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39】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192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9-10-03
  • 圖說:佛教主張「眾生平等」,能以平等心看待動物,才是人類文明的極致表現。 圖/佛光山提供

佛教對「素食問題」的看法 7

如何正確看待殺業

【問】佛教講因果報應,有人說我們吃豬、馬、牛、羊,將來會有成為豬、馬、牛、羊的因果報應;我們打死蒼蠅、螞蟻,也會成為蒼蠅、螞蟻,甚至有「如果我們殺人,便能再成為人」的說法。這樣的知見正確嗎?一般人對殺業還有哪些謬解?請大師開示。

【答】有人說:「動物天生就是要給人吃的。」這是非常錯誤的觀念。世間上的生命,沒有絕對的大欺小、強欺弱,好比獅子雖然凶猛,是百獸之王,但是只要被一根牙籤樹枝刺傷,就無法走路覓食而餓死。中國有句俗話說:「淹死會水的,打死會拳的。」強中更有強中手,不能自以為強勢。即使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殺生,也應該心懷歉意。

在佛教有所謂「破戒」與「破見」的不同,殺生是行為上的錯誤,儘管有罪,只要懂得懺悔,罪過很小。可是有的人覺得殺生是應該的,這是見解上的錯誤,不通懺悔,就如一個人病入膏肓,是很難得救的。因此,儘管你吃葷,但不可以理直氣壯地認為雞鴨牛羊都是應該給人吃的;假如老虎、獅子來吃我們,也說人本來就應該給牠們吃的,不知道人類又作何感想?

有個故事說,有一隻貓準備吃掉一隻老鼠,老鼠說:「你殘害我們的生命,你大欺小,太不平等了!」貓回答:「老鼠,你要我平等,好,現在我就讓你吃好了!」老鼠一聽,「哎!你是貓,我怎麼敢吃你呢?」於是貓又說:「你不吃我,那我就吃你,這不是很平等嗎?」話雖如此,但是這叫做強權下的平等,不是真平等。

另外,有人說:「只要心好,吃什麼不都是一樣嗎?為什麼一定要素食呢?」自認「心好」,「好」的程度如何?既然「心好」,又何忍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他命」的痛苦上呢?再說,如果「心好」又不造殺業,不是更好嗎?

也有人說,我們吃豬、馬、牛、羊,將來會有成為豬、馬、牛、羊的因果報應,殺死老鼠將來會變成老鼠,殺死蚊蟲將來會變成蚊蟲。如果是這樣,那麼,殺人不就變人了?我們把飯吃到肚子裡,排泄出來的還會是米飯嗎?學生犯了錯,老師處罰他面壁,甚至罰站、罰跪,難道學生也可以罰老師面壁,要老師罰站、罰跪嗎?所以,這樣的理論是不合乎因果的,是一種可怕的邪見。

凡事皆有因緣果報

有個老祖父為了教訓調皮搗蛋的小孫子,一氣之下賞了他一個耳光。老祖父的兒子,也就是小孩子的父親看見了,也給自己賞了一個耳光。老祖父一看,覺得奇怪,問道:「兒子,你為什麼自己打自己呢?」兒子說:「爸爸!你打我的兒子,我就打你的兒子啊!」從現象上看,兒子的行為似乎也說得通,但是從因果上看卻是一種愚痴的行為。

所以,不是吃什麼就變什麼;舉心動念如何,結果就會有所不同。例如倒債了,雖然沒有錢還,但是可以用服勞役來代替;你打了人,想懺悔,不一定要被人家再打回來,只要道個歉,問題就可以解決了。

還有人說:「吃肝補肝,吃腦補腦。」吃肝補肝?我覺得不見得,一般人說豬很笨,吃了豬肝以後,會不會變成笨豬呢?至於「吃腦補腦」,活生生地把猴腦打開,何其殘忍!再說許多人說猴子很狡猾,吃了猴子的腦,變得很狡猾,該怎麼辦呢?

「吃什麼補什麼」的理論很不恰當。有一次感冒,我對醫生說:「我感冒了,需要吃藥。」但是他卻說:「感冒是不容易看好的,不用吃藥!」我心想:「你做一個醫生,怎麼可以這樣說,感冒不都是要看病,醫生都得開藥的嗎?」他說:「那都是安慰藥啦!當然感冒可以治療,但是幾百種的感冒,要能對症下藥是不容易的。感冒最好還是多休息、多喝開水、保暖、流汗,那就是治療了。」

昆蟲裡有一種螟蛉子,牠與蝴蝶有因緣關係,但不一定就是蝴蝶。一畝田地裡,同時播下的種子,長出來的禾苗,也有高矮不同。所以,「因緣果報」的關係,從「因」到「果」,其中「緣」的關係輕重,不能不注意。

眾生在六道裡歷經百千萬劫的輪迴,真是難以細數。願雲禪師〈戒殺詩〉中說:「千百年來碗裡羹,怨深似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又有偈說:「人生真是苦,孫子娶祖母;牛羊席上坐,六親鍋裡煮。」有人說:「怎麼辦?三世因果實在太可怕了,過去吃了那麼多肉,將來哪裡還得了?真是罪過啊!」

這就好比有人問:「釋迦牟尼佛過去所造的罪業,成佛之後是否還會受報呢?」業報還是要受。但是,這一生的業報如果全部都要報盡,那也實在太複雜了。因而佛教有句話說:「罪業本空由心造,心若亡時罪亦滅。」

在《法華經》裡提到「性具」思想,我人善惡業報夾雜,雖然如此,只要多培植善業,小小過失也就不具有大影響了。例如,一塊田裡,雖然雜草和禾苗生長在一起,只要持之以恆,慢慢地去除蔓草,等到稻禾長大了,雜草被壓在下面,也就不會影響收成了。

這個世界已經從神權演變到君權,進而到了民權時代,但是這還不究竟,應該積極提倡「生權」,一切眾生都有生存的權利。當生權的時代來臨,一切虐待動物的行為,例如讓牛馬超載、把雞鴨倒過頭來吊掛都要受到處分;唯有提倡慈悲、仁道,才能更彰顯這個社會的光明。無論如何,佛教主張「眾生平等」,能以平等心看待動物,才是人類文明的極致表現。(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