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 海天遊踪 2-56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8-20
  • 圖說:隱秀寺導師自立法師及住持清和居士向訪問團獻贈「佛光普照」錦旗,以示崇敬之意。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訪問團參觀馬尼拉能仁學校。 圖/佛光山提供

菲律賓4

●豪華的華僑義山

我知道我們這就要到華僑公墓義山,我心想大概先要穿過眼前這塊高聳、精緻、豪華的別墅區域才能到達,哪知領路的人止步了,他們說這就是義山。義山?那幢幢壯麗的樓房內安息著已故的僑胞,那樓房就是墳墓?

我驚住了,把死去的人安葬在洋房別墅裡?嘿!這真可以和印度七大奇觀之一的泰姬瑪哈陵並列的美談,菲律賓的珍聞可真不少。

那些洋房別墅式的義山墳墓,和大街上的高樓一樣講究,豪華和精緻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房子裡有客廳、書齋、寢室、廚房、汽車間及冷暖氣等設備,對於一個死人要這許多設置做什麼?當然這不會是徒然的花費。

菲律賓的華僑有一個奇異感人的傳統,相似我們的清明節,每年一到那例定的日子,華僑們就閤家大小相攜到義山的祖墳墓內居住,也像除夕夜的團圓,他們和祖先共聚一處大吃大玩。這時的義山家家燈火輝煌,像過年過節一般熱鬧。

可惜我們沒能看到這樣一幕動人的情景,但光聽人敘說就不勝動容,他們的確做到先賢留下的古訓「慎終追遠」,可是我在感佩之餘不免覺得有些遺憾。因為這畢竟要給菲律賓人嫉妒的:你們中國人,死了以後,住的地方都比我們活著的菲律賓人要好。若是菲律賓人這麼想,怎麼來回答他們呢?

穿過花叢中的碎石小道,車子停在一個二樓佛殿的花園前,從車廂裡我看到隱秀寺三個大字。

●隱秀寺的清和姑

隱秀寺和它的主人清和姑我並不陌生,只是未見過而已。過去經常從刊物上看到她的善舉,佛教中的教育、文化、慈善等事業,她總是熱烈以赴。尤其加深我記憶的是《慈航季刊》的出版,自立法師告訴我經濟都由清和姑獨力承擔。一個帶髮學佛的老太太肯為佛教的文化事業全力支撐,這是老一輩的女菩薩中少見的,我也是文化行列中的人,所以對她的發心,既感激而又敬佩。

走下小轎車我心裡有著歡喜,歡喜會見這樣一位有見識達理的老人家,同時也歡喜將見到住在這裡好久不見面的老朋友自立法師。

自立法師現在任教於菲律賓普賢學校,他是前些年劉梅生居士特地從台灣請來教書的。自立法師在居士林住過兩年,後來應清和姑之請,來隱秀寺當導師弘揚佛法。

寺裡的鐘鼓撞著迎客的板韻,我們走下車陸續進殿排齊禮佛,朱斐居士代表本團獻旗,然後我們被延請坐下來介紹飲茶。

介紹、吃茶、拍照、獻旗,這是訪問團每到一個地方的程序。我們無法和主人深談,為了時間,我們只能一窩蜂似地來,然後抱著對主人的歉意,再一窩蜂似地離去。除非是住宿在那兒,或者是個人去專程拜訪,那時是例外,隱秀寺也一樣,我們匆忙的離開它,馳向菲律賓移民局。

這個專管出入境的機構,聽說很會纏人,辦一個手續通常要一個多月才能完成。我們是為延期簽證而來,倘若不能在幾天內辦成,我們必須照原簽證逗留七天,期限一到隨時離境,那我們訪問菲律賓的活動就將半途而廢,所以這件事不解決實在無心訪問。

進得移民局,局長親自接見我們,他客氣又爽快。沒有囉唆,當場許給我們一個月的期限,這實在太意外了,擔著心而來的事,竟然是這樣容易解決。

●新建的普陀寺

從移民局出來,時已中午,匆匆忙忙的趕去普陀寺午宴,時間雖已十二時三十分,但因將簽證的事情辦好,大家也顯得輕快,迅速登車啟程向普陀寺去。

普陀寺才新建完成,有些地方還沒有裝修,這是三層樓高的新式佛寺,地約有一百多坪,外貌相當雄偉,這就是如滿和如意兩位法師的道場。

如滿法師是一位慈祥爽直的人,如意法師則非常誠實厚道,他們師兄弟二人,在異國菲律賓,赤手空拳能創建這麼一座巍峨堂皇的道場,著實不易。聽說如滿法師不久將在碧瑤還要興建另一座道場。

午餐時,計開十數席,大使館的周祕書也來陪我們。飯菜饅頭項項都有,其中一盤鹹菜特別好吃,我們一掃而光。這盤鹹菜,至少給我們要在這數日之中,口留餘香哩!

飯後我們去參觀動物園,看天氣,像是颱風要來的樣子,所以在動物園中走了一轉以外,別處都不去參觀,就回信願寺了。


1963/8/14

●遇到了颱風之夜

我們自從出國訪問以來,接到台灣的來信,聽說台灣今年已經遭受到兩次颱風的洗劫,也造成了若干的災害。但這些日子來,我們走遍了印度、泰國、及新加坡、馬來亞一帶,都沒有遇到過一次颱風。哪知道在昨天夜裡,是我們到菲律賓來的第三個晚上,卻真的遇上了。昨天,在一夜之中,呼呼的風聲,簡直沒有停過。

我們想到颱風在台灣每年所造成的災害,多少的生命和財產,毀於旦夕,其損失真是無法統計。所以人人莫不談「風」而色變;菲律賓也是在颱風洗劫的範圍以內,我們也常在報上看到菲島遭受風災的報導,想不到今年躲去台灣的風災,卻遇到菲律賓的颱風。

說颱風不好,可是台灣又不能少了颱風,換句話說,台灣有時候還需要颱風哩!因為台灣是個亞熱帶的氣候區,雨量不多,加上山多坡陡,山上的積水直奔到海,平常儲量不多,農作物的灌溉和發電,水量往往有「供不應求」的現象;每年夏季一到,從台灣掠境的颱風,帶來大量豪雨,正好彌補這個缺陷,使發電增加能力,使穀稻有充分的水量,以供灌溉之用,產量便因此增多了。所以說颱風也給台灣地區的居民,帶來了若干的好處。

菲律賓的颱風不知怎樣,是否也像台灣一樣,禍福參半呢?世間上任何東西,都沒有一個絕對好的與絕對壞的。在正面看有害,其實從反面看,卻又不盡如此,這就是所謂世間上的矛盾現象!在這矛盾中,世界、人生就這麼生存下來!

昨晚颱風呼呼撒野了一夜,直到今晨才風停雨息,還好,我們仍可按照訪問的日程活動。

●能仁學校辦得好

在馬尼拉市,佛教徒辦了兩所學校──普賢學校與能仁學校。其中這所能仁學校剛剛創辦還沒幾年,是由菲律賓各寺院,在瑞今法師的領導之下聯合創辦的;教室數十間共有二層樓房,校舍新穎,設備齊全,聽說已花去將近菲幣一百萬元,折合台幣約一千萬元。現任校長是在台灣的印順法師,不過校務由曾經在錫蘭研究過多年佛學的代校長妙欽法師全權代理。

我們到達能仁學校的時候,由妙欽法師親自陪同按次參觀。我們走進每間教室,學生們立刻站起來向我們問訊,並用英文打著招呼,意思就是說:「法師,您們早!」

在菲律賓無論中小學校,凡是由華僑主辦,上午一定得教英文,下午才准教授中文,除此以外,還有一項硬性規定,上午的英文教學,一定非得請菲律賓籍的教師來任教不可,所以在菲律賓這個國家,凡是由華僑所主辦的學校,都得負擔兩班教師的費用。在如此艱苦的環境之下,華僑們慘澹經營,而佛教界能具有如此規模的學校,這真是難能可貴。這些功德,不得不歸於這裡的法師和居士們,他們對佛教的事業如此熱心,像瑞今、妙欽、善契、如滿等幾位法師,對於能仁學校創建的貢獻其功德實在不可磨滅。(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