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36】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77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9-04-25
  • 圖說:響應文建會「聽見和平—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和平祈福日」,2011年8月23日在高雄佛陀紀念館舉辦「愛與和平宗教祈福大會」,12個宗教領袖齊聚為國家社會及世界和平祈福,會場湧進超過三萬人,扭轉了「八二三」向來予人仇視對立的刻板印象。 圖/莊美昭提供

佛教對「戰爭與和平」的看法 4

戰爭的功與過?

【問】有人說戰爭是經濟、文明的推動力,如在戰爭破壞以後,新的建設會更好,國家重建,經濟隨之發達,也促進各項文化建設。請問大師,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後,由一個戰敗國變成世界經濟強國,這是戰爭的功勞嗎?請大師跟我們談談戰爭的功與過。

【答】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認為自己是強國,德國也認為自己是強國,但是到最後他們不都是因為強國而失敗嗎?日本不是因為戰爭而變成強國,我想他們是因為戰敗而覺悟並發憤圖強,進而重新修正,才會讓國家再度興盛起來。當初日本以強勢的飛機、炮彈,偷襲夏威夷珍珠港,毀壞美國的軍艦和人民的性命,最後並沒有獲得勝利,更沒征服美國。現在日本不用戰爭的方式,而是將電鍋、汽車TOYOTA 銷往美國;這才真正征服了美國。所以,人生在世,不一定用力量降伏別人,用關愛、用服務更能讓人信受。假如每一個國家能多替其他國家著想,多給他國幫助、交流、尊重、包容,相信定能讓對方感動而贏得真正的和平。

綜觀整個世界的歷史,可以說就是一本戰爭史,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歐洲各國互相殘殺,以阿戰爭、兩伊戰爭……亞洲的則有日俄戰爭、泰緬戰爭、美越戰爭……都是一部部烽火連天,死傷累累的人間慘劇!

中國自古以來,最早是春秋五霸、戰國七雄,讓中國國土處於四分五裂的狀態,好不容易秦漢一統中國,樹立「秦人漢威」的形象;接下來到了三國時期,連年的戰爭又導致社會動盪不安,人民飽受極大的苦難,最終由三國歸於晉,才恢復統一。繼而是南北朝、五胡十六國的分裂,統一後有隋唐盛世的出現;五代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後周的割據,也是由宋太祖趙匡胤的統一,又恢復至宋明輝煌的時代。翻開中國五千年的歷史,可以說都是一頁頁血淚染成的戰爭史。由此可知,國際之間或各國內部的改朝換代,都是依循「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因緣法則。

至於功與過怎麼算呢?戰爭死傷無數,又足以摧毀各項文化建設,但是戰爭也促進了人間的文明,有功有過,實難一言以蔽之。十九世紀中葉,美國內部的南北戰爭,是因資本主義和勞動主義發生衝突,而引發資產階級民主革命戰爭。雖然傷亡慘重,但也解放了黑奴,讓後來的黑人享有了基本人權。另外,1945年,美國在日本投下兩顆原子彈,使廣島、長崎人民留下永遠難以撫平的傷痛,但第二次世界大戰也因此才得以提前結束。

佛教肯定並讚美維護公理、維護正義、救人救世、殺身成仁、捨生取義等行為。不過在現實世間裡,也時有遭曲解、濫用、誤用的情形。好壞善惡難有定論,但我們能確知在三世因果裡,功過是不會有差失的。不管怎麼說,戰爭都是殘忍的,戰爭的破壞力所造成的國破家亡,人民流離失所、亡命傷身、妻離子散種種悲劇,真是不勝枚舉。所以戰爭沒有絕對的勝利,往往要付出慘痛的代價,這是人類必須省思、覺醒的課題。


【問】大師強調「和平演進」是普遍的共識,但是人我的戰爭仍然到處皆有。戰爭的發動有其原因,有人為抵抗侵略,保護國家而戰;有人為擴張勢力,稱霸一方而戰,也有藉懲凶止暴,以正義之名而發動的戰爭。請教大師對這些不同動機之戰爭的看法,另外,所謂「正義之戰」須具備什麼條件?

【答】各位在美國住的時間比我久,應該更有切身體驗。美阿、美伊戰爭是正義的戰爭嗎?有一些國家專制、獨裁,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站在某一種立場來說,確實需要有人去解救他們。沒有企圖心、無私、為大眾的,就叫做正義之戰;假如有企圖心、自私的念頭,依佛教的戒律而言,即是不清淨。

我比較掛念的是,美伊戰爭如果繼續擴大開來,恐怕會像歷史上的十字軍東征,成為耶、回之間的宗教戰爭,這是更可怕的。為什麼宗教會有戰爭?在於雙方對宗教信仰的執著,好比佛教的阿羅漢,我執已除,但法執難除;他可以放下自我,但是對於真理,卻非常執著,這就是所謂的「所知障」。

一般佛教寺院,一進大門,會有一尊笑咪咪的彌勒佛在門口歡迎,表示用關愛與慈悲來攝受眾生。進了大門,則有一尊韋陀天將,拿著降魔杵、寶劍,意思是關愛與慈悲無法攝受時,只有用武力來折服。好比父親的嚴厲、母親的慈愛,都是孩子成長、教育不可缺的要素,也如春風夏雨、秋霜冬雪,皆為萬物滋長、成熟不可少的條件。

過去美國和阿富汗的戰爭,即是採用「力的折服」與「愛的攝受」雙管齊下的方式。我覺得現在對伊拉克不妨也如法炮製,除了飛機大炮,也在教育、福利上幫助他們。

一個國家要強盛,不能完全沒有國防、沒有武器。過去教宗提倡世界和平時,蘇聯的史達林就問他:「教皇有多少軍隊?」所以,不能沒有武力做後盾,但也不能完全靠武力。如果征服一個國家,而不能征服人心,情形就會像阿育王一樣。過去美國參與韓戰、越戰,現在又與阿富汗、伊拉克戰爭,不過許多問題並沒有解決;問題無法解決,世界上的戰爭就永遠沒辦法止息。我想,美國這麼一個強大的國家,在科學、武器以外,今後對於民權、人道、自由、慈悲各方面,還是要再用心思考和努力。

至於說到戰爭動機的好壞,其實世間上許多事,是對是錯很難講,而且一般人也常常沒有正確的是非觀念,因此,好壞、對錯、是非、曲直,各有立場與堅持,這也是人類紛爭的起源。戰爭有時肇因於強權侵略小國的領土,有時是因為種族歧視,有時則緣於政治利害。如果是為了伸張正義,維護公理,不得不採取「以戰止戰」、「以戰逼和」的手段,戰爭也可以說是慈悲、是愛心、是降魔;此時戰爭就不只是殺傷,是為了救人救世,而透過慈悲的力量來降服邪惡與暴力。

有人認為佛教徒消極避世,無法善盡保衛國家的責任,尤其是上前線殺敵,更與佛教的戒律相違背。事實上,佛教並不完全反對戰爭,端看戰爭的動機為何。佛陀認為一個國家不可以為了擴張武力去侵犯他國,但是為了維護本國人民的安全、自由、平等、幸福,仍須有健全的軍隊來保衛國家人民的生命財產。有位耆那教的軍人請示佛陀有關殺敵衛國的原則,佛陀即告訴他:一個人如果為了一己之私而爭鬥,那麼即使戰勝,甚至獲得財富、名位,最終還是不能獲得好的果報。

在《大薩遮尼乾子授記經》中,佛陀也指示行仁政的王者要發起正義之戰,討伐無道時,應存三種慈悲心:一、思惟敵人無慈悲心,殘害生靈百姓,我應阻止對方的惡行,來保護人民;二、不直接與之戰鬥,而以智慧權巧,攻心為上,克敵取勝;三、以權巧方便,生擒敵方惡魁而不濫殺無辜。從這裡可以了解佛教對所謂的正義之戰、真理之戰的定義與做法。(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