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4】金剛經講話 勸轉般若法輪分第二(2)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9-06-29
  • 圖說:華嚴海會諸聖眾曼荼羅圖/鎌倉時代/日本京都右京 高山寺藏。 圖/世界佛教美術圖說大辭典提供

  • 圖說:圖2-三業虔誠。 圖/資料照片提供

  • 圖說:圖3-十界唯心。 圖/資料照片提供

一、中道權實合一

須菩提是「解空第一」,理性雖空,事相上仍不能廢卻威儀禮節。「右膝著地」,右膝表權,即能觀照的般若智;地表實,即所觀照的真如理。權實相契,意謂須菩提之所問已和實相真如理體相應。「合掌」則是合權實、事理二邊,印契中道第一義諦。除了表明中道是權實合一,還有另外一層屬於三業虔誠之意。

(見圖2-三業虔誠)

胡跪、合掌等,乍看只是一段淺顯的經文,但實包含著無限的般若旨趣。佛門的合掌又稱合十,亦即合十法界於一心。

《十地經論》言:「三界虛妄,但是一心作。」

《華嚴經》也說:「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

(見圖3-十界唯心)

對於「心生十法界」的道理,有許多人一定會狐疑不信,我明明是人,怎麼又會是菩薩或餓鬼、畜生呢?其實我們一天的生活中,一顆心來來去去,已不知在天堂、地獄走了幾回?當我們生起瞋怒鬥爭的心,難道不是修羅的化身?當欲望的飢渴火燄燒起,就猶如餓鬼受著針咽吞火的痛苦!天堂、地獄在哪裡呢?

有一個信徒來請教無德禪師:「禪師!我心裡頭有個問題一直百思不解,經典上說三界唯心,可是我明明在人間,哪裡有天堂、地獄?」

無德禪師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只叫他去井裡打桶水來。當水提來後,禪師指著水桶說道:「天堂、地獄都在那一桶水中,你自己親自去看看吧!」

這個人聽了,就依言專注地凝視著桶裡的水,看了許久,什麼也沒發現。禪師突然走近,把他的頭壓進水裡,正當他喘不過氣來時,禪師又把手鬆開。

信徒又驚又怒的責罵道:「你這個壞心腸的禪師,把我的頭壓進水桶裡,那種喘不過氣來的痛苦,簡直就像地獄一樣。」

禪師毫不動怒,笑問道:「那你現在又感覺如何呢?」

「能自由的呼吸,感覺就像身在快樂的天堂一般。」

禪師叱喝道:「天堂、地獄你都去過了,為什麼不相信天堂、地獄的存在?」

二、般若不在別處

第一分中,佛陀以穿衣吃飯、洗足敷座等日用尋常行事,開顯般若的本地風光。須菩提尊者因感受到如來無言教化的心意,因此才有第二分須菩提的讚歎:「希有!世尊!」

「希有」有兩種含義:

(一)世尊以日用行事,示現般若在眼下眉端,不在別處。

(二)須菩提自己終日走街過巷,原不知向穿衣吃飯處領會,今日始悟,所以歎其「希有」。

對於佛法全體展現於尋常生活中,我引用一則公案來說明。

趙州禪師非常重視生活的佛教,於生活中處處展現其家風,有人請問佛法大意,他答:「吃粥去!」有人請示如何開悟,他答:「吃茶去!」有一位學僧因為多年未領得禪意,因此向趙州禪師請假。

「弟子前來參學,十有餘年,一直不蒙師父您指導開示,今日想請假下山,到別處去參訪。」

趙州禪師聽後,大驚道:「你怎可以如此冤枉我?從你來到這裡,每天你拿茶來,我就喝;你端飯來,我就吃;你合掌,我微笑;你禮拜,我低頭,我哪裡沒有給你開示、給你指導?你怎可昧著良心,胡亂誣賴我?」

一粥一茶即是禪心,語默動止又何嘗不含法味?趙州禪師不曾辜負學僧,可惜學僧混蒙度日,慧眼未開,不會其意。

三、如來護念付囑

經文中如來善於護念、善於付囑的是什麼?世尊四十九年說法的過程,可以用一首偈語來表示:

華嚴最初三七日,阿含十二方等八,
二十二年般若談,法華涅槃共八載。

如來善護念諸菩薩,「護念」即指如來從演說《華嚴》以來,善於調伏愛護一切眾生,為不同根機的眾生,分別演說了義、不了義經。「付囑」則像世人把家業財寶交給兒孫繼承一般,如來把法王家業囑付弟子承擔,並且付囑小乘者要轉入大乘,勉勵諸菩薩於因地修行。

如來觀眾生根器因緣不同,善於調御且垂加護念付囑,禪門中也有很多老婆心切的禪師,善於護念付囑弟子,在一啐一啄間,打破弟子多劫的無明殼子,接引弟子明心見性。

靈訓禪師在廬山歸宗寺參學時,有一天動念想下山,因此向歸宗智常禪師辭行。禪師問道:「你要到哪裡去?」

靈訓據實以答:「回嶺中去。」

禪師慈顏關懷道:「你在此參學十三年,今天要離開,我應該為你說些佛法心要,等你行李整理好,再來找我吧!」

靈訓禪師整理好行李,就持具去見智常禪師。禪師親切的招呼道:「到我面前來!」

靈訓依言前進,禪師輕聲說道:「天寒地凍,你一路要善自珍重。」靈訓語下,頓然徹悟。

智常禪師十三年來悉心照拂弟子,當弟子前來辭別時,知「蛋已孵熟」,再加以深心護念付囑的一啄,令靈訓禪師徹骨徹髓照見自家面目。一句「途中珍重!」是師家無限的護念與付囑呀!

四、安心兩個問題

「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這裡提出了兩個關於「安心」的問題,意即發菩提心以後,要怎麼保任、安住?對於生起的妄想心,要怎麼對治降伏?這兩個問題,是修行中最普遍的疑問,佛陀說的千經萬論都是「應病予藥」,用於對治我們的心病。如何安住菩提心?如何降伏妄想心?經文回答:「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如是」有三種含意:

(一)眾生諸佛,本自一如──世出世間無一法不是真如,無一法不是實相。內至我人根身,外至山河大地,皆是真如實相的顯露,平等性中無有生、佛之別。既是生、佛一如,自然也沒有真心、妄心的分別!

(二)吃飯洗足,當下即是:就如同世尊尋常的穿衣吃飯、洗足敷座,這一段光景當下即是!以此而住,就是安住其心,也就能降伏其心。

(三)住心伏心,乃指後文:指經文從此以下,佛陀所說住心、伏心的方法。

「如是」,涵蓋了住心、伏心的妙義。生活中,只要我們能「如是」見到自性的光明,「如是」照見「五蘊皆空」,就能度一切苦厄,證得究竟涅槃。由於吾人執著有恆常性、獨立性、主宰性、實體性的「我」存在,因此猶如「盲人摸象」,無法見到諸法實相。

在探討「住心、伏心」的主題之前,應該對「我執」的愚痴知見,先有一番認識。《生經》「我所鳥」的寓言,可作為我們的借鏡。

很久很久以前,有座大香山,滿山遍野長滿了各種藥草。山裡住著一種鳥,名叫「我所鳥」。每當春天藥果成熟時,上山採藥的人絡繹不絕。這時,我所鳥總是悲鳴的叫喚著:「這山是我所有!這藥果是我所有啊!我的心實在痛苦,你們來奪取我的所有。」我所鳥晝夜頻頻呼喚,撲翅哀鳴要人停手,但是人們仍舊採摘不休。我所鳥堅不罷休,聲嘶力竭,精疲力盡,最終吐血身亡。

如同經中這愚痴的鳥兒一樣,凡夫的無明執著,最終也讓我們於三途六道中生死輪轉不已,應當戒慎警惕!


習題
1. 佛陀為什麼不自說,而要等到須菩提勸請才說?
2. 須菩提既然是「解空第一」,為什麼還需要這些胡跪、合掌等禮節?
3. 如來護念、付囑諸菩薩的是什麼?
4. 經文言:「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如是」究竟有什麼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