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 海天遊踪 2-58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8-22
  • 圖說:訪問團在修因女修士主持的馬尼拉寶藏寺前合影。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在馬尼拉普賢中學講演。 圖/佛光山提供

菲律賓6

●寶藏寺午餐

在馬尼拉的郊區,有一座寶藏寺,這裡非常幽靜與莊嚴。女作家謝冰瑩教授,在他的《菲島記遊》中,曾經對它非常稱讚。今天我們前來一看,果然不錯。

我們來到寶藏寺,正逢主人修因女修士身體違和,躺在床上休養,故由一位李姓的青年女修士來招待我們。

修因女修士好像很高興旅行,他曾到過印度。我在佛殿裡看到他陳列出印度的恆河沙,及鹿野苑的磚頭等,幸虧這些東西,我到印度時已經也帶回了一些,不然的話,一定會對它大大地羨慕起來。

這天午餐,我們由妙欽法師、蔡梅邨、施性儀等幾位居士的陪同,大家一起用餐。菜,實在豐富又可口,我們吃起來,就覺得烹調的技術真不亞於台灣華嚴蓮社最好的素餐。

●普賢學校演講會

飯後,我們回到信願寺略為休息一會,便到普賢學校講演。普賢學校也是由劉梅生居士創立的,現由蔡梅邨居士擔任校長。蔡校長精明幹練,人緣甚好,我們來到馬尼拉訪問,都是由瑞今上座和他來引導我們各處拜訪和參觀。

這所普賢學校,設有中學部和小學部兩部,我國自立法師在這裡擔任佛學導師,劉梅生居士的妹妹劉蘭生居士,也在這裡負責總務兼教師。

這裡的教室,式樣新穎,是四層樓房的建築。我們本來是決定前天就要到這裡來參觀的,因為颱風的關係,才延誤到今天。當我們到達後不久,蔡校長、自立法師、方教務主任,還特地為我們舉行一個歡迎會,訪問團的團員大家都起來說了話,我也對他們說了不少,我說:「這次訪問團的出國,曾參觀過我國佛教在海外創建的不少的佛教學校,如檳城的菩提學校,馬六甲的香林學校,以及新加坡的菩提學校與彌陀學校,還有昨天才參觀過的能仁學校,聽說我們即將訪問的香港一地,即辦有十多所的佛教學校。我很希望這許多佛教學校,大家都能來個大結合,經常保持密切連繫,彼此交換心得經驗並互相解決困難,進而為推動世界佛教努力。」

會中有一位在這個學校畢業了的學生,上台來為我們說歡迎詞,這位同學國語甚為流利清晰,留給我們一個深刻的印象。

1963/8/16

●姚迺崑工廠灑淨

訪問團本來在菲律賓只預定逗留一星期的時間,但為了要見菲律賓總統馬嘉柏皋,並且想到聞名於世的避暑勝地──碧瑤去遊覽,所以便把訪問的時間延到兩星期了。

從今天開始,一切訪問行程都是臨時決定,我們高興到什麼地方參觀,就到什麼地方參觀,可謂從出國以來,從今天起,以後這幾天時間算是最自由的了。

今天我國僑領姚迺崑先生新建的一所規模宏大尚未落成的工廠邀請我們去參觀。自從我們到菲律賓訪問以來,受到姚居士很多的厚待,因此決定到他的工廠念經灑淨,以祈求能夠生意興隆,業務騰達,給他做一個順利的佛教大心護法。

姚迺崑居士所經營的這所工廠,是個化學工廠,占地約達數萬坪,規模相當龐大。我們到達後,灑淨儀式隨即開始。由白聖法師,瑞今上座主持儀式,首先唱香讚,誦〈大悲咒〉,隨後我們排成一列,圍繞著這座工廠灑淨,白聖法師在前灑水,我和賢頓法師則在後灑五穀及錢幣,大家一面走著念〈大悲咒〉,一面灑淨,表示祈求以後能夠豐收與發財。

今天除了本團團員全部參加以外,善契法師也臨時客串,和淨化法師分敲引磬和木魚,極為莊嚴。

這所工廠,因為占地很大,我們沿著周圍的房舍,一間間的圍繞,足足花費了兩小時的時間,方才繞完了一部分。

灑淨典禮過後,大家在一起吃茶點,我們便東南西北閒聊起來。這時大家把話題扯到「菲化案」的問題;的確,菲律賓的「菲化案」問題對我國華僑的損失是很嚴重的。所謂「菲化案」如零售商菲化案,米商菲化案,勞工菲化案等,名目繁多,無奇不有。如此一來,迫得華僑不能經營零售商、米商、勞工,華僑已經無事可做。所以不得已,只有做更大的投資,經營工廠。菲律賓的經濟始終操縱在華僑的手裡,對於大規模的工廠,菲律賓還不敢貿然的計畫菲化。

菲律賓的華僑,雖然在惡劣的環境及壓力之下,個個咬緊牙關,將大量資本,投資在大規模的工廠上,可是這些工廠的工人,卻非得僱用菲律賓人不可。華僑在外的事業,其創業艱苦,其得來不易,他們一致翹首盼望祖國能夠早日強大,祖國一旦強大了,在海外的中華兒女,誰還敢來欺負呢?

從工廠出來,我們便被接至姚公館接受午餐供養。姚公館坐落在總統府的對面,巍然聳立,富麗堂皇,氣派不凡;室內的設備更是備極豪華,舒適美觀,使人望去便知這是一個上等人家。

姚居士平素對於佛教及慈善事業方面,非常熱心,很受人讚佩。

●中正中學與師專

飯後,我們參觀菲律賓華僑所創辦的一所最大而最具規模的中正中學,師專就緊鄰著這所中學。中正中學的學生約有三、四千人,校舍向空發展,有三層樓房的教室數十間。

我們到達的時候,校長陪同我們一間間地參觀。裡面的圖書館,理化實驗室有許多都有冷氣設備。在這裡還附設有小學及幼稚園,中國老報人王平陵先生,及名作家糜文開夫人糜普賢也在這裡教書。我們由校長陪同參觀各個教室時,看到這裡的老師們,年齡平均都在二十多歲左右,很年輕,表現出一股蓬勃的朝氣。

海外的華僑學校,其經費大部分都是由華僑資助的,當地的華僑社會名流,大家都以能擁有某某僑校校董的名譽為榮。我們參觀了許多國家,覺得在海外華僑的教育都很發達,尤以菲律賓的華僑教育,華僑的子弟,絕大多數皆能說中國話,對於祖國的進步,大家都很關心。

所以我認為今後我們更應在海外僑居地多設立幾個學校,絕不能以目前的為滿足;尤其是應多輔導華僑青年子弟回國升學,唯有藉教育的力量,才能夠使他們永遠不忘記祖國,與祖國同胞保存著最密切的聯繫,發揮華僑的偉大力量,共同為復國建國的工作而努力!(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