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 海天遊踪 2-63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8-29
  • 圖說:駐菲國段茂瀾大使(左二)陪同大師訪問菲總統馬嘉柏皋(右一),並贈送六百卷《大般若經》。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訪問團參觀莊萬里先生的鐵工廠。 圖/佛光山提供

菲律賓11

●訪菲總統馬嘉柏皋(2)

菲律賓雖然是個天主教的國家,但是菲總統卻很開明,他一再表示非常希望中國佛教大德比丘,能夠到菲律賓來傳教。

白聖法師這時候便告訴他說:「我們國家有這麼多的華僑在貴國,承蒙總統愛護備至,大家心裡非常感謝;中國的出家人像瑞今法師等,在這裡傳教,也同樣獲得貴國政府的多方協助,我們全中華民國佛教徒都非常感謝!」

此時馬嘉柏皋看到桌子上排滿了這麼多貴重的《大般若經》,便拿起其中的一本翻開來說:「中國佛經裡有沒有英文譯本?如果有英文本的佛經時,則將在菲律賓大受歡迎。」我就當面回答道:「我在台灣近來正編印一套《中英文對照佛學叢書》,假使總統歡喜的話,等我回國後,立即寄一部奉送!」

當時瑞今上座在旁邊說,他有我的這一部書,可以先行送給總統馬嘉柏皋,菲總統聽後,非常歡喜,我們看得出他的臉上表現出極為需要的樣子。

這位馬嘉柏皋總統,不愧為一位民主的總統,他明朗、親切,說起話來,簡短有力,在半小時的會談中,使我們有如沐春風的感覺。

我們覺得菲律賓是個天主教的國家,而願歡迎佛教徒來這裡傳教;馬來亞是個回教國家,如若要建築寺廟道場,也可向政府申請補助;至於我們現在的各級地方政府,不必奢望能夠得到他們絲毫的補助,只要沒有人摧殘,也就已經千幸萬幸了!台灣省政府的單行法令,規定若修建五萬元新台幣的寺院,必須要申請允許,耶穌教到處建教堂則不要緊,對於這種不平等而又違背憲法的單行法令,至今尚未廢止,真令人費解!

●莊萬里鐵工廠

下午,我們到馬尼拉郊外參觀莊萬里先生所經營的鐵工廠。

這位莊萬里先生在菲律賓華僑界,真可以算得上是一位數一數二的人物了。前幾天,我們在姚迺崑居士的家中吃飯時,這位莊先生就陪同在旁邊;他在席間一再邀請我們到他的工廠參觀,到他的府上吃飯,當時我們就承認在今天一定前去。

莊先生很熱愛祖國文化,他曾個人捐獻出新台幣200萬元給前教育部長張其昀先生,以供他在陽明山籌辦中國文化學院。現在這所中國文化學院(今中國文化大學)已在去年秋天正式開辦,並且參加了五十二年度的全國大專院校聯合招生,中國文化學院全體師生,應如何對這位熱心祖國文化的長者表示感謝呢?

我們等茶點招待過後,便由莊先生及莊公子領我們到鐵工廠參觀。這所龐大的鐵工廠猶如台灣的唐榮鐵工廠一般,在菲律賓的工業界頗負盛名。我們在這裡看到鐵條的製造過程:只見一股熔紅了的鐵團,像流水般地被引了出來,頃刻之間已經被截成一根根凝固了的鐵條了。其工人動作的敏捷與熟練,真是使我們驚歎不已!

我們參觀了工廠以後,在傍晚時分,乘車約半小時,到莊萬里居士的公館裡去晚餐。進門以後,便會覺得氣派不凡,處處顯露出一種豪華之象。

我們在客廳內用過茶後,主人便引導我們到內間參觀。我們看到室內布置得古色古香,完全按照我國古代的式樣,牆上掛著我國總統、副總統、五大院長,及各部會首長送給他的字畫。我們正在這裡看得出神的時候,哪知道這位莊先生,又邀請我們到裡面建築得很別緻的房子裡參觀,只見裡面像個萬寶庫一般,對於我國古代文物,收藏之豐,令人歎為觀止。其中懷素大師的真草字跡,王羲之的字畫,赫然出現在眼前。還有各朝各代的名藝術家字畫,陳列得很多,這些字畫都是價值連城之物!

這座房子一進一進地,就像故宮博物館一樣,甚至還有勝過故宮博物館的就是這裡面還有冷氣設備,使我們在參觀時,一點兒也不感到悶熱。

我們逐件逐件地參觀,陶醉在古代的文物之中,真是美不勝收,不忍離去。在海外能夠看到這麼多的珍貴文物,確實不可多得,當時我不禁從內心中讚歎這位莊萬里先生,確實不失為一位偉大的收藏家了。
晚宴是在一間客廳裡食用,有冷氣設備,蔡孝固、姚迺崑等幾位僑領也來作陪,還有瑞今、善契、妙欽等幾位法師也在旁作陪,大家吃得甚為愉快。當吃完後回到信願寺,已將近晚間十時了。


1963/8/23

●訪蔡孝煖居士

今天大家都沒有事,我就邀請一位柯玉樓居士,帶我去訪問蔡孝煖居士。朱斐居士看到了,我們便一起出發。

本來瑞今法師為了招待我們,隨時都準備有兩部最新式的冷氣設備的轎車,停放在信願寺內,供我們隨時使用。但今天我們沒有坐他的車子,我們相偕步行到街上顧了一部街車,便向蔡孝煖居士的公館進發。

菲律賓的街車和台灣並不相同,它是以吉普車改裝成的,外部用油漆塗得花花綠綠,就像花轎一樣,故有菲律賓怪物之稱。馬尼拉這裡沒有公共汽車,完全用這種怪物來代替,要雇用的乘客們隨時隨地招呼,都可上下車。

我們包了一部這種街車,先到郵政局寄好信,才到蔡居士的公館,我記得已經走了不少路,可是這位司機一共才要了一塊錢菲幣;他說:「您們是法師,我不敢多收錢。」菲律賓不愧是一個天主教國家,他們潛移默化,對於一切宗教師都非常友好。

蔡孝煖居士開設一家紙行,他住在樓上,看到我們來時非常高興,我們與這一位對於佛教事業非常關心的正信居士閒談了一回,方才告辭出來。接著,怕白聖法師他們久等,便趕往隱秀寺參加午宴去了。

●隱秀寺午宴

本來我們約好近午在隱秀寺會齊,但當我們到達的時候,白聖法師等人,卻還沒有來。這時主人清和姑和自立法師先以點心招待我們。

吃過點心,自立法師迎我們到樓上的臥室小憩,室內很涼爽,使我們感覺得非常舒適,真有「室雅何須大,花香不在多」之感。在這裡,因都不是外人,便老實不客氣地坐到自立法師的床上,大家促膝談心,東南西北,大大地高談闊論一番。

不久,話題扯到自立法師所創辦的《慈航季刊》上,我們對於自立法師,在海外能夠不忘其恩師,克服諸多困難而辦雜誌用以紀念,給人非常欽佩!

自立法師,不但在普賢學校為教師作育英才,而且為佛教文化事業也盡了不少的力量,真是難得。

隱秀寺的主人清和姑,以一位高齡的老太太,能夠知道尊敬年輕法師,並且以經濟支援其文化事業,他的慈心悲願,更值得給大家效法。

今天的午餐非常豐富,作陪的有蔡梅邨、吳登年等幾位居士,還有普賢學校的方教務主任等都是坐上客。(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