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36】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85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9-05-07
  • 圖說:台灣的民間信仰,已到百家爭鳴,萬花齊放的階段。圖為2018年在佛陀紀念館舉行的世界神明聯誼會場景。 人間社記者周倫攝

佛教對「宗教之間」的看法 6

什麼是民間信仰呢?

【問】一般人容易把民間信仰當成是佛教或道教,因此「佛道不分」。請問大師,民間信仰到底是佛教還是道教?乃至神鬼的觀念算不算也是宗教信仰呢?

【答】民間信仰到底是佛教?還是道教?主要是看他們自己,他要認為自己是佛教,就是佛教;他要說自己是道教,就是道教。

其實,現在的民間信仰,說穿了是「寄佛而生」。例如,過去一般的台灣人,你問他:「你們是信什麼教?」沒有人會說他是信道教,都說是信佛教。實際上他拜的是媽祖、城隍,嚴格說來並不是佛教徒,但是佛教也沒有把他們排斥在外,硬說他不是佛教徒。不過他們也很肯定佛教,佛教建廟,他們樂意出錢;你是出家人,他們也歡喜供養;佛教的事業,他們也發心參與,所以佛教也沒有放棄這許多民間信仰的信徒大眾。

我一直鼓勵道教要辦道學院,要成立道教會,要成立道教教團,要培養人才。道教的行天宮,它的力量比佛祖還大,拜拜的人更多,因為基本上求神比較容易,行佛比較困難。信徒到神明面前禮拜,求福報、求平安、求升學、求婚姻等等,神明有沒有給他什麼答案?沒有。不過他心裡覺得我求過了,我已經擁有這個,至少他會得到一時的安慰。

佛教現在面臨的危機,一方面是人才很少,再方面是保守的力量很強,愚昧的人士很多,真正有知識、有理念、有思想之高層次的信徒也少。許多信徒並不是看你的專業,或是你有知識,乃至你是一個大法師他就來拜你,反而看你穿得破破爛爛,一付苦行僧的樣子,他就相信你。

所以,把佛教的信仰建築在這種無能、無知、無用的上面,這是很讓人憂心掛念的現象。如何把佛教的層次提升,把信徒的信仰昇華,把佛法義理加以深入研究,尤其要提倡為教殉道、為教犧牲的精神,而不是一味地祈求神明庇佑,那是低級的信仰,果能建立這種觀念,則佛教的前途才有希望。

現在佛光會一直鼓勵信徒要跟天主教、基督教徒一樣,能為教會奉獻。因為基本上,以我幾十年來對佛教出家人的認識,他們需要錢,但不貪汙;平時雖然接受信徒的布施,但也只是想到要在這裡建個大雄寶殿,要在哪裡建個藏經樓、建個寶塔,他不會拿回家用,因為他沒有妻子、兒女。即使偶爾拿一些回去孝敬爸爸媽媽,也只是當成行善救濟,多少給一點也不要緊!所以出家人在財務上,雖說還是難免有不肖分子,但多數的人還是很有因果觀念。

再來,談到神鬼觀念算不算也是一種宗教信仰?甚至信神到底是民間的宗教?還是佛教?或是道教?現在就看佛教的本意如何?如果能把他們轉化成為佛教徒,這一轉是很重要的!

基本上,佛教不是神,也不是鬼,而是人的宗教。我們提倡人間佛教,並不是不承認神,也不是否認鬼的存在,只是各有各的世界。

佛教是以人為本的宗教,過去基督教也曾批評佛教:「你們是人,不是神。」神是什麼?神是無形、無相的,似有似無;神是神話的、神奇的、神怪的、神通的。我們一般說,正者謂之神,下一級的就是鬼。神有正神、邪神之分,鬼也有好鬼、壞鬼之別。基本上,神和鬼跟人的世界不一樣,人間的人比神鬼更可怕。此話怎麼說?我們常說黑道、幫派不好,幫派是不好,不過有些朝代,到了求神、求官都求不到的時候,他只有求黑道幫忙。黑道人士胸口一拍:「沒有關係,有老子在,我來。」他有那種義氣,現在有些做官的,連義氣都沒有了,把你的錢貪了就不睬你了,不是比黑道還不如嗎?

鬼有鬼的世界,神有神的世界,跟人沒有關係。就如虎豹很兇,但牠在山林裡;沙魚、鱷魚很兇,但牠在海洋裡。所以真正的神鬼,跟人之間河水不犯井水,可是人間的神鬼很可怕,我們常見許多人用些不正當的神奇技謀,專門詐財騙色,害人不淺。乃至許多的菸鬼、賭鬼、酒鬼,不都是鬼嗎?可以說,人就是鬼。不過人也很矛盾,你說鬼不好嗎?酒鬼、賭鬼當然不好,但是你看,太太罵先生:「你這個死鬼!」小孩子很可愛:「小鬼,來。」把自己親愛的人當成鬼,可見鬼也很可愛。

其實,佛教講「一心十法界」,就是佛、菩薩、緣覺、聲聞、天、人、阿修羅、畜牲、餓鬼、地獄等十種。鬼在心中,佛也在心中,甚至我們的心忽而在天堂,一下子又到地獄去;一天在天堂、地獄裡,不知來去多少回。所以,信仰就是規畫自己,讓自己有力量,讓我們容易到達佛的世界,而不會落到地獄、餓鬼、畜生等惡道受苦,這才是信仰的最終目的。 (待續)

【延伸閱讀】

【問】過去一般人總是「佛道不分」,乃至把民間信仰當成是佛教。請問大師,什麼是民間信仰?民間信仰與佛教信仰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答】所謂「民間信仰」,指的是一種地方性的信仰,並沒有成為國際性的宗教。民間信仰是一種傳說,既沒有歷史根據,也沒有教理、思想,只是對於英雄人物的崇拜,對於俠義人士的尊重,對於大自然的敬畏,都成為民間的信仰。

民間信仰起源於知識未開化的時代,人們對於自然界的颳風、下雨、打雷、閃電等現象無比的敬畏,害怕隨時會危及生命財產,因此舉凡雷公、雷母、風伯、雨姐都成為膜拜的對象,乃至大樹、石頭都成為神祇,因此產生自然精靈崇拜的宗教。

隨著時代的遞移,由自然界的信仰,進而走向以民族英雄為崇拜對象的宗教。譬如關雲長忠義可佩,遂和孔子並列為文武二聖,成為儒家精神的象徵。岳武穆精忠愛國可敬,到處建有岳王廟,受到萬民的景仰。
民間信仰所崇奉的神明很多,諸如觀音、彌勒、土地公、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三山大帝等。從古以來,民間的信仰一直是三教九流、神佛不分,甚至充滿道教的色彩。例如扶乩、跳童、求籤、卜卦、擲筊、拜斗、看相、算命、建醮、靈異等,都與道教密不可分,所以一般人總把民間信仰歸於道教,這也是「佛道不分」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是隨著民智開發,現在的宗教信仰已從對自然的畏懼、對英雄的崇拜,進而走向對真理的信仰。具有真理性格的佛教早已從對自然圖騰的崇拜、英雄式的神權信仰,走向淨化身心、提升生命的層次;現代化的佛教,也不再像過去知識低落的時代,迷信怪誕,以神奇誘導民眾,而是積極地將人心導引至正信真理的領域。

信仰最終的目的,是要指引我們人生的方向,幫助我們解脫生死煩惱。信仰神祇並不能幫助我們解脫生死,也不能提升我們做人的智慧、道德、勇氣,所以我們應該提升信仰,從有所求的神祇信仰昇華為菩薩道的實踐,從慈悲喜捨,為人服務中,開發自己的佛性,進而解脫生死煩惱,這才是真理的宗教。

總之,人必須要體證真理,才有力量面對人生的橫逆,才有智慧通往生命真實的世界。力量與智慧其實是來自自己,來自自性的開發,所以佛陀曾經教誡弟子要「自依止,法依止,莫異依止」,這就是信仰佛教與民間信仰,乃至與其他宗教最大不同的地方。

──節錄《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佛教對「民間信仰」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