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7】般若心經的生活觀 了解般若與心 上卷(6)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3-07
  • 圖說:禪是一種藝術,使生活充滿藝術氣息。 圖/蘭原提供

說到持戒,有的人一聽到持戒,也會覺得它很難,總以為持戒就什麼都不能做、不自由了。所以,很多本來有心想要信佛教的人士,一聽到持戒,就退縮了,「算了吧,我還是不信比較好,免得信了這個宗教之後,帶給我很多的麻煩。」

其實,持戒究竟是束縛還是自由呢?戒的精神是自由的,不是束縛的,要持戒才能自由,不持戒就不自由了。假如各位有興趣,可以了解一下全台灣各地監獄的情況。全台灣的監獄我都去過,也都和他們談過話,所以我能了解這些人為什麼失去自由,主要就是他們沒有持戒,犯了法,所以失去自由。

佛教裡面講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現代社會,過失殺人、傷害人,要坐牢;犯了罪,被警察抓到牢獄去,當然就不得自由了。所以,不持戒必然失去自由。如果持戒呢?人家說:「平時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持戒因此可以波羅蜜了。

說到忍辱,忍辱對一般人來說也很難。所謂「忍辱」,先忍之於口,不惡口;再忍之於面,面孔不動聲色,沒有生氣的樣子;再忍之於心,心上不覺得怎麼樣。一般人覺得忍辱難,是想到忍辱要吃很多的虧。

其實,忍辱究竟是吃虧或是占便宜呢?假如你覺得忍辱是占便宜,你就肯忍辱了。事實上,忍辱的確也就是占便宜,「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用打、用罵、用力量與人對立、吵架,是不能令人折服的。

忍辱而能有慈悲,忍辱能有修養,忍辱的力量是世界上最大的力量。經典裡面說,會布施或會持戒,其功德都不及能夠忍辱,忍辱的功德是布施、持戒所不及。所以要想得自在,學佛法的人,學習忍辱是必須的。在家庭裡,你能忍辱,家庭就能和平;在社會上、機關裡,你能忍辱,就會給人有好感。所以,忍辱能得到很多方便,是討便宜的。忍辱可以波羅蜜,可以離苦得樂。

至於精進,就是我們一般所說的「要努力」。有的人一聽到人家說要努力、精進,他總是懶洋洋的,提不起精神,覺得精進好辛苦。假如你能把精進視為快樂的,不受苦的,那麼精進也就不為難了。

比方說,掃地、洗衣服好辛苦,不過你把家裡打掃得很乾淨,把衣服洗得很乾淨,把家裡都能整理得很好,不也會感覺到好舒服、好輕鬆、好自在嗎?所以,勤勞、精進帶給我們的是舒服、愉快。又例如,你為了一家人的生活,努力做事、賺錢、為社會服務,雖然辛苦,不過一家老少都因你的所得而能增進生活的滿足,這不是很快樂的事嗎?所以精進是受苦呢?還是快樂呢?你若想精進是快樂的,那麼就會鼓起精神來精進了。

精進有什麼利益呢?例如,精進拜佛,可以和佛交流,能使人格昇華。精進參禪,可以穩定身心,可以迴光返照,可以觀察自己,可以從動亂中統一身心、集中意志。所以,精進可以讓我們得到很多的大利益、大快樂,何樂而不為!

再講到禪定,禪定可以使我們波羅蜜,完成我們的修行。不過一般人提起參禪,總以為一定要到寺院裡面,到禪堂裡面,雙腿盤起來,眼睛閉起來,不要吵鬧,不要有聲音,才叫作參禪。

其實,這種禪還不是真的禪,真正的禪在我們的衣食住行之中,在我們的行住坐臥之間,在我們的生活裡面,吃飯、睡覺裡都有禪,就如百丈禪師所說:「搬柴運水無非是禪。」

一般人想到禪就是呆坐在那裡。那麼,禪究竟是呆板的呢?還是活潑的呢?禪沒有活用,就是呆板的。所以行立坐臥中的禪是生活的禪,是活活潑潑的禪。

什麼叫作生活的禪?平時吃飯的時候,看到桌上的菜不合己意,一不高興就要生氣,平常吃兩碗的現在只吃一碗,心裡覺得很苦,那就沒有禪了。假如有禪的功夫,即使飯菜煮得不好,也覺得沒有關係,想想弘一大師所說:「鹹有鹹的味道,淡有淡的味道」,菜根也有菜根香,心裡也就了無掛礙了。

禪是一種藝術,你可以用禪來美化你的生活,使生活充滿藝術氣息。有的人買衣服,老是怨嘆不能買到一件合身的好衣服,看這個顏色不如意,看那個顏色也不如意,那是因為他在差別相上追求,在動亂中求。假若你有了禪,就像弘一大師,一條洗臉的手巾,一用就是十幾年,還說:「毛巾是壞了,不過還可以用。」這個想法多麼有力量,多麼有價值!所以我們穿衣吃飯,都應該要有禪。

一個出家人,不管他是怎麼樣的性格,即使是小小年紀出家,還沒有懂得禪定,不過他禪定的境界、禪定的功夫卻是慢慢在表現。就從衣著來說,雖然他只有一件衣服,今天是這件,明天還是這件;今年是這件,明年還是這件,但是他心上沒有掛礙,覺得一件長衫就夠了。那麼,他心中就有了禪。

假如追求時尚的人,一定做不到,「叫我天天穿這件衣服,今天穿這件衣服,明天又是穿這件,後天也是這件,不好看,不行!要換一個顏色。」其實人家並沒有在看他的衣服,是他自己心裡不能安定,沒有自主的能力,也就是沒有禪定。

最後來談的是般若智慧。般若不同於一般的知識,因為一般的知識,不論地理、歷史、物理、化學等學科,是向老師聽講得來,是向外去求來的,而般若不是向外求,是向內求,向自己求。如果向外求,那就不是我們講的般若了。

六種波羅蜜裡有很深的意義,從布施到智慧都能使我們得度。若能實踐大乘菩薩的六度萬行,就是心上插一把刀,也不覺得苦。佛經裡有這麼一段話,如果聽到人家毀謗你、辱罵你,於惡罵毀謗之言語,不能如飲甘露者,不算是忍辱之人。反之,聽到人家毀謗惡罵,還能感覺如飲甘露者,才能算是忍辱之人。所以說「難行能行,難忍能忍」是菩薩道的精神,看起來好像我們受了多少的委屈,但是從這些委屈裡卻能令自我成長。

世間的人稱讚別人,往往會說:「這個人好偉大,那個人好偉大!」仔細想一想,偉大裡面是多少的心酸、多少的苦難,要付出多少的犧牲、多少的忍辱,才能偉大。所以,要想做個有成就的人、偉大的人,就必須要有力量,能忍辱,能布施,能持戒,能精進,能禪定,能般若,有種種的力量,那麼就能波羅蜜了。

六波羅蜜的前五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如果沒有「般若」作引導,都還只是世間法,不是佛法。佛法是無形無相的功德,而世間法則非無相的功德。因此,行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要有「般若」,才能波羅蜜,才能得度,這是佛法的大乘菩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