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36】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76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9-04-24
  • 圖說:安徽石潭。 圖/晨露提供

佛教對「戰爭與和平」的看法 3

佛教如何達致和平?

【問】「聯合國憲章」規定,任何國家必須在維持世界和平以及國際安全的前提下,並且經過安理會批准之後,才能採取軍事干預手段來解決國際間的爭端。請問大師,您認為戰爭是維護和平唯一且必要的手段嗎?佛教有什麼方法可以保護國土,使兩國不用戰爭而達到和平?

【答】美國總統羅斯福先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快要結束時,發了一通電報到中國,他問太虛大師:「佛教對世界和平的獲得有什麼方案?」太虛大師回答:「無我、慈悲,就能達到和平。」無我、慈悲真能獲得和平嗎?無我,並不是說我死了就是無我,而是能消除、化解「我的思想」、「我的意見」、「我認為」、「我要什麼」的執著。因為這個世界不是一個人的,是大家共有的,必須尊重和包容別人有不同的觀念、意見與欲求。慈悲,就是待人好,能調換彼此的立場,慈悲心就容易生起。所以,「無我、慈悲」不能等閒視之,將此擴展開來,確實能達到世界和平。

國際佛光會成立以來,為了促進世界的友好、和平,我也不斷的提出許多佛教理論,例如「歡喜與融和」,希望世界上每個人都能本著歡喜做事、做人,本著歡喜利世、修行,而且不分種族、國籍,皆能自他融和,和睦相處。如「同體與共生」,法界一切眾生,都是彼此互相依附成就,共存共榮的生命共同體。大家同住在一個地球上,應該捐棄我見偏執,彼此守望相助,以同體來推動眾生平等的思想,以共生來發揚慈悲喜捨的精神,讓地球成為和平安樂的人間淨土。如「尊重與包容」,尊重他人的自由,包容異己的存在。《國語》裡有一段話:「聲一無聽,色一無文,味一無果,物一不講。」意思是只有一種聲音不會好聽,只有一種顏色就沒有文采,只有一種味道不會可口,單一的物品無好壞可言。所以明知別人跟我不同,不過不同沒關係,好比衣服有紅色、白色、黃色;桌子、椅子有方的、長的、圓的,容許很多不同的存在,這個世界才會美好。

還有,如「平等與和平」,平等與和平是一體兩面的真理,真正的平等不是表面上、齊頭式的平等,真正的和平也不是只用嚇阻、限武、禁核等外在措施所能達成。我們要能以大尊重小,以多尊重少,以強尊重弱,以有尊重無,以上尊重下,慈悲寬容,消除我執,以達世界平等共尊,和平共榮。《世界日報》最近也刊載北京胡錦濤先生提出的觀點:「在平等中謀取和平。」因為站在大地上的每個人,雖然有高、矮、胖、瘦的差別,但是立足點都是平等的。

法界一切是平等的

過去台灣說:「我們富有,大陸貧窮。」這樣的說法是不能和平的。後來大陸又說:「我們大陸很大,台灣很小。」這也不能平等。因為不平等,當然彼此就不能達到和平了。以佛教的觀點來說,「須彌藏芥子,芥子納須彌」,「大」裡面包含了很多的「小」個體,才能成其大,而「小」裡面也可以包容「大」。再說一塊大石頭雖然很大,但是不及一顆小小鑽石的價值,所以價值不是以大小來論定。佛教講平等,每一個人都具有清淨的佛性,不但男女平等、國家平等、民族平等、事理平等、有無平等,法界之中一切都是平等的。站在平等的立場來看待一切生命、種族和國家,我想和平就容易達到了。

西元前三世紀左右,印度的阿育王,南征北討,統一國家。雖然所戰皆捷,四方順服,稱臣朝貢,但是所到之處,百姓的目光皆充滿了仇恨。後來他篤信佛法,政風丕變,改以仁道化民,又倡導教育,增加民眾福祉,果然德風遠播,廣為人民所愛戴尊崇。阿育王於是語重心長的說:「力的征服不是真的勝利,法的勝利才是真的勝利。」所以想求得世界和平,必須在法上取得勝利。

《長阿含經》卷二〈遊行經〉記載,摩竭陀國的阿闍世王想攻打跋祇國,但不知勝負如何,便命大臣禹舍前往請教佛陀。此時,阿難站在佛陀後面,佛陀沒回答禹舍的問題,而是轉頭問阿難有關跋祇國的政治與社會狀況。了解跋祇國具有「常開會議、上下和合、尊重法治、以禮教化、孝親敬師、護持正法、接應四方」等國家富強的「七不退法」之後,禹舍知難而退。佛陀以其智慧善巧,化解了一場血腥的戰爭。再如中國南北朝時代,石勒、石虎因佛圖澄慈悲的感化,而放棄殺戮;十六世紀,西班牙人拉斯卡沙斯(B. deLas Casas)為捍衛印第安人的權益而仗義直言,終於阻止查理五世(Charles V.)大帝出兵攻打美洲大陸。

現在大陸一些中共高級幹部、老資格革命家,他們一生經歷了無數的血腥、殺戮,以及殘酷的政治鬥爭。在探討人類的鬥爭史時,他們也發現人類無論在獲取資源和空間,或是深化、擴大民主政治,都可以不用戰爭、暴力等血腥的手段,而是用和平、共贏的方式來達成。他們認為不管是社會主義或資本主義,在走過暴動轟炸迭起、慘烈戰火彌漫的二十世紀之後,「和平演進」才是最正確、最迫切的發展道路。

戰爭不是維護和平唯一的手段,已是普遍的共識。我們常說:「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有理就是法,即慈悲、智慧、善巧、平等、尊重、包容、正義……能從善心、無我而產生的善行皆是法。依正法、佛法而行,才能贏得和平;用戰爭只有贏得戰爭,永遠不能贏得和平。(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