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35】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49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9-03-18
  • 圖說:紐西蘭南島風光。 圖/資料照片提供

佛教對「經濟問題」的看法 5

環保與開發 孰輕孰重?

【問】世界上有很多國家,為了保有自然的山水環境而拒絕發展工業,造成經濟落後,請問大師,環保與開發,兩者孰輕孰重?如何才能取得平衡發展?

【答】現在是個環保意識抬頭,也是個民意高張的時代。關於環保與開發,兩者孰輕孰重?這個問題讓我想起多年前,毗鄰佛光山的擎天神公司,因為以製造工礦炸藥為主,有一天不慎發生氣爆,波及附近農宅,大樹鄉鄉民基於居住安全為由,群起圍廠抗爭。數日後,代表廠方的鄭健治經理及代表大樹鄉民的黃登勇鄉長等人,在前高雄縣長余陳月瑛的出面邀請下,到佛光山協議。

當天黃鄉長提出,希望擎天神公司三年內能全部遷廠,但鄭經理表示有困難,因為新的廠址覓地不易,談判因此陷入膠著。我了解情形以後,主動向黃鄉長表示,遷廠從評估、買地、開發、規畫到建廠,其中還要經過營建署、環保署等政府單位審核,三年期限的確太過倉促。之後我又對鄭經理說,允諾遷廠就應該有實際行動,否則別人無法相信廠方的誠意。最後,我提議雙方以五年為期,並且可以附加但書:若五年未能如期遷廠,則每延後一年,由廠方提供一定金錢回饋鄉民,如此逐年增加回饋金,直到遷廠為止。

至於廠址的選擇,有人主張「產業東移」,但是我認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既然高雄縣不要而要求遷廠,其他縣市也不會歡迎,因此我向余陳前縣長建議,不如就在高雄縣的甲仙、六龜、桃源等偏遠山區另找地方建廠。雖然這樣的建議也許讓高雄縣陷入環保與開發的兩難,但凡事無法求得完美,只要對全民有利,將傷害減到最低程度,就是最好的方案。當時承大家不嫌我饒舌,一席話下來,三方面都欣然同意,歡喜而去。

我的意思是,世間事沒有絕對的好與壞、對與錯;有和空都是執著,都不合乎「中道」。這個世界,自然環境固然要保護,但人類也要生存,如果為了保護大自然,限制人類文化進步,也是一大挫折。不過由於過去人類過度濫墾濫伐,破壞大自然的生態,對未來的子孫不利,因此人類進步發展的同時,要兼顧大自然生態的保護,每有所作,要詳細、周全的評估利弊,所謂「兩權相害取其輕」,在此原則下,視情況不同而作抉擇,並且儘量找出替代、補救之道,這才是明智之舉。

例如,有「人間淨土」之譽的紐西蘭,海洋、湖泊、森林、山嶽、河流、火山、冰河、峽灣,以及廣大的綠色草原,構成了它們特有的自然景觀,世界上很少有這樣地理景觀多采多姿的國家。紐西蘭為了保護如此天然美景,環保措施幾乎是零汙染,尤其政府規定,人民不得任意砍伐樹木,若有需要,必得先行申請通過,並且每砍一棵樹,同時要另種一棵樹代替,因此有人說,「綠」是紐西蘭致命的吸引力,不但天空格外蔚藍、湖水特別澄清,即便連呼吸都覺得清新愉快,因為空氣中隱隱約約飄散著綠草的清香。紐西蘭保有天然美麗的環境,每年也能靠著觀光而賺取不少外匯。

植樹造林,這是國家的珍貴資源,也是人類生存的必要條件。根據統計,一棵樹一天可以蒸發一百加侖的水量,它所調節的溫度,等於五個冷氣機開動二十個小時的功能。而林木對降雨有截流作用,能減少洪水,增加土壤孔隙,使水分容易滲透,補注地下水。但是種一棵樹要花十年的時間,砍一棵樹卻只要幾分鐘。甚至一名嬰兒從出生到二歲,所用的紙尿布,必須用掉二十棵樹;而每回收一噸廢紙,可以少砍長八公尺,直徑十四公分的原木二十棵,若能以再生紙代替模造紙,每月可以少砍約四十萬棵的原木。

因此,現在的開發固然不能不做,開發之餘,如何節約更是重要。在我們日常生活中,隨手一揉,都是在浪費大地資源,在不可避免的消耗下,若能積極配合「廢紙回收」,讓可用的資源再生,除可減少砍樹量,亦可間接救水源,也是功德一件。再者,如果大家都能節約用水、用電,就可以少抽一些地下水,少建幾座發電廠,不但避免地下水超抽,也可免去發展核能發電帶來的汙染問題。

總之,環保與發展,孰輕孰重?這是見仁見智的問題,重要的是,發展的同時,要注意水土保持及河川的疏導,如此才不會每逢雨季來臨,乃至颱風過後,往往一雨成災,甚至造成土石流的嚴重災情。尤其防範大自然的天災之外,人為的戰爭更要避免,因為戰爭對環保的傷害最為嚴重。因此,維護世界和平,這才是對人類生存空間最有利的保障。至於如何才能促進世界和平?唯有人人心中有佛,世界才有和平可言。(待續)


【讀者回響】

媒體教化人心 濁世中的清流

文/吳一忠

拜讀星雲大師《佛教對「社會問題」的看法》〈如何喚起大眾良知〉中,談到媒體應負的責任,感觸良多。大師看到社會亂象,許多皆因傳播媒體引起,是以有感而發,希望媒體能分辨是非,具正義感和智慧,遵守道德自律約束,藉此喚起每個人的自覺、自省,可說是苦口婆心。

傳媒是民眾獲得資訊的重要途徑,本應忠於事實報導,多傳播美好良善的事物。但有人為五斗米折腰,希望刺激收視率或提高知名度,不得不下猛藥,專門報導腥羶、虛假、染汙、醜惡等新聞,企圖譁眾取寵,製造族群對立,影響善良民心,就失去媒體的意義了。

儒家認為人應具有仁義道德,故孟子曰:「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佛教的觀念是,人具有三種殊勝:「憶念勝」、「梵行勝」和「勤勇勝」;「梵行勝」是修習清靜行,為了有利人群,克己犧牲都願意。換言之,佛儒都強調道德的提升,和向上向善的行為。

好的媒體如《人間福報》、「人間衛視」,讓人情緒平靜,產生清涼之感,此種心靈資糧,在功利主義和銷售量當道之時,仍維持高品質的教化內容,是相當難能可貴的。

希望媒體能秉持理念,以真善美為目標,一本勇氣良知,奉行「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的三好運動,及「不色情、不暴力、不扭曲」的三不運動,成為「濁世中的清流」,為淨化人心奉獻己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