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 海天遊踪 1-38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7-25
  • 圖說:與怡保勝進長老合影。 圖/佛光山提供

馬來亞 6

●泰國佛寺會賺錢

洪福寺參觀後,我們到泰國佛寺去。泰國佛寺有一尊大臥佛,佛像的下面有許多小洞,凡是到這裡來參觀的人,聽說如果能夠放下幾個錢在裡面,就可以獲得消災與平安。佛殿的前面,布置了不少茶座,這是供給來參觀的信徒歇息喝茶用的,當然在這時多少總要施捨一些錢了。

聽說當這尊大臥佛開光的時候,曾由泰王親自前來主持,住在這裡弘法的比丘,生活不易維持,便想出這許多方便之門,來彌補收入。

在泰國境內的佛教比丘,每天皆過著托鉢的生活,吃飯不要錢,乘車也不要錢,而且國家惠予種種優待,在那種環境中是用不著儲蓄金錢。但在海外情形便不一樣了,由於民情風俗的不同,沒錢就不能生活,難怪我們中國佛寺的香火、經懺、要大盛其道了。因為如果沒有這麼多弄錢的名目的話,出家人便無以生活,佛寺也就無從維持了。

在我個人覺得,一個佛教弘法的出家人,應該有錢,而且愈多愈好,當前現實的社會,佛法沒有錢是弘揚不出去的。「有錢能使鬼推磨」,如果佛教有錢了,馬上就有很多人來信仰佛法,我們可以看基督教,他們不是藉著許多救濟物品,就能夠拉信徒嗎?所以佛教徒生財之道,只要合法,是不嫌多的,只是不要忘記一個原則:那就是取之於眾,用之於眾,能如此就算好了。

●香山寺中訪明老

由泰國佛寺出來,就到香山寺去訪問。香山寺在一個小山的山腰上,山前就是一片大海,四周的環境非常幽雅,房舍雖然簡單,但坐落於綠蔭叢中,卻也引人入勝。

住持明德法師,很慈悲,他對喜捨助人之事,最為熱心。晚餐本來是要到圓覺堂中吃的,事前我們就跟他講明,只要茶水招待就好了,然而這位盛意殷殷的明德法師卻做出了很多很好吃的菜要我們吃。訪問團自從到檳城來訪問,明德法師就經常陪伴著我們到各處參觀,這樣已經花去他不少的精神和時間,今天到他的道場來,又讓他破費如許之多,真覺得十分過意不去。記得去年宜蘭遭受歐珀颱風襲擊,雷音寺被風摧毀不能再用,在發動重行修建的時候,他聽到這個消息後,還有竺摩法師、梁圭堂居士等即默默地捐助了一筆款項,其盛意實在令人難忘。現在我能夠得這個機會和他見面,正好趁此對他表示謝意,所以我一再向他道謝。

明德法師是圓瑛法師的門人,白聖法師也是圓瑛法師的門人,所以白聖法師見到他時顯得特別高興,今天大家能夠在這裡訪問,覺得非常開心。

●與邱寶光一席話

從香山寺出來時,時間已是下午五時,按照日程表五時半要到圓覺堂接受晚筵,事實上剛才在香山寺已經吃得很飽,實在再也吃不下去了,所以大家便商量先回到香嚴寺歇會兒,然後再去圓覺堂。回到香嚴寺,正想休息的時候,有一位邱寶光青年來訪,所以很高興和他見面談話。

這位邱寶光居士法名叫心海,英文程度很好,前些時我在台灣編輯《中英文對照佛學叢書》的時候 ,書中的《羯臘摩經》,原文本是泰國寧寶海敏的英文,後來就是由這位邱寶光居士來翻譯成中文的,以前我和聖剛法師時常談起這位邱居士,卻始終不知道他的住處,現在他能自動前來看我,心裡甚為歡喜。

這位邱居士大概還不到三十歲的光景,一副白皙的面孔,以及謙虛誠摯的態度,跟他一見面就能給人留下一個良好的印象。他告訴我,他們本來是在檳城佛學院親近蘇曼迦羅和釋西諦兩位法師的,但是自從蘇曼迦羅法師去世,釋西諦法師回到美國以後,這些青年們頓時如失去慈母的遊子,沒有依靠,不知何去何從了。

他又告訴我,今天在星馬一帶的地方,有許許多多的佛教青年,不會說中國話,卻會說很漂亮的英文,假使能有通曉英語的法師常在檳城弘法,一定會有更多知識青年皈依佛教,他也很希望祖國大德法師能夠前去領導他們,他又談起我所著的《玉琳國師》及《釋迦牟尼佛傳》,是青年一部良好讀物,很多看過的人,都能夠對於佛陀的偉大,佛法的崇高,由衷地歡喜讚歎,進而皈依了佛教。

最後邱居士說,他明天將要到怡保去,住在怡保的勝進長老那裡,因為我們要去怡保訪問,所以要他去翻譯英語及客家話。

分別時,我再三對他勉勵,便相約明天到怡保時再見。

邱寶光居士走後,我們便去圓覺堂晚餐。

●客屬公會演講

昨天和今天兩個晚上,我們都在客屬公會演講。今晚白聖法師開示了淨土大意以後,輪到我在講話時,白聖法師、賢頓法師、及淨心法師都回去休息了。因為曾經相約:凡是沒有輪到講演的人,不必在旁邊當聽眾,一天的訪問,到晚上著實辛苦,也應當趁這個機會休息休息。

昨天白聖法師講話的時候,我沒有來參加,今天我講話了,白聖法師等當然應該要回去休息。可是當我講完回到香嚴寺後,白聖法師連說:「今天實在不該先回來,因為主席竺摩法師都還沒有離開,我們就先離開實在很不禮貌!」

訪問中的人情禮貌,就是這麼容易顧此失彼。

今晚我的講題是:「如何修學菩薩道?」由陳少英校長翻譯成閩南語。陳校長口齒清晰,說起話來流利生動,使這一次的講演生色不少。我講完後,朱斐居士接下去講「怎樣消除煩惱」,內容很中肯,甚獲在座聽眾一致的好評。

1963/7/27

●太平佛教會

檳城是一個小島,人口有三十多萬,大部分都是中國華人,街道商店的招牌,用的都是中國字,馬來亞政府雖然一再通令一律要用馬來文,但中文在檳城還是暢通無阻。

在馬來亞的華文報紙,每天第一條新聞前,都要加一條標語,諸如「學習國語(馬來語)是最光榮的事」、「好國民要學國語(馬來語)」,起初我以為華文報紙上鼓勵人學國語,定是中國話,哪知在馬來亞所謂國語者乃馬來語也,中國話只能夠稱做華語。

訪問團在檳城的活動,至昨日已算告一段落,今天我們要到怡保去訪問,從檳城到怡保中途要經過太平這個地方。隆根法師說:「太平佛教會今天約好午餐要由他們供養,等餐後才要到怡保去。」

一早起來,我們便忙著整理行裝,準備出發。從檳城到太平,約二小時餘的時間方才到達。太平是一座樸素的城鎮,太平佛教會會址是最近花三萬元的美金購來的。二層樓,前後兩進,還有一塊大廣場,樓房的後面是一座院子。這所佛教會的設備尚稱齊全,我們看到這麼個小城鎮都有這樣的佛教會,而我們老大的中國佛教會,連一個獨立的會址都沒有,使人感到非常慚愧。

太平佛教會的會長林振德先生是一位青年居士,我們到這裡來參觀的時候,他親自率領數十位青年居士列隊歡迎。

這裡的佛教青年,英文程度都很好,只可惜很少有大德法師來弘法傳教,所以他們雖然熱心,但所知有限,即連佛教儀規仍然不太了解。

太平佛教會附設有青年會,也有星期學校,在弘法事業方面表現得相當熱烈。我們在這裡應他們開的歡迎會後,就去參觀太平動物園、太平公園等地方,然後回來吃午飯。

太平佛教會可以說是一個年輕的佛教會,有朝氣、有魄力,佛教需要青年,佛教需要有組織有魄力的青年,更需要有熱忱的大德比丘去領導他們,能夠如此,佛教才會顯得有朝氣,有奮發蓬勃的朝氣。(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