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 海天遊踪 2-76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9-17
  • 圖說:大師於高野山上大佛殿前留影。 圖/佛光山提供

日本 13

●女人堂的滄桑

我們上了高野山,若要到高野山本宗道場,還有一段路,如以汽車代步,七、八分鐘就可到達。

在途中我們見到一座女人堂,相傳是過去女人上山,到此為止,不可再前進了,所謂女人堂,就是給上山的女人休息和住宿的。而今這座女人堂有名無實,自從明治元年准許女人上山後,今日高野山,無論什麼地方都可以見到女人。

山上,除了很多寺廟道場以外,民房商店也像市鎮一樣的多起來。紅男綠女,一雙雙,一對對,處處可見。假使開山的弘法大師還健在的話,見了這種情形,不知道要作何感想?

聽說,山上有佛教小學、中學、甚至有高野山佛教大學,學校裡的學生,都是和尚的兒子。在日本,不愁沒有人出家,日本寺族的力量相當大,日本的和尚和人口成比例,只有日漸增加,不會減少。

我們到達高野山招待所的時候,高野山教學部長深川、山林部長橋爪良全、庶務部長柳原龍原,都出來招待。《讀賣新聞》駐山記者也前來採訪,白法師和在高野山大德們寒暄,記者們則由我回答問題。

日本式的客廳、飯廳、寢室,雖然都是榻榻米,但都很寬大而清潔,寺中服務的都是穿黑色和服的婦女,美麗而大方,今日高野山的道場,處處都像女人堂了。

●高野山之遊

休息一會兒,午飯後,高野山各部長就領我們參觀高野山。

我們先到許多墓碑前誦經,聽說這是高野山一次大地震死亡的人的墳墓,今天正逢他們的忌日,我們特別虔誠誦念《心經》,我真高興,能和這些異國亡魂結緣。

我們再往祖師堂走去,平坦而寬闊的石頭鋪的路,路旁兩邊都是兩三人抱不過來的蒼松古柏。

這像原始森林,但又非常清淨整潔。古柏蒼松,一棵棵,一行行,數不盡,走不完,約走了半小時,才走到祖師堂。這麼偉大的松林,樹木是這麼多,又是那麼高,不是我孤陋寡聞,我真沒有見過。

光是走一下這條松林之路,就會給你感覺到不負此次高野山之行,甚至不負日本之行。

我們在擁擠著的燒香禮拜的信徒中擠了很久,擠到弘法大師的本堂,開始誦經禮拜,身旁的部長告訴我們,這座本堂太過嫌小,新建的本堂不久即將落成。日本的本山道場,有的是信徒,有的是派下,在經濟上都相當雄厚,他們計畫中要做的事業,大都不成問題。

我們告別祖師堂,走另一條路出來,穿過一條小街,街兩旁商店,都是賣高野山紀念品的。

我們又參觀了他們古物陳列館,日本人保存古物的精神太令人欽佩。他們稍為時間一久,或是像樣的一點東西,就都看做國寶了。國寶是非常珍貴的,所以日本的古物都收藏得很好。

這座古物陳列館,有各種佛菩薩的聖像,有各朝代的名畫,有各種法器古物,本來參觀一下,每人要花70日元,但我們已是高野山的貴賓,真言宗的各部長陪著我們,當然我們長驅直入,一一欣賞參觀,不必破費。

從古物陳列館出來,團體解散,各人自由參觀,我和朱居士又再向山裡去,山裡道場很多,大佛殿、大鐘樓,我們在那裡都一一攝成相片。

回到招待所,見到柳了堅在理髮,我想,我也順便剃一下吧,剃一次頭要日幣500元,折合台幣60元,這種高價,連住在東京、太太開設理髮學校的柳了堅,也連連搖頭說:「太貴!太貴!」

晚間,真言宗各道場代表,在大餐廳裡正式歡宴我們,歡宴會由宗務總長高峰秀海主持,白法師代表訪問團和他都說了不少客氣話。在講話中,高峰秀海說:「前些時,中國大陸的趙樸初先生也曾到本山來參觀。」

不容否認的,我們駐日大使館在日本,是關起門來做大使,而我們中國的佛教徒又是看不起娶妻、吃肉的日本和尚,因此有些日本人只好和大陸來往,甚至把趙樸初也請到日本,參加紀念鑑真大師的法會了。

高峰秀海又說,明年是弘法大師的1300年紀念。他們預備舉行一次盛大的紀念法會,擬邀請我們推派代表參加。我們就看著吧,看看我們中國佛教會怎樣和他們聯絡?並且推派什麼人做代表前往參加?我們的佛教會也是關起門來在辦事啊!

餐後,高峰秀海送我們不少名畫禮品,每參觀一寺,我們都有收到他們贈送美觀的畫片,或是他們各寺自印的書刊,這一點倒是值得台灣各地寺院仿傚的地方,以佛書佛像送人,總比用糖果餅乾送禮來得有意思多了。

這天晚上,本想寫寫我的海外日記,但柳了堅要我和他到前殿去看電視,電視中正在放影棒球比賽的實況,柳了堅看得入神而緊張,我則覺得索然無味,勉強耐著性子,看了不到二十分鐘,只得道歉告辭回到休息的地方,打開敘述弘法大師一生經過的傳記小說,翻翻日文報紙,不久就睡覺了。

1963/9/2

●從高野山到橫濱

上午十時,從高野山出發,中午十二時至難波,再轉地下火車至大阪。從大阪又乘快車經京都、名古屋,於晚間六時半,抵達橫濱。橫濱,是一個海港,已經靠近東京,從橫濱去東京,汽車只要半小時可達。

火車裡,買一杯咖啡,吃過後,化學的茶杯和湯匙就算作廢了,我見到那化學小湯匙上,還刻有法輪的圖樣,不忍拋棄,把它收起來,好心的服務員見了,拿來一大把送給我,我分幾個給在身旁的白聖法師,我感到小氣的日本,服務員倒很大方,這也是他們能討得觀光客歡喜的地方。

我們這次到京都、奈良、大阪等地參拜諸山,前面已經說過,是由清度法師和日本佛教會組織部長柳了堅二人陪我們的,但當今天要到達橫濱的時候,清度法師說,要先回東京有事,明天上午再來橫濱和我們見面;柳了堅說要送我們到總持寺後,才要當晚回東京一行。但當我們抵達橫濱的時候,他們二位都說要回東京去了。

柳了堅在車內還寫了紙條,他說,總持寺會有人到車站來接我們,我們把紙條交給他們,要交代的都交代了。他又說,我們今晚到總持寺沒有事,明晚的歡迎會,他一定要前來參加。

但是,我們到達橫濱車站時,並不見總持寺的人來接我們,負責的柳了堅不敢回東京去,就讓清度法師回東京,他就和我們一起留下來。

車站上,說好來接我們的日本和尚沒有見到,但橫濱陳總領事,領導著祕書陳福坡、中華中學校長張樞,以及男女學生等數十人,拿著歡迎橫標,手搖歡迎旗子,非常熱烈的在歡迎我們。我們乘了領事館的車子,於下午七時半到達了這日本曹洞宗大本山的總持寺。(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