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 海天遊踪 2-65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8-31
  • 圖說:東京羽田機場。 圖/資料照片提供

日本2

●美觀的羽田機場

飛機於五時由琉球起飛繼續飛行,七時半到了東京羽田機場上空。夜暮低垂,大地本是一片黑暗,但從飛機上往下看,羽田機場一片燈海,紅燈綠燈,為黑夜之神戴上這些多彩的花朵,黑夜顯得更美妙了。日本人很聰明,在機場上先給你一個印象:日本和別的國家不同,日本的繁榮,你從機場上的燈光中就可以看到。

我們從飛機上下來,我駐日大使館的余參事、李專員就迎上前來。日本電視電台特地到機場來拍攝電視片。海關沒有檢查行李,機器自動把我們的東西送給我們。

出得機場大門,轉彎到樓上去接受我國旅日華僑及日本佛教會的歡迎。樓上送往迎來的人很多,可說是擠得寸步難行,好幾百歡迎我們的人,擁擠在一起。我國旅日的清度法師穿著大袍披著祖衣,站在橫標下向我們合掌歡迎。

全日本佛教會理事長金剛秀一及各部長數十人和日本各宗派大本山代表、日本佛教婦女會西吉會澤數十人,手裡都拿著小旗子在向我們搖動。中華民國留日華僑聯合總會會長林以文、東京華僑總會會長周祥賡也發動不少華僑到機場歡迎。我國佛教留日學僧通妙法師、廣聞法師也在機場幫忙接待。在機場大樓上熱鬧一番,就把我們送到靠近東京火車站不遠的一家八層樓的名叫「丸の內」大旅館中。

這家觀光旅社設備豪華,專門接待各國外賓,我們全體住在七樓,都有冷氣設備。房間裡衛生設備齊全,房錢每間日幣一宿3750圓,約折美金10元多。在日本沒有人負責食宿,一切全由我們自己處理。日本佛教會為我們安排了兩個星期的日程,除由中日佛教協會會長清度法師陪我們外,他們將派國際部長柳了堅、組織部長岩本昭典和我們同行,分別參觀在京都、奈良、大阪、橫濱、日光等地的各宗派的大本山及名勝。

我和朱居士共住一房,晚間洗澡後,即穿了日本和服上床睡覺了。


1963/8/25

●一盤稀飯一百多圓

日本的佛教道場,大多在京都附近,我們27日才要去京都。我們每到一個地方,總要拜訪大使館、領事館、中華商會等機構,或是參加歡迎會,不管時間怎樣寶貴,這樣的應酬無論如何不能少的。

今天的早餐,本來清度法師說送來給我們吃,但清度法師住的蓮心院,到我們住的「丸の內」旅館,乘車須一小時。

東京有一千萬人口,地大車多,出門都得花費很多時間。如果等清度法師送早餐來,至少要等到九時,而我們五時就都起床,所以大家商量,先向旅館裡買一點稀飯吃吃。

因為這是一家觀光旅館,有自備的豪華餐廳好幾處,他們沒有什麼素食賣,不得已,請他們在我們吃的稀飯上放一兩片蘿蔔乾。

住在這樣的旅館,用這樣吃法似乎太寒酸,但想到我們是出家人,節約第一,也不管那許多,事實上他們沒有素食賣。

我們雖然只吃了一小盤稀飯,以及兩片黃蘿蔔乾,沒有台灣一碗那麼多,但每人要日幣170多圓,折合台幣是18元,在日本吃之昂貴,可謂驚人萬分。一盤稀飯,不能把肚子填飽,八時多,清度法師為我們送來不少吃的東西,有麵包、奶油、水果、蔬菜,大包小包的十幾包。

在旅行中,吃是非常重要的,尤其聽說日本吃的東西不易買,現在見到清度法師送來這麼多的食品,我不覺就取笑說:「到底不愧是大日本帝國,不是有這麼多的東西可吃嗎?」

朱斐居士聽了連忙說:「這是大中華民國的法師買的!」

我們聽了,覺得他說得非常之好,清度法師聽了也笑起來。

●清度法師這個人

說起清度法師,他對我們這次來日本訪問的功勞最大,在日本訪問行程的安排,都是由他和全日本佛教會連絡的。雖然他事前就向我們說明,這是我們自請訪問,一切費用由我們負擔,我們仍然是感謝他的好意。

清度法師,十幾年前,我就和他見過面,高大的個子,標準北方人的性格,未出家前,做過教育廳長、實業廳長。說得一口流利的日語,英語也不錯。韓戰期中,他應盟軍之請,到韓國以軍階上校的階級擔任軍中佈教師,一萬四千名反共義士回到台灣,他有很大的貢獻,他在韓戰期中的俘虜營,建了不少佛教堂。

清度法師還有一點值得稱道的,是他對我國留日學僧總是盡力幫忙,託他找學校,辦入學手續,他從未推辭,甚至留學僧找不到住處,他也可給他們先在蓮心院掛單一時。

住日本久了,在思想和生活上當然多少要受一點日本的影響,不過,清度法師站在佛教徒的崗位,為祖國佛教和日本作一個橋梁,這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遺憾的是清度法師住的蓮心院,在節目單上沒有排上參觀的時間,我們說要去參觀,他說下次來日本再去,下次什麼時候來日本呢?這真是天曉得了。

●東京車站一瞥

聽說今天沒有什麼節目,只有下午二時至四時應中華民國留日東京華僑總商會在敘樂園舉行的歡迎宴會,此外的時間自由休息。過慣了流動生活的我們,白天的休息已經覺得不太需要,閒著無聊,就和朱居士到門外走走。因為對東京的道路不熟,本來是打算就在旅館門口看看,哪知我們出門一轉彎就是東京火車站,我想也好,先去東京車站巡禮一下吧!

東京車站的外貌不揚,當我最初看到時覺得擁有一千一百萬人口的東京,每日進出的人口一定很多,像這麼陳舊的外貌,怎麼能負擔東京的交通呢?哪知當我進去一看,覺得東京火車站也真夠大啦!一號月台、二號月台,好像有好多個月台,不但如此,火車可架橋走到空中,可以攢入地下隧道。川流不息的人潮,川流不息的班車,在同時間幾班車次同時開出,不幾分鐘,好幾班車輛同時進來。不但地上車站幾十個窗口可以售票,地下月台也有不少窗口售票。

更妙的是短程旅客,不必去窗口買票,有不少的售票機,只要你將20圓或30圓銅幣放進去,售票機裡就會自動的跳出一張票來。你要吃汽水,放10圓一個銅幣到售賣賣汽水的機器裡去,沒有人看管,機器會自動的送你一杯汽水,這一切給旅客的方便,真到了極頂。

上下車站的行人都匆匆忙忙,大家很少交談,都匆匆忙忙的趕著路,甚至男女青年都墊著腳跟在跑,他們穿的服裝都很樸素,不少年輕美麗的女孩子,他們都穿著寬大的天藍色的工作服在趕車。日本人雖然和我們中國是同一血統,傳說中是老人徐福奉了秦始皇命令下海取藥,帶了三千童男童女在海外開闢的島國,但一直到今天,給人感覺到日本民族仍然是年輕的。

朱斐居士和我在車站內上上下下,進進出出,我們不是乘車,只是好奇的參觀而已。到我們走得感覺累了的時候,一人買了一本全日本觀光指南,回到旅館休息。(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