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 海天遊踪 2-79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9-20
  • 圖說:大師於東京淺草金龍寺留影。 圖/佛光山提供

日本 16

●和組織部長一席談

回到輪王寺,吃飯洗澡,訪問團大家看電視,清度法師在算我們訪日的帳目,我就和全日佛教會的組織部長岩本昭典,作了一席談。

這位高大英俊而帶著幾分豪爽之氣的部長,他的父親就是曹洞宗副管長岩本俊智,他自己住持有兩個佛寺,太太為他辦了育幼院。他是國立東北帝大畢業,熱情敏捷,已經做了好多年的全日佛教會的組織部長。

我先問他關於創價學會的問題,我問道:「請問組織部長,貴國的創價學會有屬於全日佛教會麼?」

「沒有。」組織部長率直的說:「創價學會是利用佛教作他們從事政治野心的幌子,他們並未真正奉行佛教,他們和日本各佛教宗派都無來往。」

我們台灣禁止創價學會的活動,我還以為會給日本佛教徒不歡喜,哪知日本佛教徒並不認定創價學會,我不必說抱歉的話,我把台灣禁止創價學會活動情形告訴他,他聽後笑笑,沒有表示意見。

「請問組織部長,目前日本佛教對世界美蘇之間最大的問題有什麼看法?」

組織部長思索了一下,說道:「日本佛教和日本國民永遠站在一起,我們日本佛教和人民最需要的是世界和平,反戰是我們主要的看法和行動。戰爭給予日本的教訓太大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少數軍閥發動的侵略,至今使我們日本愧對那些受害的國家。譬如貴中華民國,和我們日本,同文同種,同是兄弟之邦,為什麼要戰爭呢?和平,才是世界人類的福祉,我們不望世界有戰爭。」

我聽了以後,說道:「和平是需要的,但那是雙方面的問題,單方面要和平也不可能,人類的福祉,有時要用力量才能保護的,這包括道德的力量,和能戰的力量。」

組織部長聽後,笑笑,點點頭,表示認可。我進一步問道:「請問組織部長,你對我國佛教有什麼指教麼?希望你不客氣的說,我歡喜聽到你真實的意見。」

「中國佛教戒律問題阻礙了佛教新生的力量。」組織部長脫口就這麼率直的說:「真能持戒,依照原始佛教過法制的生活,像泰國、緬甸、錫蘭佛教一樣,這樣也可以有維繫佛教的力量;假若空負了持戒之名,實際上並不能完全合乎戒律,還不如徹底的把戒律改良一番,像日本佛教,就是改良後發揮了新生的力量!未來的中國佛教,有兩條路可走:一是走泰、緬小乘佛教國家路線,徹底過持戒生活,出家就要持戒,不然,還俗也很光榮;二是像日本佛教一樣,從事大乘佛教救世工作,不斤斤計較於戒律問題。很慚愧,日本佛教是由中國傳來的,我講這話似乎是忘記了木本水源。不過,這是事實問題,目前中國佛教制度太混亂了,不保守,就該進步。為了戒律問題不能解決,中國佛教問題會永遠混亂下去!」

豪爽率直的這位35歲的全日佛教會的組織部長,作了這麼坦誠的議論。他說的不錯,未來的中國佛教,究竟是恢復本來面目的舊觀呢?還是革新去應付新時代的潮流呢?像這麼大的問題,我們這一代人的思想,不少人在徬徨哩!

夜晚,我們坐在明亮的燈光下,寬大的客廳裡,不時發出我們哈哈的笑聲,在笑聲裡,談的又是多麼嚴肅的問題啊!


1963/9/5

●淺草觀音堂

一早起來,用罷早飯,從日光乘快車回東京。

車到東京,我建議在淺草下車,順道參拜淺草金龍寺。金龍寺的觀音堂,供了有名的淺草靈感觀音。約在40年前的一次東京大地震,蔓延的火災,給生命財產的損失,無法統計。唯有逃躲在觀音堂裡裡外外的人,蒙觀音菩薩的加被,沒有絲毫損傷,因此,淺草觀音,就名聞遐邇。

當昨天要去日光時,我就建議先去參拜淺草觀音堂,清度法師說時間來不及,回途中有半小時可去。我們在日光八時乘車,十時到淺草。我們把東西寄在派出所的警察那裡後,就急急忙忙趕去淺草觀音堂。

所謂觀音堂,原來的名字叫金龍寺。我們由岩本昭典和清度法師陪同,才到寺門口,就覺得這是一個香火很盛的地方,和台灣的萬華龍山寺差不多。善男信女絡繹不絕,整個佛殿上香煙瀰漫,我們也被擠在善男信女中,向供有觀音菩薩聖像的龕子頂禮三拜。這一尊有名的靈感觀音,我們並沒有看到,聽說只有數寸大小,供在龕子裡,龕子裡又有盒子裝著,其神聖大有不可一看的樣子。

其實,觀音菩薩三十二應身,千處祈求千處感應,也不一定只有淺草的觀音才有靈感,到處都有觀音菩薩的示現。那綠色的楊柳,那芬芳的花草,我們都可看做是觀音菩薩的現化。宇宙間一切都是相互相關,本為一體,法身無處不遍不在,所以,我們沒有見到淺草觀音的聖像,並不引以為憾。

當我們買紀念品時,見到佛殿上已有數十個日本和尚在誦經,有的剃髮,有的沒有剃髮;有的披著綠色袈裟,有的披著藍色袈裟,五顏六色,沒有絲毫莊嚴之感。

賣紀念品的服務員也非常笨拙,花一兩分鐘才拿出一塊小佛牌,問他還有別的式樣沒有,又要花一兩分鐘,他才再拿出一塊來。世界上香火道場,服務人員的水準差,能力不佳,好像到處都是一樣。

可是,佛教和民眾接觸最多最廣的就是這些香火道場,佛教給人的印象也是以這些服務人員最大。高僧大德的善知識不易遇到,佛教中低能落伍的人倒處處皆是。

淺草這個地方,和我國南京的夫子廟、台北的龍山寺,極其類似。除了鼎盛的香火以外,四周攤販小店非常之多,十足的一個五趣雜居地。我們因為時間關係,無心一一欣賞,就叫了車子去應全日本佛教會的歡迎會。

●全日本佛教會歡迎會(1)

本來,全日本佛教會的歡迎會,當我們初到東京時就應舉行的,因為他們的理事長金剛秀一要去他處公幹,所以改到今天。想不到今天金剛秀一也沒有參加主持,想是前天曹洞宗總持寺的歡迎會他以為他已參加過了,所以今天的歡迎會只由一位全日佛教會的事務局長主持。

歡迎會到有日本佛教會理監事及各寺住持婦女代表等近百人,事務局長致辭後,白法師說了50分鐘的話,大意是報告我們訪問其他各處的經過。(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