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 海天遊踪 2-75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9-14
  • 圖說:訪問團於高野山車站候車。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大師於大阪城留影。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高野山的寺院提供住宿服務。 圖/資料照片提供

日本 12

●人情味與公德心(2)

用餐時,我們九個人:白聖、賢頓、淨心、朱斐、清度、廣聞、青松、柳了堅和我,四天王寺中為我們準備的共有11份,我見另兩份飯菜空在那兒沒有人吃,就輕聲向清度法師建議說,請韓國陳圓明先生和我們一同用餐,因為現在是午餐時間,陳先生一定還沒有吃飯。

但是,清度法師沒有重視我的建議,他也小聲告訴我:「在日本沒有邀約,沒有留人吃飯的習慣,你吃你的,不要管他吧!」

這一頓午餐,我吃得非常不舒服,看見陳圓明先生跪在我們對面的榻榻米上,兩眼睜得大大的看著我們吃,我心裡非常過意不去,我當時就有個感覺,我寧可老死在中國,我也不願在外國過不同風俗習慣的生活。

日本,漸漸的西化了,父子到館子裡用餐,吃後,各人付各人的帳;母女出門,購買火車票時,也是各人買各人的票,彼此不必客氣。記得在我出國訪問前,一位美國在台大讀書的狄仁華先生,撰文論我國人民富有人情味而缺乏公德心。此話不錯,公德心我國人民確不如外國,但人情味各國不及我國。

我們願保持我國的人情味,我也願我國人民能增長公德心。

用飯畢,結齋、念完結齋偈後,我以一種不平的心理,向清度法師敘說在台灣,就是主人吃過飯了,忽然客人駕到,也會特地為他重新煮飯燒菜,決不會正當飯食時不留客人吃飯。清度法師用驚奇的眼光看我,他像聽天方夜譚似的。難怪他已出國太久了,我國傳統的人情味,在西化的國度中是不易保留的!

這位會說幾句中國話的韓人陳圓明先生,可說白跑一趟,事實上日本佛教會為我們安排的日程,是抽不出時間去訪問他們韓國在日佛教會,我用抱歉的眼光一直看著他,我們能說些什麼呢?只有耿耿於心的歉意啊!

●東本願寺大阪分院

飯後,三輛包車,帶我們前去參觀東本願寺在大阪新建的一座分院,大阪的現任市長,就是分院裡的和尚。

這已經有350年歷史的分院,被一場大火燒後,於三年前花五億日圓(約美金140萬元)才重建的。在大阪府,東本願寺的分院,共有671所,我們參觀的這所分院只是其中的一所而已。

我們抵達這所分院時,見到這所分院建在一條最熱鬧的大路旁,迎面是新式的五層大樓,穿過一條寬闊的庭院,是大佛殿,佛殿裡地上鋪設著絨毯,豪華如皇宮一樣。

我們禮佛以後,被負責招待者接到貴賓室休息。先乘電梯,上得三樓,進到冷氣的貴賓室,在舒適的沙發椅上坐下後,招待者即以電話向各處聯絡不息。這兩位招待我們的日僧,長得非常英俊,穿著僧衣,口銜香菸,那雪亮的皮鞋,那烏黑的頭髮,給人看後,不能不佩服他們的氣派。他們也像洋洋得意,那意思好像對我們說:「你看我們日本的佛教!」

休息一會,又帶我們去參觀可容千人的大講堂(在第四樓),這裡面專供講演、會議之用。二樓則為電影院,除放映電影外,可開音樂會。講堂後面是餐廳,餐廳門口玻璃櫥裡放了飯菜的樣品,你喜歡吃哪一種隨叫隨來。我們參觀時見有不少的人在裡面吃著。

這所東本願寺的分院,除有新式的殿樓以外,他們的婦人會、青年會、兒童活動中心,都組織得非常嚴密。他們的經費都自給自足,此外還有盈餘。我們參觀以後,又回到休息室,我心裡想:日本確實已走上佛化事業的佛教路上去了,可惜我們中國佛教的大德們,仍然和那些小庵堂在競爭做法會哩!法會,法會!吃齋,吃齋!難道除了法會吃齋以外佛教就沒有事可做了嗎?我不禁也要說:我們確定應該看看日本的佛教!

●西本願寺的汽車旅館

從東本願寺的分院出來,汽車只轉了一個彎,就到西本願寺的別院參觀。

這座即將落成的西本願寺別院,是因東本願寺花了五億日圓建了分院,所以在同一條街上,也花了八億日圓建築這座別院,以和東本願寺分院對抗。一位日僧在身旁告訴我說:「我們日本佛教,大家在事業上競爭,不在人我的是非上鬥爭。比方說,你的宗派辦中學,我的宗派就辦大學;你的寺院辦孤兒院,我的寺院辦醫院。各宗派寺院的事業上競爭很大,但彼此不毀謗摧殘,頂多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

這位日僧的話引得我很大的感觸,尤其使我感到非常慚愧。我們祖國的今日佛教是什麼情形呢?坦白說:我國佛教和日本佛教正相反,佛教的事業上競爭是沒有,人我競爭的例子卻非常多。你批評我,我打倒你,大家都要同歸於盡啊!大家都要破壞而不要建設啊!

這座建築三年而將於今年十月完工的西本願寺分院,目前已經大部分使用。大餐廳可容千人用餐;大禮堂,可容千人集會;電影院,都是沙發座椅;冷飲室,各種冷飲俱全。三層樓共有數百號房間,裡面都有地毯、冷氣、電話,以及衛生設備等等;地下兩層是可停汽車旅館,各種汽車、客車、卡車,都在川流不息。

這不像寺院,這像人車旅館;這不像道場,這像娛樂餐廳。可是這的確是寺院,是道場。你從大路邊登數十層石階,像是平地,其實已經是第四樓的上面,那就是大佛殿,若不注意,真不知大佛殿下面有那麼多的用途哩!

參觀以後,被招待在冷飲室中,任我們吃什麼冷飲,以及點心。我一面喝著冰水,一面和幾位日僧講話,我稱讚他們說:「在佛化社會的事業上,日本佛教是有辦法的!」

告別西本願寺大阪分院,我們就去大阪城參觀,大阪城就是真宗的和尚開闢的,城樓很高,我們登上樓去瞭望,全大阪市皆可收入眼內。大阪,是日本的工業之都,其繁榮僅次於首都東京。

晚間應華僑商會在北京餐館晚宴,參加的華僑以江蘇人為多,承他們之情,對我這位江蘇的出家人特別關愛,可惜我沒有什麼鄉土觀念,所以我並不願攀緣鄉親關係。


1963/9/1

●到高野山去

吃罷早飯,由大阪四天王寺出發,八時四十分,我們要乘柴油快車到高野山去。我們上車的地方,是在大阪的一個百貨公司的樓上,火車站設在百貨公司的樓上,你說奇怪不奇怪?

車次很多,好像每分鐘都有車子進出。大阪,這日本工業之都,人口僅次於東京,處處都顯得人口熙熙攘攘的樣子。我們上了柴油車,坐臥兩用,有音樂,有冷氣,但最令人稱道的,還是車內電動的指程牌。

從大阪到高野山,沿途各站,都橫寫在通過車門的門框上面,像寒暑表一樣,裡面有一條紅線,車到那一站,紅線會自動地走到那一站,你要到的那一站還有多遠才到,你看紅線移的位置多少,你也就知道還有多久下車了。你儘管放心,不會錯過你的站,從你坐的位置上,你隨時舉起頭一看,都會清清楚楚給你看得明明白白。

像這樣的指程牌,台灣觀光號的快車,倒不妨可以學一學。因為在台灣觀光號的快車中,本來是很寧靜的氣氛,就給那些女服務員報告站名破壞了寧靜,有時像比賽演講似的,嘩啦嘩啦的震耳欲聾。

從大阪到高野山,沿途風景非常美麗,只一小時的行程就到高野山下了。我們下了柴油車,改乘上山火車,約十餘分鐘就到山上了。

高野山,這座日本佛教的名山道場,開山的弘法大師在我國唐代時曾到過中國求法。有名的東密,就是由這裡發揚出去的,因為高野山是道道地地的全是密宗道場,民國以來,我國也有不少人來此學密,持松法師就是這裡的畢業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