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36】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67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9-04-11
  • 圖說:佛入滅後,第一次經典結集處──七葉窟。 圖/資料照片提供

  • 圖說:印度靈鷲山說法台。 圖/妙熙提供

佛教對「政治人權」的看法 8

佛教對自由民主的看法

【問】大師曾經說過:「自由民主誠可貴,和平與幸福安樂更重要。」請問大師,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人民必然會幸福安樂嗎?大師對「自由民主」的看法如何?

【答】民主國家裡,最可貴的便是人民享有自由自主的權利!在自由主義高漲初始,許多人禮讚自由:「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也說:「不自由,毋寧死!」但是,走過幾個世紀,自由主義從盛行而至氾濫,又引來人們搖頭嘆息:「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為之!」自由,從凌駕生命、愛情之上,到藉自由而為非作歹,而讓人詬病,其問題何在?

「自由」本身是極美好的事,但是,自由不能妨害別人。這一點,各國在進入民主憲政時,皆有明確的界定,如法國的〈人權宣言〉寫道:「自由是指有權從事一切無害於人的行為。因此,人的自然權利之行使,是以保證社會上其他成員能享有同樣權利為限制。」

孫中山先生在其〈民權主義〉裡也說:「侵犯他人的範圍,便不是自由……自由不是一個神聖不可侵犯之物,所以要定一個範圍來限制它。」從這些引文可以看出,自由與法治二者不可分;須有法治的約束,才是真自由,才能建立真正自由民主的國家。

不過,法律終非究竟,無法完全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及行使自由的權利,唯有奉行佛法,才能徹底改善世道人心,達致和平安樂的境地。連將中國推向民主憲政的孫中山先生都推崇:「佛教乃救世之仁,佛學是哲學之母……佛法可以補法律的不足。」又說:「法律防範犯罪於已然,佛法防範犯罪於未然。」

我常鼓勵佛教徒皈依三寶之後,要進一步發心受戒,因為「戒」是一切善法的根本,也是世間一切道德行為的總歸。受戒好比學生遵守校規,人民恪守法律一般,不同的是,校規、法律乃外在的約束,屬於他律;佛教的戒律,是發自內心的自我要求,屬於自律。在人生旅途上,如果不持戒,隨時會有犯過招禍的可能。

在監獄服刑,失去自由的人,不都是違法、犯戒的人嗎?如:殺人、傷害、毀容、毆打等,是犯了殺生戒;貪汙、侵占、竊盜、搶劫、綁票等,是犯了偷盜戒;強姦、嫖妓、拐騙、重婚、妨害家庭等,是犯了邪淫戒;毀謗、詐欺、背信、偽證、倒會等,是犯了妄語戒;販毒、吸毒、運毒、吸食菸酒等,是犯了飲酒戒,這些罪行都離不開五戒。

「戒」的根本精神,就是不侵犯而尊重別人;能認識並受持五戒的人,才能享有真正的自由。如果社會上每個人都能謹守五戒,也就不會有這許多讓人憂心的亂象了。

另外,我們個人能力、知識有限,也難免有偏差,一意孤行,未必能圓滿解決問題。在民主政治裡,不能獨斷獨行,凡事應群策群力,集思廣益,截長補短,異中求同,融個人於團體中,方能達到共同的目標。所以,無論是政府機關、企業公司、民間團體,乃至學校、家庭,都應重視會議。

僧團的民主精神─六和敬

前面提到佛陀開示「治國七法」,第一條就是「數相集會,講議正事」。而且,僧團也經常舉行會議,佛陀還為僧團制定會議的程序、制度;僧伽會議可以說就是今日民主會議的鼻祖。

例如「羯磨」是用於授戒、說戒、懺悔、結界及各種僧事處理的會議法。有所謂的「單白羯磨」,如同「唱言」,是向大眾宣告常行、慣行、應行的事,不必徵求同意,唱說一遍即成。有如現代會議中的例行工作報告。「白二羯磨」,是宣告一遍,再說一遍,徵求大家的同意。如同一般會議,凡有提案須交由大會討論、接納,才能生效。「白四羯磨」,是一遍宣告後,再作三讀,每讀一遍,即作一次徵求同意,若一白三羯磨後,大眾默然,便表示無異議,而宣布羯磨如法,一致通過議案。

僧團的羯磨猶如現代議會的三讀,以大眾的意見和力量圓滿解決僧團裡的各種事情,成就大眾過六和敬的生活,可說發揮高度的民主精神。除此,佛陀說法時,也常採取自由、民主的形式,有時以反問的方式,為弟子、聽眾曉以大義;有時透過當機眾發問,應機解惑,也有聞法者現身證道,提供見解看法。說法會場儼如學術研討會,透過活潑互動問答的方式,增長智慧,而佛陀就是一位最善於掌握會場氣氛,善知與會者心念根器的主持人。

佛陀入滅後的經典結集,也是先後召開四次會議,經過大眾共同審核後才確定下來。這些都是佛教尊重個體,重視集體創作,且遵守法治的民主態度。今日的民主國家,事事講求公開、公正、公平,因此,上承佛陀尊重民意的理念,佛光山也向來注重民主,在會議中,大家都能坦述己見,有時也不免有言辭相向,針鋒相對的情形,但大家秉持「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的態度,以及宗教涵養,一決議,即攜手同心,合力完成會議討論的提案,這就是民主風度的表現。我們也常舉行各種會議,不分種族、地域、宗派,大家本著尊重包容、歡喜融和的心,讓來自全球各個國家地區的代表,經過不斷的交流研討,建立共識。

總之,自由民主的意義,是讓人民幸福安樂。即使不能完全自由民主,但人民覺得很幸福、很安樂,那也無妨。如有人說新加坡不民主,也不自由,是一種專制的民主。但是新加坡的人走出來,都會有優越感:「我們是新加坡的人!」為什麼?因為它是有法度的國家,他們的社會福利做得很好,百姓過得幸福安樂,這是最重要的。(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