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36】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84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9-05-06
  • 圖說:信仰宗教,尤其要選擇「正信」的宗教。所謂「正信」的宗教,必須:一、信仰具有歷史考據的。 二、信仰世界公眾承認的。三、信仰能力威勢具備的。四、信仰人格道德完美的。 圖/妙熙提供

  • 圖說:信仰民間宗教,只要向善做好事,比不信或邪信好。 圖/佛光山提供

【星雲大師全集36】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84

佛教對「宗教之間」的看法 5

如何分辨宗教的正與邪?

【問】宗教有所謂「正邪」之別,請問大師,「正邪之間」到底要如何分辨?佛教對正信宗教與邪教有什麼樣的定義?

【答】平時我們做事講求效率,有益處的事才做,無益之事自然不做。同樣的,有益處的宗教才去信仰,沒有益處的宗教絕對不去信仰。

談到信仰,有的人一開始信仰宗教就走錯了路,信了邪魔外道,這就是「邪信」。比邪信好一點的是「不信」,不信仰任何宗教固然不好,但是至少他沒有走錯路,沒有中毒,將來再選擇一種正確的信仰,還有得救的機會。

另外有一種信得很虔誠、不知分辨而「迷信」的人;迷信比不信又好一點,因為雖然迷信了,但總還有一種信仰。像老公公、老婆婆們,手裡拿著一柱香,虔誠的跪倒在神明面前,口中喃喃有詞,在我們看起來是迷信的行為,但是他們那一片純真的心,是非常可貴的。至少宗教勸善止惡的觀念,已深植在他們的心中,因此即使是迷信也比不信好。當然,比迷信更好的還是「正信」,能夠對佛法生起正確的信仰,才能獲得佛法的利益。

所謂「正信」宗教,「正」是正常、正當、正確;「正」就是對的、好的、善的。例如我們建一棟房子,要強調「正」,棟梁要正,門窗要正;寧可「正而不足」,也不可「斜而有餘」。「正」的重要,由此可見。

信仰宗教,尤其要選擇「正信」的宗教。所謂「正信」的宗教,必須:

一、信仰具有歷史考據的。
二、信仰世界公眾承認的。
三、信仰能力威勢具備的。
四、信仰人格道德完美的。

這是說,我們所信仰的對象,必須是歷史上經得起考據證明的,必須是經過舉世共同承認確實存在的,必須是具有高尚品德與聖潔人格的,必須是能夠自度度人、自覺覺人的大善知識,如此才能引導我們走向正道,才是值得我們信仰、皈依的對象。

例如,佛教教主釋迦牟尼佛,歷史上明確記載著他的父母、家族、出生地、誕生的日期,乃至他出家、修行、成道。他所成立的教團是舉世公認的四大宗教之一──佛教;他的道德是圓滿清淨的,他具足智德、斷德、恩德,是功行圓滿的覺者;他所宣說的三法印、四聖諦、八正道等教義,及因果、業力、緣起等,都是顛撲不破的真理,可以引導我們轉迷成悟,離苦得樂,所以值得信仰。

信仰宗教的層次有種種的不同,就如同學校的教育有小學、中學、大學等高低階級的分別。宗教的上等者,以正知正見指導我們的生活,以六度萬行開發我們的佛性;中等者,以教條儀規約束我們的行為;下等者則淪於神通、靈異的外道邪說,使人迷亂心智,產生恐懼的心理。因此,如何辨別正邪之道,不可不慎!

邪信比迷信可怕

現在的宗教,好像多數都介入了貪心、詐欺、迷信,甚至「邪教」橫行。近幾年來發生的「邪教事件」,如美國的「大衛教派」,自稱上帝,能死後三天復活,造成八十多名的教徒被活活燒死;日本的「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以基督自居,要求教徒膜拜他的肖像,花數十萬的日幣買他的洗澡水,謂之「神水」,藉此加強功力,由於麻原的心理扭曲,最後造成五千多人死傷的東京地鐵毒氣事件;台灣的一些神棍則或以放光分身、靈異相片,炫惑民眾;或以消災避祟,巧立名目讓人產生畏懼服從的心理而藉以斂財騙色,也造成一些社會亂象。

所謂「邪教」,就是怪力亂神,甚至假借宗教之名,意圖達到斂財、圖利、騙色、求名等目的。邪教所散播的異端邪說,都是違背正知正見的思想與見解,如撥無因果、談玄說異、賣弄神通、否定輪迴等四顛倒和六種邪見,使得我們光明的本性被障蔽,所以《華嚴經》說:「正見牢固,離諸妄見。」正見即八正道、三法印、四聖諦,使我們正見緣起法,了解宇宙萬法生、住、異、滅的實相。

一個人一旦錯信「邪教」,就像吃錯藥,不但病無法治癒,甚至有中毒斃命之虞;又像一個人要到遠方去,結果走錯了方向,永遠也達不到目的地,所以信仰要正信,「正」很重要。

我發覺現在皈依三寶的人很多,不管到哪裡舉辦皈依,都有幾千人報名參加,他們好像在卡位一樣,想要趕快找佛教卡一個位子,表明:「我是正信的。」

其實,在佛教裡還是有很多人「迷信」。只不過迷信也不要緊,迷信只是「我不懂」!因為不懂,我拜媽祖、拜城隍、拜土地公,我信仰民間宗教。雖然我不懂,至少求神拜佛,發心向善、做好事,所以也無傷大雅。

有個笑話,有一位地理勘輿師,一天不小心被倒塌的圍牆壓住,整個人動彈不得,只好大聲對著屋裡的兒子大叫:「趕快來救我啊!」只見兒子慢條斯理的拿出黃曆,對著爸爸說:「爸爸!請您忍耐一點,不要急,讓我查看一下黃曆,看看今天適不適合動土。」

基本上人是很迷信的,例如,過去有人喊:「我們為某某主義犧牲!」「我們為國家犧牲!」下面再問一句:「為什麼要為某某主義犧牲?」「為什麼要為國家犧牲?」國家為什麼要我去犧牲?國家為什麼不保護我呢?有時候是禁不起一問的。但是,人就是要有為國家、為民族、為主義犧牲的這種信仰。

迷信不要緊,怕的就是不信,不信則什麼都沒有。邪信更糟糕,信錯了就是「差之毫釐,謬之千里」,所以現在台灣的邪教橫行,政府也不管,任憑它們披著「信教自由」的外衣、打著這樣的旗幟,到處散播邪說歪理,這是很可怕的。所以今後佛教要「驅邪顯正」,正派最好,凡是具有教育性,能引導人向上、向善、向美、向解脫的目標邁進的,就是最好的信仰。

其實認真說來,佛教徒也很辛苦,一面要行正,一面還要驅邪;就如一個修行人,一面修行,一面要和煩惱魔軍戰鬥。你看,多少貪、瞋、痴等煩惱統御了我們的心,多少我慢、嫉妒在我們心裡蠢蠢欲動。做人不但很辛苦,而且很可憐,一不小心就會被煩惱擾亂、打敗,所以要修行,要行八正道、六波羅蜜、四攝法,要訓練很多的正規軍,才能壓制許多猖狂橫行的魔軍。

可以說,人生本來就是一場戰爭,心裡充滿矛盾、衝突,常常在天人交戰、正邪交戰。所以人要學會轉,心中要會轉,不要執著,不要自以為是;不要認為「我已經信了」、「我已經改不了」、「我已經認定了」,這是不行的,人要順從真理,真理才是人生的道路。(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