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 海天遊踪 2-77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9-18
日本 14

●金剛秀一的講話

我們到達總持寺時,曹洞宗副管長岩本俊智等數十人在門口表示迎接,進入總持寺大門,臉未洗,茶未吃,就說歡迎會和茶會開始了。我們被接至一座大禮堂中,一盤一盤的飯菜都已準備好,我們依次坐下來,先是副管長岩本俊智致辭,然後是曹洞宗的宗務總長金剛秀一講話,金剛秀一就是全日本佛教會的理事長。

原來,日本佛教會的組織是這樣的:佛教會最高的領導者稱做會長,由東本願寺的大谷光暢、西本願寺的大谷光照輪流做,每任三年。理事長是事務執行者,由東本願寺、西本願寺、總持寺每三年輪換一次。現在這一任正是輪到總持寺,所以就由曹洞宗總持寺的宗務總長金剛秀一擔任理事長了。日本各宗派最高的稱管長,等於每一宗派的僧王一樣,其次才是宗務總長,宗務總長等於內閣總理一樣。

日本佛教會的最高領導名義是會長,由兩大寺分任,執行事務的理事長由三大寺分任,可見這三大寺在日本佛教界是居如何的地位。

每一宗派的管長要比宗務總長大,所以曹洞宗本山總持寺的歡迎會柳了堅為我們介紹後,就由副管長岩本俊智先致辭,再由宗務總長金剛秀一講話。

金剛秀一的講話,大意是說:日本佛教是由中國傳來的,但日本佛教的發展已和中國不同,日本的佛教可說完全是在家的佛教。日本出家人稱和尚,但不稱比丘。日本大小有五十多個宗派,大都以各宗派的祖師為信仰中心。日本宗派雖多,但並未離開佛教立場。在日本信神信鬼的多神教迷信色彩很少。中日兩國信奉的都是大乘佛教,希望中日兩國佛教多多親善,共同為造福人類努力!

●最難忍受一餐飯

金剛秀一講完話,已經八點半鐘,擺在面前的飯菜早就冷了,但仍沒有人招呼吃飯,司儀先生仍在一個一個的請人講話,像是演講比賽一樣,又像工作報告一樣,好像曹洞宗各單位職事人員都請出來報告了,計有鶴見大學校長三澤見雄、婦人報恩會會長西澤子、中學校長、醫院院長、保育院院長、教育總長、弘化總長、事務總長,講話,講話,講到九點半鐘還在講話!

空洞的說話,填不飽實在的肚皮,可憐的肚子早就在唱空城計了。我們今早在高野山吃早飯,車內只吃了一點點的便當,一整天的車行轆轆,到此刻直聽他們講話,也不管我們盤腿坐在榻榻米上已兩小時,也不管我們的肚子餓得饑饑叫。最難忍受的一餐飯,在日本各寺宴會時都有類似情形。

曹洞宗的大德講完了以後,再請白聖法師講話,再請陳總領事講話,清度法師不在,譯中譯日都勞駕了淨心法師。好不容易才逢恩赦,講話完後,招呼吃飯了。但我是個直心人,為了表示我對今晚歡迎會的不滿,面前再多的飯菜我已不願吃了。白聖法師叫我吃,為了怕失禮,我喝了一點湯,老實說,我此刻心裡有些不耐煩,什麼珍饈美味都不想吃了,因為現在已經十點鐘啦。

回到住處,心裡沒有什麼不平,仍然很歡喜的覺得又過去一個關了;日本的歡迎會,真是如過關一樣,話講得長,跪坐在榻榻米上,一跪就是兩、三小時,令人覺得非常不好受。

日本人走路快,做事快,就是禮貌太多,講話太多。有人說,日本人有兩個朋友在車站見到了,你向我一鞠躬,我向你一鞠躬,鞠躬來,鞠躬去,火車都開走了,他們還在鞠躬呢!講話也是一樣,簡單的意思,敬語,客氣話,說了半天,仍然是空空洞洞的。

這天晚上,洗浴以後,躺在床上時,已經是午夜十二點多鐘了。


1963/9/3

●參觀鶴見女學校

早上起來,忙把昨天換下來的衣服洗一洗,擔誤了去參拜他們的管長,因為大家前去,我還不知道。

當我洗好衣服,並不因不能拜見到他們的管長而遺憾,他不是皇帝,何必要去朝拜呢?就算是天皇,我們中華民國佛教訪問團也不是他的子民啊!

管長沒有拜見,總持寺佛殿上不能不去拜一下,轉了幾個彎子,還又通過一條長達兩百多步的筆直的甬道,再轉一個彎,行數十步,就到他們的佛殿了,我行禮了佛像以後,感到日本寺院,大得實在令人佩服。

早飯後,我們去參觀鶴見女子中學,大學還放著暑假,女子中學據說今天開學。我們被迎至一座大禮堂中,五千多的女生,跪在地上向我們合掌,他們穿著同樣的服裝,彈琴,唱著讚佛陀的歌;敲打魚磬,誦念《心經》;那莊嚴的場面,那悅耳的經聲,令人感動不已。

唱誦以後,校長為我們介紹,介紹後請白聖法師說話五分鐘。然後,禮成,帶我們參觀各項設備。經過兩座小禮堂,裡面也各坐了數百名學生,因為大禮堂中實在容納不下,只得分在小禮堂中用擴音機和大禮堂連絡,同樣唱誦。

聽說,這樣的早課唱誦,在日本佛教女子學校中是每天必然要奉持的功課。因為在小禮堂中的學生,也想看看我們來自中華民國的出家人,所以,我們去看看他們,他們也看看我們。

這座鶴見女子中學,是曹洞宗總持寺辦的許多教育事業之一,校址緊鄰總持寺,但我們從總持寺是乘汽車前來的。五層樓的教室,高大堂皇,圖書館裡收藏了極豐富的圖書,另外有一間教室,專門施用電視教育的,電影機、幻燈機,講到各國歷史文化,風土人情,或是生物學等,都用幻燈片說明。看到這裡,不能不令人感慨,人家已進步到用電化教育,而我們的佛學院呢?我們的老師還在宣讀註解騙學生呢!

●鎌倉大佛巧遇呂錦花(1)

參見過鶴見女子中學以後,柳了堅要回東京,清度法師從東京來了,我們就由他陪著到鎌倉參拜大佛。橫濱到鎌倉,車行約一小時左右,就到了大佛勝地,清度法師向守門人說明我們是中華民國佛教訪問團,希望准許「免料」參觀,守門人點點頭,我們就順利進去。這尊大佛和台灣彰化大佛差不多,是供在露天,比彰化大佛還要小些,不過,彰化大佛是用水泥塑的,這是銅鑄成的。

大佛旁有許多紀念品可買,像大拇指那麼小的木魚,一個只要100日圓,一尊鎌倉大佛的模型小銅佛只要30日圓,我們全團的人,像是搶購一樣,各買數十個,帶回台灣送人紀念。

正當我們在購買紀念品時,巧遇到台灣省保護養女會的會長,又是省議員的呂錦花,他是白聖法師的弟子,我們到東京的那一天他因為先來日本,也曾去機場迎接,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大家都為這樣的巧遇非常歡喜。(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