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 海天遊踪 1-35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7-20
  • 圖說:馬來亞佛教總會主席竺摩法師(左三立者)在歡迎會上致詞。 圖/佛光山提供

馬來亞 3

●馬來亞佛教會

馬來亞佛教會成立的歷史,尚未多久。主席竺摩法師是一位道德、文章、與藝術修養都相當高的長者,很得各界人士的崇拜。他曾赴美弘法,在馬來亞的佛教徒中,具有舉足輕重的領導地位。星馬一帶的佛教徒,都很敬仰他,我們訪問團這次到馬來亞就是由他保證才能入境的。

當我們到達菩提學院時,主席竺摩法師等已在門外迎接了。我們一行進入菩提學院,只見所有檳城各寺院的諸山長老,都聚集一堂,不下四、五十人,諸法師外,男女居士很多,大家穿著整齊,非常肅靜,可見這裡生活水準和教育水準是相當高的。

不久,歡迎會開始了,由菩提學校陳少英校長當司儀,他的聲音很響亮,態度很嚴肅,更增加會場莊嚴隆重的氣氛。

主席竺摩法師致辭後,接著請白聖法師講話,我也應邀說了幾句。我說:「我們中國有一句話,凡是有海水流動的地方,都有中國華人;有太陽照射的地方,都有佛教信徒。訪問團這次出國訪問,尤其是到檳城受到各位熱烈歡迎,真使我們有賓至如歸的感覺。」誠然地,凡是佛教徒不分南北區域不同,都親如家人,這點,尤其是在這裡更能深深的感受到。

旅居馬來亞的華人,大部分都已入馬來亞籍,但每當全是中國人大家聚集在一起的時候,國家民族的觀念,便油然而起,雖在困難環境中,也依然存在。在馬來亞也有不少人,為適應其需要,不喜歡稱自己為華僑,而改稱華人。其實華僑也好,華人也好,同是炎黃子孫,對於祖國的懷念與愛戴,大家並無二致。

我講完後,賢頓法師也以水為比喻,作了一個言簡意賅,發人深省的演說:「台灣的水,靜靜地流,流到馬來亞來,與馬來亞的水會合在一起;希望馬來亞的水,也靜靜的流,流到台灣去。馬來亞與台灣,水可以交流,人也可以交流,經濟文化也可以交流,希望大家不分彼此。……」賢頓法師說完話,《新檳日報》的主筆黃蔭文居士等也講了話。大家在一片歡洽的氣氛下,結束了這一次隆重的歡迎會。

●菩院‧菩小‧菩中

在這裡開歡迎會的菩提學院,是當年慈航法師弘法的道場,現在是由寬定當家,竺摩法師擔任導師。本想乘機多多瞻仰當年慈老的道場,可惜會後匆匆,沒來得及詳細觀看,便被陳少英校長接到菩提小學參觀去了。

菩提小學的學生,穿著異常講究,個個彬彬有禮,一望而知是一個校風良好的學校。我們到這裡的時候,看到老師們正在聚精會神的講課,學生們也專心的聽講。我們一個一個教室,挨次參觀,學生約有七、八百名,是一座非常有規模的佛教小學。

參觀完了菩提小學,菩提中學傅晴曦校長便引導我們繼續參觀由他所領導的佛教菩提中學。

傅校長帶我們到一間寬大的禮堂,差不多可以容納一、兩千人聚會,裡面的佛像是由義大利所出產的大理石雕刻而成的,佛像的背景由蔚藍色的天空和雲朵襯托著,高大莊嚴;面帶笑容的佛陀,宛若從雲端隱隱而來,不但使人肅然起敬,而且有一種美的感覺;藝術氣氛,相當濃厚。

走出禮堂,我們便到教室及實驗室參觀,我們走遍樓上樓下的每一間教室,只見到處窗明几淨,清潔美觀,我想處在這樣舒適的環境中求學,學生們一定會有豐碩的收穫。

這所佛教菩提女子中學,在檳城的學風很好,聲望很高,有如台北的第二女中。
傅校長是一位女居士,福建省金門縣人,在台灣曾擔任過革命實踐研究院木柵分院的副主任。高高的個子,嫻靜斯文的風度,學問很好,非常莊重,戴一副眼鏡,對人慈和親切,很能表現出佛教女子中學的風範。

我們看了這兩所佛教學校,覺得在設備方面,在校風方面都很好。聽說,馬六甲還有佛教香林學校,星洲有佛教彌陀學校、菩提學校,我們都將有參觀的機會。當我們知道海外有這麼多的佛教學校,有這麼多的佛教學生,而再回想台灣的幾所佛教中學情形,令人不勝浩嘆!

台南的佛教光華中學,已早為天主教接辦;台北的佛教泰北中學,已漸漸脫離佛教的領導;目前僅僅只有一所新創辦的慈航中學,海內外佛教徒都出了不少力,仗著慈航法師的精神感召,堂皇的校舍不錯,聽說經營非常艱苦,我們認為今後要弘揚佛法,教育工作是不容忽視的一個捷徑,希望我佛教同仁,大家共同努力,披荊斬棘,要勉力向前。

●佛教會會址

從菩提中學出來,大家乘車參觀馬來亞佛教會新購買的佛教會會址,參觀這塊大約有一萬尺左右的土地,聽說花了叻幣十萬元以上,現在正在積極籌建中。

看了這塊佛教會的會址,不禁使人感慨萬千,檳城這裡的佛教徒,個個都很熱心,為了興建佛教會,單是地皮就花了相當於台幣一百三十幾萬元以上的金錢。反顧我們中國的佛教,不要說是支會、分會、連總會一個獨立辦公的地方,都成問題。
中國佛教會在多年以前,即高唱要興建一個獨立辦公的地方,款是募過了,但是下文卻不得而知。難道中國佛教會裡面沒有人才嗎?看看每次改選理監事時,爭取的人總是趨之若鶩,非常踴躍,可是至今一個中國佛教會依然寄人籬下,反而比不上屬下的一個小寺廟來得有辦法。

以一個小廟的人力及財力,寺院講堂,不必多少時候便能開光落成,這是什麼原因呢?這是我們應該深切檢討和反省的。中國佛教會的負責諸公,不容否認的大家自私自利,如一盤散沙,不能同心協力,共同為佛教謀福利。

我們參觀過這裡的佛教會會址以後,白聖法師連說:「慚愧!慚愧!」

我想不是他一個人感到慚愧,全中國的佛教徒都應該感覺到慚愧!

從這塊佛教會的會址走出來,我找到了郵局,寄了幾封信,大家便到觀音寺午餐,今天適逢觀音寺志崑長老過壽,我們在這裡叨擾了一頓豐盛的午餐。

觀音寺的真正負責人是真果法師,他是台灣北部人,因為我們來自台灣,他好像是他鄉遇故知,所以對我們特別感覺到親切和關心,隆根法師也住在這裡,星馬唯一的佛教雜誌《無盡燈》,就是在這裡編輯和發行的。

午餐後我們由明德和龍輝兩位法師,陪同到一個信徒的鐘錶眼鏡公司參觀,承蒙主人一人送了一座鬧鐘,我們每個人也買了一副眼鏡,大家皆大歡喜,告辭而去。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