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5】金剛經講話 淨心行善法無高下分第二十三(2)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9-12-01
  • 圖說:大足寶頂山石窟大佛灣第17龕報恩經變相之六師外道謗佛不孝(局部)/南宋/重慶大足。 圖/世界佛教美術圖說大辭典提供

●講話

二、修一切善,心無善法

前文解釋諸佛、眾生平等之法,佛陀慈悲心切,又恐大眾以為理體既是平等,又何用修習?因此才有下文「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之語。雖然平等,非不修習,能成正覺。我們修行,應離相修,即以無我等四相,離相而修一切善法,如此方能證得菩提。

何謂「一切善法」?此善法為四攝、六度,乃至十八不共法等,超乎三界內的十善法,此「無漏善法」,是成佛勝因,凌駕人天福報的世間善法之上。要如何去習行此一切善法?當然要以般若空慧為前導,心不住我等四相,所行之善行才能無漏,才能圓滿無上菩提。

《首楞嚴三昧經》:

「是菩薩以一切波羅蜜熏身心故,於念念中常生六波羅蜜。堅意!菩薩云何於念念中生六波羅蜜?堅意!是菩薩一切悉捨,心無貪著,是檀波羅蜜;心善寂滅,畢竟無惡,是尸波羅蜜;知心盡相於諸塵中,而無所傷,是羼提波羅蜜;勤觀擇心,知心離相,是毗梨耶波羅蜜;畢竟善寂,調伏其心,是禪波羅蜜;觀心知心,通達心相,是般若波羅蜜。」

菩薩一切悉捨,心善寂滅,觀心知心,通達無我、法相,解證佛陀強調的「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捨假向真,從真實會歸真俗無礙、空有不即不離、平等的第一義諦。我們以般若智光,廣修一切善法,行菩薩布施事業,也要泯除身相高下,地位尊卑,才能圓滿無上正等正覺。

《地藏經》說:

「有諸國王、宰輔大臣、大長者、大剎利、大婆羅門等,若遇最下貧窮,乃至癃殘、瘖啞、聾痴、無目,如是種種不完具者,是大國王等,欲布施時,若能具大慈悲,下心含笑,親手遍布施,或使人施,軟言慰喻,是國王等,所獲福利,如布施百恆河沙佛功德之利。」

又《維摩經》云:「若施主等心,施一最下乞人,猶如如來福田之相,無所分別,等於大悲,不求果報,是則名曰具足法施。」

視一切眾生如諸佛,承事供養,無所分別,如《地藏經》言:「下心含笑,親手遍布施。」心謙卑如大地,歡喜承載一切有情,平等普遍,心無怨親揀擇。一個心平等的人,已經沒有我等四相的障蔽,才能發起大心,修一切善法功德。

佛經中,有一個善生長者,有一天,他得到了世間上最希有、最寶貴的旃檀香木做的金色盒子,長者就對人宣布說:「我要把這寶貴的東西,贈送給世間最貧窮的人。」

有很多貧窮的人來向他要這個金盒子,善生長者並不認同他們就是世間最貧窮的人。大家十分不服氣,認為善生並沒有真心要把這個金色盒子送給人。

善生長者說:「我這個金色盒子要送給世間上最貧窮的人,誰是最貧窮的人呢?我告訴你們,不是別人,他就是我們的國王波斯匿王,他才是世間最貧窮的人。」

這個消息很快傳到波斯匿王那裡去,波斯匿王非常的生氣:「哼!我是一國之君,擁有無量的金銀財寶,怎麼可以說我是世間上最貧窮的人呢?去!去把善生找來!」

波斯匿王把善生帶到收藏珍寶的庫房裡,就問善生長者說:「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善生長者說:「這是收藏黃金的金庫。」

「那是個什麼地方呢?」

「那是收藏銀子的銀庫。」

「那是什麼地方呢?」

「那是收藏珍珠的寶庫。」

波斯匿王大聲責問道:「你既然知道我有金庫、銀庫、珍珠寶庫……這麼多的財寶,你怎麼可以在外面散布謠言,說我是世間上最貧窮的人呢?」

善生長者從容不迫的回答:「大王!雖然您的宮中盈滿了金銀珠寶,但是您的眼中看不到飢餓的百姓,您的心中沒有福利人群的慈悲,再多的財寶也等於是沒有用的東西。財富是要用來創造美好的生活,而不是儲藏囤積起來呀!」

如果要深解《金剛經》的義趣,首先要能無我相,空去「我」和「我所有」的見、相,見、相空寂,不再執著四大五蘊為實,心境緣影蕩然無存,心如虛空。

《地藏十輪經》說:

「善男子!菩薩精進,有二種相:一者世間,二者出世間。云何菩薩世間精進?謂諸菩薩,精進勇猛,勤修三種世福業事。何等為三?一者施福業事。二者戒福業事。三者修福業事。修此即名三種精進。如是精進,緣諸眾生有漏有取,依諸果報,依諸福業,是名菩薩世間精進。」

菩薩精進,修一切善法,於諸眾生,心無怨親揀擇,平等如地,以平等心,修持無漏真實福田,才能除滅一切煩惱業苦,得無上菩提。

歷史上智永禪師的書法很出名,他是六朝陳、隋年間著名的書僧,有《真草千字文》等傳於世。史籍記載,他是書聖王羲之的第七代孫子,平時住在吳興永欣寺,人們都稱他為永禪師。他以書法修鍊身心。當年他在永欣寺樓上苦學獨習書法,足不出戶,一學就是四十年。後來,他把壞掉的禿筆頭裝進甕裡,足足有十大甕之多,這些禿筆頭埋進土裡,給後世流傳一則「筆塚」的美談。

智永禪師四十年足不出戶,在筆墨行間息諸外緣,以書法作為冶鍊身心的功課,此恆長精進之心,實非一般人能想像。吾人在誦經拜佛、布施修福時,發心常常如朝露,無法持續。有的求什麼即身成佛,當下開悟;有的四處遍尋第一神咒妙法;有的一點挫折失意,就怨怪佛菩薩沒有保佑。逐境成迷,心外求法總是魔。

求人不如求己,求財不如勤儉。
求名不如隨分,求安不如守戒。
求助不如結緣,求福不如修身。

經文言:「所言善法者,如來說即非善法,是名善法。」因為,善法亦空也。說一切善法者,此不過順俗諦,斷眾生之執有;即非善法者,乃順真諦,破眾生之執無;是名善法者,是順中道第一義諦,破眾生之執亦有亦無、非有非無也。

《金剛經註解》:「若人於一切事,無染無著;於一切境,不動不搖;於一切法,無取無捨;於一切時,常行方便。隨順眾生,令皆歡喜,而為說法,令悟菩提真性,此即名為修善法也。……初善、中善、後善者,初謂發善心時,須是念念精進,不生疑惑懈怠之心;中謂常修一切善法,令悟真性,不著諸法相也;後謂即破善法,直教一切善惡凡聖,無取捨憎愛之心,平常無事。故云即非善法,是名善法也。」

善法皆因緣所成,當體是空,哪裡有個善法可得呢?不過是佛接引眾生、悟明真性的方便罷了!我們要能處處修一切善法,但心無所住,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不著相,是名真修「無漏善法」。

所謂「經」者為徑,都是通往成佛的門庭,《金剛經》分分以真破假,以無破有,為我們處處剷除成佛道上的重重葛藤蔓結。修持《金剛經》的行者,應了悟「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不捨一善法,不執一善法,法法皆治病藥方,乘乘為調伏煩惱魔軍的幻術。

《雜阿含經》:「阿難!何等為正法律乘、天乘、婆羅門乘、大乘,能調伏煩惱軍者?謂八正道,正見乃至正定。阿難!是名正法、律乘、天乘、梵乘、大乘,能調伏煩惱軍者。」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信戒為法軛,慚愧為長縻,
正念善護持,以為善御者。
捨三昧為轅,智慧精進輪,
無著忍辱鎧,安隱如法行。
直進不退還,永之無憂處,
智士乘戰車,摧伏無智怨。

以信戒、慚愧、正念、喜捨、智慧、精進、無著忍辱等正法,乘此戰車,能調伏煩惱軍團的侵擾,心安穩寂靜,當下即是無憂國土。

此分以淨心行善,開示以無所住心的空觀,行菩薩一切善業諸行,行善不著善法相,才是真正具足善法行。要淨心行善,做到三輪體空、四相淨除者,必須先不斷修習正法、善法,對治邪念惡心,降伏妄想後,心清淨故,起觀照般若,知我等四相,無有真實;諸佛色相,闡提眾生,有相皆妄。由觀照而得實相,心平等無分別,知菩提本無高下。

有甲、乙兩個小鬼準備到陽間投胎。

閻羅王對他們說:「你們到人間投胎做人,一個一生布施東西給別人,一個一生從別人那裡獲得東西,你們要選擇投胎做哪樣的人?」

小鬼甲聽後,趕快跪下來說道:「閻王老爺!我要做那個一生從別人那裡得到東西的人。」

小鬼乙默默無言,聽候閻羅王的安排。

閻羅王撫尺一拍,宣判道:「小鬼甲下令投胎到人間做乞丐,處處向人討東西;小鬼乙投胎富裕人家,時常布施周濟別人。」

兩個小鬼愕住了半天,無言以對。

能施捨者,才是大富人家,心貪著擁有或獲取更多的物質財富,便是窮如乞討者。由於執著我等四相的妄想,生起的貪念,在人世間徒增是非風波!菩薩行者能了此心頭事,縱橫妙用,身心念念自然具足六波羅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