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38】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117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9-06-20
  • 圖說:一顆上千萬元的鑽石,有人獨得以後,珍藏起來,人們並不知道它的用途和寶貴;一堆不值錢的石頭,以它來修橋鋪路,卻能供給普世人類的方便。因此,生命的意義,應該是以一己之生命,帶動無限生命的奮起。 人間社記者李明軒攝

佛教對「生命教育」的看法 6

佛教對生命復活的看法

【問】有生必然有死,死亡是很無奈的事,但是有人異想天開,想利用「冷凍」來保存「屍體」,希望幾十年後醫學科技能進步到足以讓屍體解凍後復活。請問大師,屍體經過冷凍又解凍之後,真有可能再復活嗎?

【答】「惜生懼死」,可以說是有情眾生與生俱來的本能,所謂:「螻蟻都懂得惜生,何況是人?」人之好生惡死,如中國人說:「好死不如歹活。」英國哲學家羅素表示:「為了生存,其他東西都可以放棄。」印度詩哲泰戈爾更是謳歌:「我存在著,是一個永恆的奇蹟,那就是生命。」

所謂生命,其實包含生和死。生固然是生命,死也是生命。死亡並不是消滅,也不是長眠,更不是灰飛煙滅、無知無覺,而是走出這扇門進入另一扇門,從這個環境轉換到另一個環境。經由死亡的通道,人可以提升到更光明的精神世界裡,就如同現實的人間到處移民一樣,因此佛經對於死亡的觀念,有很多積極性的譬喻,例如:死如出獄、死如再生、死如畢業、死如搬家、死如換衣、死如新陳代謝等。

死亡是任何人所不能避免的事,生了要死,死了要生,生死是一體的兩面,生死在時間的長河中流轉、更替。誠如《戰國策》裡范雎說:「聖哲如五帝要死,仁義如三王也要死,賢明如五霸也要死,力大如烏獲也要死,勇敢如賁育也要死。」

儘管生死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是千古以來人類一直在尋求長生不死的方法。例如古代中國的秦始皇派遣徐福渡海尋找不死藥,漢武帝求助道家煉製長生丹等;在科技發達的今日,現代人則把頭腦動到「冷凍屍體」上,希望透過科技之助,獲得壽命的延長。

根據報導,在法國西部索米爾小鎮上,就有一名叫雷蒙德的男子,妻子於1984年去世後,雷蒙德就把他的屍體冷凍在地下室裡,幻想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有朝一日妻子能夠再次睜開雙眼。甚至他也希望自己死後一樣能被冷凍起來,以期將來可以被科技喚醒,重返人間。

「冷凍屍體」是否能夠再度復活?以現代科學的神奇,未來也許真有可能復活。因為冷凍前與冷凍後,總之是一個生命體,只不過是透過科技讓他延長而已。但是透過科技把屍體冷凍起來,果真在數十年後又解凍復活了,試想,屆時你會習慣,你會快樂嗎?

這到底是在替自己解脫呢?還是為自己找麻煩呢?都是個未知數。不過,「冷凍屍體」將來勢必對世間帶來極大的改變,這雖是拜科技之賜,其實也是人類自己的業力所造成。

有一部電影《今生有約》,劇中的男主角便是在他活著的時候,自願當了朋友「冷凍人體」的實驗品,結果五十年後解凍復活,卻發現親人不在、朋友已死,一切都改變了,世界再也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只覺物換星移,情隨事遷,一切都那麼陌生,那麼不習慣,因此在沒有人了解、沒有人可以談心的情況下,內心的孤寂、落寞,真是不足為外人道。

活出生命的價值

其實,人不一定要活得久,重要的是要能活得快樂,活得踏實;我們與其關心冷凍屍體能否復活,不如思想如何在有生之年,活出生命的光彩,活得有價值、有意義。

人活著,不是為了一宿三餐;生命的意義,也不在於奔走鑽營;生命的價值更不在於本身的條件優劣,而在於對人是否有用?一顆上千萬元的鑽石,有人獨得以後,珍藏起來,人們並不知道它的用途和寶貴;一堆不值錢的石頭,以它來修橋鋪路,卻能供給普世人類的方便。因此,生命的意義,應該是以一己之生命,帶動無限生命的奮起。

生命的意義,還應該讓個己的生命結合到大眾的生命裡。

如《金剛經》說:「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能夠做個同體共生的慈悲人,將每一類眾生都視為自己的六根,缺一不可,這樣的生命才能永恆,才是不死的生命,何必一定要費盡心思,違反自然的去保留一具已經朽壞的軀體呢?

須知,生命的可貴,乃在於發揮人性的光輝,展現人的精神、毅力、勇敢、道德、愛心等高貴情操;能以一己之命,去成就群體的生命,即使短暫如流星,畢竟它已發熱、發光,何必在乎時間的長短?能夠順乎自然,不是更美嗎?

說到自然,回想五十多年前我初到台灣弘法的時候,每次外出講經,經常要跟警察玩捉迷藏。因為那時候台灣還是戒嚴時期,不容許在公開場合集眾,因此經常是我在台上講演,警察就走到台下對我說:「下來!下來!」

我在台上講演,台下那麼多人在聽,這個時候要我下來,怎麼辦?我當然也知道不下來的後果會很麻煩,只好請人帶動唱個歌,我自己下去應付一下。

警察說:「你怎麼可以在這裡集會?趕快把人解散!」我說:「不行,我是叫他們來聽經的,不能解散;要解散,你自己上台去宣布,你自己叫他們解散。」他當然不敢,就說:「你怎麼可以叫我去宣布解散?你去叫他們解散。」我說:「其實也不必要我叫他們解散,等我講完以後,他們自然就解散了!」

所以我覺得自然很好,生命就是一個自然。所謂「自然就是美」,世間上最美、最好的,就是「自然」。人要「自然美」,舉凡風度表情要雍容大方,說話談吐要幽默流暢,做人處事要通情達理,行止進退要恰到好處。能夠如此,那就幾近於自然之美了。

我們的真心、我們的本來面目,就是一個自然的東西,不假造作。現在要用冷凍的方法,把人冷凍起來,暫時不要活,幾十年後再復活,可謂多此一舉,不但自找麻煩,也不一定能幸福。

所以,世人很多的異想天開,固然是一時好奇,但對生命的意義和價值,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幫助。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