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 海天遊踪 2-54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8-16
  • 圖說:與自立法師(左)和段茂瀾(右)大使談話。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訪問團在宿燕寺午餐後合影。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菲律賓信願寺位於馬尼拉市,全稱大乘信願寺。該寺前身為1931年菲律賓僑界佛弟子組織的旅菲中華佛學會;1937年由性願、瑞今等法師興建,為菲律賓第一座佛寺。1949年重建,歷年來皆有大規模擴建,1995年建成一座七層樓現代化佛教大樓。信願寺也推動教育事業。早於1947年便捐資創立普賢學校;1959年創辦能仁中學,為華人界名校之一。 圖/世界佛教美術圖說大辭典提供

菲律賓 2

●有趣的熱水器

我把東西放好後,最先想到的就是要洗浴,因為全身濕透的衣服不換不行。

出國訪問以來,無論到什麼地方,說到洗浴,都是我最後一個。看到他們每天忙著沖涼的情形,我反而覺得好笑,料想不到今天卻輪到我要爭先沖涼了。

在台灣洗慣了熱水,我一直還不習慣於用冷水沖涼;在泰國,訪問團中的法師居士,一天要用冷水沖涼幾次,但我寧願隔一天沖涼一次,也要向中華佛學社討一點熱水洗洗。用熱水洗浴,給居住在熱帶慣了的人聽了都會笑話,而且像這樣的麻煩別人也實在不好意思。但在同樣熱的菲律賓,信願寺裡用熱水洗浴,其方便實在超過了想像以外。

在台灣用熱水洗浴,不外要燒木柴和炭,等把熱水燒好,至少也得等上一、二十分鐘,在檳城龍輝法師的香嚴寺,浴室中電力燒水,約有十加侖的水至少也得燒十五分鐘。信願寺裡的燒水洗浴就不必花費這麼多的時間了。牆上掛了一個有溫水杯那麼大小的水壺,無論你在什麼時候,只要你打開那開關,熱水立即流出來,而且熱的程度,隨你的意思可以控制和調節,決不要你等一秒鐘。

多少年來,為了等熱水洗浴,不知花去多少時間,今天見到這麼方便的熱水器,覺得新奇,更覺得有趣。當我洗過以後,就向廣範法師說:我要買一個帶回台灣去。因為時間就是生命,爭取時間,搶救生命的東西,我們應該多利用,免得以後為了洗浴花費等燒水的時間。哪知我這麼一提,廣範法師立即說要買一個送我,倒叫我不好意思起來。

●大乘信願寺

一個人能把垢穢洗除,身心就會感到清淨自在,洗浴後,我就有心情注意看看這座菲律賓佛教中心的大乘信願寺。信願寺就在那拉的大街上,交通方便,上下兩層佛殿可容數百人禮拜,佛殿的左側則是四層的高樓,樓下作飯廳、客堂,二樓是講堂,三樓供藏經外,和四樓各有三間客房,我是住在四層樓上。

信願寺的寺主不名住持而曰上座,現任上座是瑞今法師。這位我久已仰慕的長老,對我從事佛教文化工作的鼓勵與支持最多。他是閩南佛學院第一屆高才僧,弘化大江南北多年,來菲的十幾年中,除支持佛教普賢學校改建教室外,並聯合菲律賓各寺廟創辦佛教能仁中學,經常參加世界性的佛教會議。他現在除擔任信願寺和華藏寺的上座外,還負有世界佛教友誼會菲律賓分會主席之名。皈依信徒無數,實為今日菲律賓佛教不可缺少的領導大師。

晚間,他和妙欽法師在我的房中談了一、二小時之久,他殷殷垂詢我服務文化工作的情形,並指示辦《覺世旬刊》比辦雜誌好,因為今日各地需要彼此了解,加強聯繫,《覺世旬刊》正好做了各地佛教了解的橋梁。妙欽法師則和我談一些印度佛教的情形,他的獨到見地,留給我難忘的印象,我們一直談到午夜十一時才散。

1963/8/12

●訪問僑界各團體

今天整天是訪問忙。

一早起來,早餐後,本應先去拜訪大使館,但恐大使館不會那麼早上班,就先去訪問菲律賓華僑總商會。理事長蔡孝固,是一位很熱心的佛教徒。聽說他應蔡金鎗、李秋菴二位居士之約,和蔡文華居士共四人預備在碧瑤建觀音寺。常務理事姚迺崑也是虔誠的佛教徒,都和我們談了很久。接著又去訪問菲律賓反共抗俄聯合總會,中國國民黨總支部、宗親聯誼會、中華商會,都承他們的負責人接見我們,因為時間的關係,大都是禮貌上的拜訪,談不上幾句就告辭繼續訪問其他地方去了。

這些團體,大都在高樓上,樓下的馬路,是不准停車的。當我們下車訪問時,我們乘的車子只得在路上來回繞圈子等我們去乘坐。有時我們從高樓上下來,我們的車子正好被後面的車子擠到前面去,等它繞一圈回來,有時要等十分、二十分沒有一定,原因是馬尼拉的車子太多,聽說在路上也常有一停一小時的現象,無法向前,也無法後退。

我們今天開始訪問,來來去去的走在馬尼拉的街上,覺得馬尼拉的交通擁擠,道路不夠寬闊,衛生差,房屋不整齊,老實說,馬尼拉沒有我最初想像的那麼美麗。

有的地方因為無車而感到交通不便,但在馬尼拉都是因車子太多而感到交通不便。我們今天已嘗到在車內一等就是二十分鐘的滋味,既無法向前,也無法後退。有些距離不太遠的地方,我們就乾脆不乘車,叫車子去慢慢繞圈子,因為有些街道,人的兩條腿,要比車子快得多。

上午十時半,我們到了我駐菲大使館,段大使(茂瀾)很歡迎我們前來,並讚揚訪問印度的成功。文藝作家公孫嬿(查顯琳)先生是我多年文友,正在大使館擔任武官。他見到我非常歡喜,他說看到中央社記者發出的電訊,知道我們在各地的訪問活動情形,他早就等著我來菲律賓。因為我們在大使館這裡要看一下,那裡要拜訪一下,我不能有一分鐘離開團體,所以和人講話實在不方便。為了和查先生講幾句話,害得他直跟在我們的身後走了幾個來往。

我國大使館是建在杜威大道邊上,前面是大海,風景很美,宮殿式的建築,馬尼拉最好的路就是這條杜威大道。

●無言的午餐和訪問

從大使館出來,就去宿燕寺午餐,宿燕寺是女眾修行的地方,整理得清淨莊嚴。當家慧清修士,是一位帶髮修行的優婆夷,莊重文雅,慈和善良。住持由瑞今法師掛了個名字,瑞今法師並不問裡面的寺務。我們受他們供養了一頓午餐,除了一位國小六年級的慧安小妹妹託廣範法師和我要了一張照片,向我笑笑以外,記得寺裡所有的人未曾和我們講一句話,我們也未問他們什麼,只是默默的叨擾了他們一頓,受了他們的禮拜,非常過意不去。

飯後,匆匆的照了相,仍沒有講話,就回到信願寺休息,因為此刻已下午一時,頂多再休息一小時,因我們的日程表上是下午二時訪問各報社。

天氣熱,滿身都是汗,這寶貴的一小時休息時間,我既不敢躺上床去午睡,也不敢去洗臉,因為訪問新加坡的日記還沒有完篇,我要把它趕快寫好寄回台灣。

馬尼拉有三家華文報社,即《大中華日報》、《公理報》、《華僑商報》。我們訪問時,《大中華日報》社長柯俊智先生,《公理報》社長莊銘先生,《華僑商報》社長余長城先生都曾親自接待我們。當我們從《華僑商報》出來時,我們那輛繞圈子去的車子,一直繞不回來,站在馬路上足足等了有一小時,不得已,只有乘計程車去訪問圓通寺。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