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36】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75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9-04-23
  • 圖說:第二屆世界佛教論壇閉幕典禮於台北小巨蛋召開,會中,星雲大師除宣讀論壇宣言,逾五十國、千位佛教僧侶、學者、三萬名信眾共同祈願世界和平。 圖/資料照片提供

佛教對「戰爭與和平」的看法 2

對消除戰爭暴力的建議

【問】雖然戰爭殘酷,但人性好鬥,沒有辦法停止。現在世界恐怖分子那麼猖獗,像日本火車毒氣事件、美國911、印尼峇里島爆炸,以及西班牙火車站爆炸事件等等,請問大師,您對這許多的事件,有什麼可以消除戰爭暴力的建議?

【答】恐怖分子的暴力事件,一樁接一樁,實在是人間的不幸。恐怖分子殘暴的攻擊行為,當然必須受譴責,也須想辦法制止,最直接的是「以牙還牙」的武力報復。但是如《中阿含經》卷十七〈長壽王品〉裡,佛陀告誡弟子的「若以諍止諍,至竟不見止」,報復終非究竟解決之道。武力報復之外,應該還有其他的辦法,像「輿論制裁」、「經濟封鎖」、「旅行限制」、「關懷救濟」,以及運用許多慈悲的力量等等。如暴力事件後,美國一方面以武器轟炸阿富汗,一方面又空投糧食救濟民眾,這是前所未有的戰爭。那時美國一再對外聲明,他們發動戰爭是針對恐怖分子,而非回教徒。

這是以「世界警察」自許的美國,為除暴安良與維護和平的行動表現,但多少年來美國也陷在戰爭泥淖裡無法自拔。美伊戰爭之後,歐美一些官員和經濟專家憂心忡忡,他們估計美國對伊拉克戰爭的費用將高達990億至19240億美元,並且對世界經濟發展會產生:石油價格暴漲、美元匯率暴跌、世界經濟衰退、戰爭及戰後重建耗費巨大、引發貿易戰等五個負面影響。所以對付恐怖分子和暴力,戰爭不是最好的辦法,而且導致的結果是繼續的仇恨、戰鬥。

假如換個方法,如前面所言,以慈悲、關懷來救濟、教育他們,替他們辦醫院、學校等,來解決他們的困難,時間或許比較久,但也容易達到和平。

《增壹阿含經》卷十六裡記載,勇猛善戰的梵摩達王搶奪長壽王的土地,殺害了他們全家。唯一逃出去的長生童子,當他有機會報仇,正要刺殺梵摩達王之際,忽然想起父親的遺言:「怨怨不休息,自古有此法;無怨能勝怨,此法終不朽。」於是放了梵摩達王,也令對方感動的歸還土地。就這樣,在忍耐、慈悲中,雙方和平地了卻一段惡因緣。

還有,佛陀曾於豔陽下盤坐擋道,令琉璃王兵馬主動休戰;三國時代,諸葛孔明七擒七縱孟獲,最後孟獲心悅誠服,而永絕後患。《法句經》言:「一切皆懼死,莫不畏杖痛,恕己可為譬,勿殺勿行杖,能常安群生,不加諸楚毒,現世不逢害,後世常安隱。」眾生皆樂生懼死,所以有時候殺戮、戰爭,不易求得和平,反而是犧牲、仁愛、慈悲、忍辱,方能得到永久的和平。好比為人處事,人我之間相處若不和諧,是無法得到友誼,只有徒增怨恨罷了。反之,若能愛我們的敵人,尊重他、讚美他、給他方便,便能感化他,而促進彼此的友好。

現在舉世紛紜,政治上的以強欺弱,經濟上的貧富不均,宗教、種族的排擠,男女、地域的分歧,這些之所以不能和平解決的問題,莫不是因為彼此不能平等共存而引起,此即所謂「不平則鳴」。像過去東西德的隔離、現在南北韓、海峽兩岸的分裂,彼此劍拔弩張,常處在緊張的狀態中。到了1990年,由於西德對東德的尊重包容,讓柏林圍牆倒塌,人民心中那道無形的圍牆也隨之冰消瓦解,從此整個國家在人我平等共尊的理念下,攜手共創美好的未來。如果南北韓、台海兩岸、以阿之間,能彼此尊重,人我無間,則和平又哪會遙遙無期?

總之,佛教認為凡事不一定要藉由武器解決,也不一定要在沙場上才能一決勝負,我們主張以慈悲來促進和平、以去除我執來促進和平、以寬容來促進和平、以同體共生來促進和平。此外,實行仁政可以代替戰爭,如勤政愛民,使得經濟成長、富足安樂、自由民主、尊重包容、文化交流等,都是勝利的表徵。


【問】沒有經歷過戰爭的人,很難想像戰爭的可怕。我們知道大師從小就經歷過中日戰爭與國共內戰,能否請大師描述一下當時的戰爭情境、感受,以及對您日後的影響?

【答】我出生在1927年,那時正是蔣介石和孫傳芳在鎮江一帶作戰最激烈的時候。之後那幾年也是軍閥割據,戰爭不斷。10歲那一年,日本發動盧溝橋事變,侵略中國,開始八年的「中日戰爭」,我也跟隨流亡潮各處逃亡、流浪。

12歲出家以後,我也都在抗戰裡成長,不但在死人堆裡躲藏、睡覺,還有多次遊走在死亡邊緣的經驗,可以說死了又活,活了又死。那時候小孩子缺少遊戲,每當一場戰爭結束,大家就跑去數死人,看看一共打死了多少人,一個、二個、三個……我們以此為樂。知道哪裡有戰爭,就偷偷地去看如何打仗,看過炮彈「碰」一聲而塵土飛揚的情況;不但見過開槍打死人,也經歷過子彈從自己耳邊呼嘯過去的驚險場面,遇到這個情況,我便趕緊跑去躲起來,等會兒再出來看。有時候跟中國軍人談話,有時候跟日本軍人玩遊戲(他們比較不會記恨兒童)……總之,我在槍林彈雨中度過了八年歲月。記得有一次,美國空襲南京,炸彈一丟,碰!還把我們從床上震到地上去。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對日抗戰勝利了,國內又爆發國民黨和共產黨的國共戰爭。我記得我住的那座寺院,白天是國民黨的軍隊來去,夜晚是共產黨的軍隊出沒。那時候我在一間小小的教室裡上課,聽到外面「碰」一聲,就知道又有人被打死了,下了課跑去看,果真路上又多了幾個冤魂,這是經常發生的事情。
有時共產黨逮捕我們,說我們是國民黨的國特,要槍斃;有時國民黨逮捕我們,說我們是匪諜,要砍頭。我幼年出家,一分一秒都沒離開出家人的崗位,但是在國共戰爭中,也曾經被共產黨和國民黨抓去坐牢,一下是匪諜,一下是國特,可說活在死亡邊緣,今日不知明日啊!

我於1949年來到台灣,當時的台灣正處於白色恐怖時代,我們的安全受到很大的威脅,尤其那時候我還年輕,很容易遭人誤解。不過,後來成就肉身不壞的汐止慈航法師比我更苦,他坐牢坐了一百多天,我還只坐了23天,有時候真不知道這一次被抓去了,能不能再回來。從這種種可知當時戰爭淒慘的情況。

1950年代,韓戰爆發,炮火之烈真是觸目驚心;1960年代,越戰發生,美軍傷亡慘重。乃至現在,美國和阿富汗戰爭之後,又到伊拉克開戰,記得要開戰的那天,我因膽結石正在醫院開刀,把膽囊割除,那時候覺得沒什麼可怕的,因為我已經沒有「膽」了。看到戰爭的場面,雖然不怕,但卻可憐、可悲,在戰爭的炮火之下,又有多少的生命要犧牲,真是何苦啊!

像我現在快80歲的人,80年的歲月可以說都是從戰爭裡走過來的,對於戰爭,心中的感受是:殘忍、悲痛又無聊。但是我們如何才能獲得和平,才能讓無辜的民眾免於傷害?生命很寶貴,能來世間一次,如盲龜浮木般,實在不容易,如此無謂的犧牲,極為可惜。想想受害的人那麼多,發動戰爭的人怎能無動於衷呢?

不過,大家不要誤會,以為佛教完全沒有正直、正義的勇氣和力量。釋迦牟尼佛也曾為了降伏魔軍、魔王,殺一個壞人救一百個好人,由此可見佛教是具有維護正義的精神。

現在世界科學昌明、物質豐富,任何事情都可以在會議桌上談判,不要只是到戰場上用槍炮子彈去戰鬥。一個家庭發生鬥爭,互罵、互打已是不美好的事,更何況戰場上性命交關,當然更不值得了。

我們祈求每一個人,都能與家人、親友和平相處,慢慢的養成這種好的觀念、好的作為,然後推而廣之,與世界上所有的人和平相處,如此,當能消弭兵禍,世界的和平也能指日可待。期望有這麼一天!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