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 海天遊踪 2-64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8-30
  • 圖說:訪問團過境琉球那霸機場。 圖/佛光山提供

菲律賓12

●僑界聯合歡送公宴

下午世界佛教友誼會菲律賓分會,開會商討如何支援越南佛教在暴君吳廷琰的鐵蹄下輾轉呻吟的佛教徒,我們應邀列席。這個支援的會議由主席瑞今上座主持,瑞今法師、周冰心和蔡梅邨兩位居士,白聖法師和我都起來發表意見,大家一致主張發電到越南向吳廷琰血腥政府抗議,並且慰問越南正在受苦受難的佛教人們。自從越南佛教徒正式公開向吳廷琰政府抗議以來,世界各國基於義憤及維護人權的尊嚴,紛紛響應通電抗議指責與抨擊,可是唯有我中國佛教會卻始終保持緘默,未發一言,未通一電,說來也夠令人痛心慚愧!

會議後,僑界的團體為我們舉行歡迎公宴,聯合宴請我們的僑界團體很多,計有:華僑學校聯合會、國民黨駐菲總支部、菲律賓商聯總會、菲華反共抗俄總會、馬尼拉中華商會、宗親聯合會等。

在晚宴席上,我和公孫嬿先生坐在一起,大家大談文教界情形,頗不寂寞。
會後,我心裡對於這許多團體和旅菲僑胞,在種種的壓迫之下,大家同心協力為祖國的利益而奮鬥,與堅苦卓絕的奮鬥精神致以無限敬意。

我又更希望開明的菲律賓政府,能夠以自由民主政府的作風,放大胸襟,容納華僑各階層人才,為菲律賓的開發而貢獻出他們的力量,不要排華;更不要有層出不窮的「菲化案」。要知道如果華僑們個個立足不了,那麼菲律賓的經濟也勢必崩潰。況且中菲地理相近,且同是反共盟國,利害相同,禍福與共,正如脣齒相依,不可分離。唯有兩國人民真誠團結相處,才是彼此的共同幸福。這些是我對於菲政府最迫切的希望,同時也希望旅菲僑胞,繼續以往光榮歷史,大家能夠更加精誠團結,擁護國策,為祖國的進步而奮鬥。等國家一旦有了辦法,在海外的僑胞們,當能揚眉吐氣,就抬得起頭來了!願我們共同努力吧!在此預祝這個日子早日到來!


日本 1

1963/8/24

●海外不盡是天堂

今天要去日本訪問了。

比往日起得更早,本來想準備整理行李,但早晨的報紙報導越南政府迫害佛教的最新消息,不得不令人關心。

報上說:越南駐美大使(吳廷琰最喜歡的弟媳婦的父親)昨天為了抗議女兒和吳廷琰兄弟迫害佛教徒而辭職;外交部長武文牡,為了不滿吳廷琰彈壓佛教徒而剃髮辭職抗議。全世界的輿論都譴責吳廷琰的殘暴行為,他為什麼要用警察、軍隊、特務來對付手無寸鐵的佛教徒呢?這真是人類最可恥的歷史!

早餐後,一聲令下,說要到吳志願居士家中訪問,還要到大使館辭行,雖然我的行李一點都沒有收拾,但仍然得一起去。

吳志願居士的家中和姚迺崑、莊萬里、李秋菴、董光垤、王東元等居士家中一樣,都是有寬大的院落,精緻的房舍,我們因為主人的盛意殷殷,也就一間一間跟著參觀。

佛堂中除了供有佛像外,還掛著一張放大的男孩子的照片。廣範法師跟著解釋說:這是吳居士的大公子,在十七歲那年(三年前),午夜睡在家中被人殺死了。因此,我想起了不少人告訴我馬尼拉的故事:

某人走在路上,因和大街上的劫匪搏鬥而被殺了!

某人在海灣散步,一個劫匪在他身上只搜出六、七元菲幣,命令他下次外出時要多帶些錢!

某居士用手指著告訴我,這座警察局不遠的那邊一座銀樓前幾天被搶了。

……

在菲律賓搶殺的案件雖多,但破獲的比率是少之又少。

海外不完全是天堂,身命和財產的保障,往往是非常渺茫的。

在大使館向段大使告辭的時候,段大使也大嘆外交的苦經,他的大使已給人告下台,不久他就要回國服務。

段大使在談話中,也很為越南的局勢憂慮。他對越南抗議政府迫害佛教而辭職的外交部長非常熟悉,他們同在法國代表各人的國家辦理過外交,他很佩服這位越南外交部長的才華。可是才華有什麼用呢?在兇狠固執的吳廷琰之前,用什麼方法也不能感動他。我想,只有美國更強大的軍力為後盾,才是吳廷琰所畏懼的。

從大使館回來,已經十一點了,我們是十二時半要出發去飛機場,我得整理行李,還要把貼好郵票預備寄去馬來亞的幾封信件寫好寄出去,也要吃飯。呵!實在太緊張了,好在善契法師和如滿法師來幫我的忙,把我放得零亂的東西,往箱子這裡一塞,那邊一擠的,總算替我裝好了。對於這兩位老人家流汗幫忙的情意,我將永遠記在心中。

●在琉球一小時

旅居在菲律賓的華僑教友,歡迎我們來的時候很熱烈,歡送我們走的時候更熱情。我們在菲律賓共住了十多天,雖然沒有什麼機會和信徒多來往接觸,但時間能增進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和了解。

十多天來,多數人只有機會見一、兩次面,即使一句話也沒有交談的人,好像彼此也都已經很熟悉了。

好多位的僑領我都熟悉,但在大使館任武官的我的好友公孫嬿君,還為我一一介紹。他又特地買了鋼筆和記事簿,硬放進我的袋子中送給我。「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的兩句話,使我更覺深切。

西北航空公司的班機,比原定一時四十分遲了二十分起飛。火傘高張下,我從窗內看到他們仍站在飛機場迎送的平台上,直等到我們的飛機起飛後,仍向我們揮手舞旗。

飛機於下午二時起飛,經過兩小時,於下午四時停落在琉球機場。有一小時的時間給旅客下去遊覽、購物或休息。

這個現為美軍在遠東的軍事基地,本來是我中華民國屬土,但曾一度為日本占領,聽說日本政府正在要求美國發還日本。講主權,琉球應為我們中國的,希望政府要密切注意這個問題。

琉球的機場上,見到的是日本字,廣播出來的是日本語,賣的又是日本東西,在旅客的感觀上,一定以為已到日本。其實,噴射機從琉球到日本東京的航程,還要兩小時哩!

飛機場上的貨品貴得嚇人,一套幻燈片就要美金兩元五角,一套四張的琉球風景片,也要美金二元,我看到我們團中有人掏著袋子拿錢,我什麼也沒有買,只坐在窗口向遠處眺望。

琉球是個群島,大小島嶼像星棋一樣,有的是荒涼的黃土,也有的地方建有整齊的洋樓,除了美軍外,聽說琉球居民是一半親中,一半親日。

親中的人,覺得琉球是中國的屬土,是中國的傳統,一個人不可以忘記最初的祖宗;親日的人因為常和日本來往,他們已學會了日本的語言,我深深感覺到,我中華民國應多多在海外活動。(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