台灣佛教講習會教書的時候,我們原擬一邊教書,一邊跟關凱圖居士學習日文,後來因為台灣省佛教分會主張男女分班,把女眾遷到中壢圓光寺辦,臨時請不到年老的法師,於是一定要請我到那邊去主持教務,之後,又承東初法師慈命來編輯《人生月刊》,因此直到今天我對日文還沒有機會學習,實在有點可惜!

到去年冬天,我聽說星雲法師已開始翻譯《普門品講話》了,真是歡喜無比!那時我確有得以先讀為快之感。

不久,星雲法師便應《菩提樹月刊》之約,將其所譯之〈普門品〉釋題發表於該刊第一卷第二期上,博得很多讀者的歡迎!繼而讀者紛紛去函請法師速將本書出版,法師為滿讀者願望,遂於去年年底將本書譯稿交由聖瑞法師攜來台北,要我替他找個好印刷廠承印,並來信囑我替他校對。以校對這事並不難辦,況且我自己日文沒有學成,不能翻譯,能對此譯作校對,結個因緣,也是一件快事,故即一口答應了。

在佛菩薩中,有一位佛和一位菩薩在我們中國是家喻戶曉,婦孺皆知的。那一位佛即阿彌陀佛,那一位菩薩便是觀世音菩薩,而觀世音菩薩尤為家家所供奉。由此觀之,觀世音菩薩的確可以說是我們中國人(甚至包括日本和韓國)精神上唯一可以求得安慰和啟示的導師。

可是晚近有些人跟從日本人以歷史研究法來研究佛法,否認了很多大乘經典為正統的佛法,並說大乘經中所說的佛及菩薩,大都是印度古時民間所信奉的什麼神,由後來的佛弟子們加以理想化而成的,並非實有那麼一個佛及菩薩的。例如說阿彌陀佛是太陽神的理想化,觀世音菩薩是女神的理想化等等。我對於這種說法,是絕對不贊同的!我認為佛經有些地方是有歷史性的,固可以用歷史研究法去研究,但有些地方卻是超乎歷史性的,若把超乎歷史性的境界也以歷史研究法去研究,那是圓柄方鑿,無怪乎會感到格格不入的。

我們學佛的第一步,就是對佛及法要有堅定不移的信念,我們雖不能像耶穌教那樣主張信即得救,但我們卻要確認信是入道之門。《華嚴經》說:「信為道源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大智度論》說:「佛法大海,唯信能入。」這都是強調信心重要的明文。此外,即菩薩五十二位亦是以十信位為首,由此觀之,信心之重要為何可知矣。假使對佛及法先不能有個堅定的信仰,則任你對經論有怎樣的研究,也不能稱為佛教徒,更不能入佛知見,只是人間的一個知解之徒而已。這樣的研究佛法,請問於己於人究有何益?考究來,考究去,不但什麼東西也沒有考究出來,還把自己對三寶神聖的信心都考掉了,這豈不是笑話?所以我近來常常這樣說:「現在一般人對佛法的理論愈是研究,其對佛法的信心愈是薄弱。」(這當然是指未得佛法正見者說的)這確是佛教不幸的現象。

我們正信佛法的人,應該要抱定自己對佛法的信心,確認一切大乘經典(當然是指有翻譯歷史可考的)皆是正統的佛法,經上所說的佛、菩薩,特別是阿彌陀佛及觀世音菩薩,他們曾給過我們人類無可計算的利益,決定是有的!千萬不可為一般人不正確的戲論而動搖了自己的信心,致陷自心於邪見之深坑而不可拔。

我們對佛法有了如上的認識和信念,然後來讀如〈普門品〉這類的佛經,方能獲得真實利益。

〈普門品〉是記敘觀世音菩薩與娑婆世界眾生的深因緣,及眾生稱念其名所得之利益的最詳盡的文字。一般人以為它是神話的記敘,那是未曾理解佛法的。我們知道:〈普門品〉中所敘述的觀世音菩薩靈感的事蹟,在我們這個現實世界上是到處都可以看見的,只是因為我們不注意所以不大感覺罷了。諸位讀了這本《普門品講話》之後,就會覺得這話是不錯的。

觀世音菩薩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我們生逢這人間多難的今日,隨時隨地都可能遭遇到不測的災難;我們若要減少遭受災難的痛苦,我以為唯有祈求觀世音菩薩的慈力加護。但欲求觀世音菩薩的加護,則首須研知如何稱念觀世音菩薩名號,及觀世音菩薩何以會感應的道理。這本《普門品講話》就是詳細的說明這種道理的。所以這本《普門品講話》,允宜人手一冊,以為明理達道,消災免難之寶筏。

因為星雲法師要我校對後說幾句話,所以我就拉雜的把我校對後的一點感想寫出來,如有未當,尚望高明不吝指教。

一九五三年三月十日於圓山臨濟寺
12345678910第1 / 32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