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 海天遊踪 1-33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7-18
馬來亞 1

1963/7/23

●飛赴馬來亞

自從出國訪問以來,很少睡午覺,而且晚上不到一、二點鐘,休想安息。昨夜睡在泰國佛寺中,和淨海法師多談了一些話,天亮的時候,我尚未醒,淨海法師就把我從矇矓中叫醒來。

昨晚,我就跟淨海法師約好,今晨早些起來,因為泰國的電車,我一直沒有時間去乘過。我對淨海法師說,我們乘電車從摩訶讀寺回中華佛學社,因為十點鐘的飛機要去馬來亞訪問,所以不得不提早回中華佛學社去準備一切。

在泰國,比丘無論要乘公共汽車,或是電車,都不要買票。如昨晚和淨海法師乘船遊湄南河一樣,是分文不花的。我們乘了頭等車廂的電車,早晨上下人少,開得比較快。聽說泰國電車,在上下班時,人的兩條腿,比車還要快些。

這時雖然天亮不久,街上已有不少的比丘在托鉢,穿著同樣的黃色袈裟,徐徐的次第乞食,有的手上還拿著信徒供養的鮮花,那樣子確實是非常尊貴。

回到中華佛學社,他們剛起來,我們簡單收拾一下行李,即用早餐,準備出發。

劉梅生居士到馬來亞的簽證還沒有辦好,早餐後,他就匆匆忙忙的趕去馬來亞駐泰大使館。白法師等去向我駐泰大使館杭大使辭行,我和朱居士則負責將大家的行李帶到飛機場,送行的人又一次跟到飛機場。

在泰國旅居的華僑信徒,非常熱忱,我們兩來泰國,他們也各迎送兩次,感情可感。

飛機本是十時起飛,但好像要等劉梅生居士的消息,延到十一時才起飛。劉居士在十時四十分時,下了汽車,像飛也似的走進了機場,我們大家見了都歡喜無比。來送行的中華佛學社總幹事楊乘光居士笑著說:「今天是農曆六月初三,是韋馱菩薩的生日。」謝謝韋馱菩薩,讓我們六人的訪問團不要先走後走的分開。

飛機上和我同坐的是一位日本人柴田晃吉,和一位高雄籍的劉毅文先生,我們三人談談說說,經過兩小時的飛行,就到馬來亞的首都吉隆坡。

●糟了!沒人接

我們在飛機上,看到馬來亞實是一個美麗的國土,青山綠水,疏疏的村落,都藏在綠叢中。下了飛機,覺得馬來亞的氣候溫和,沒有泰國和印度那麼炎熱。飛機場上,馬來人、印度人、華人都有,但大家都很和善。機場海關沒有檢查我們的行李,就放我們出來,但可糟啦!一個接我們的人也沒有。

本來我們預定第一站到檳城的,因檳城在馬來亞北部,靠近泰國,而吉隆坡是中部,新加坡在南部,但因到檳城的飛機很少,所以只得先來吉隆坡再轉檳城。關於行程,我駐泰大使館,已有電報給馬來亞佛教會。

吉隆坡到檳城,火車要走一天,小汽車要六小時。淨心法師叫好汽車兩輛,到檳城是每輛美金50元,但大家的意思是先打個電話去檳城,好在我從台灣帶來馬來亞用的叻幣數十元在身上,打電話付費等沒有問題。劉梅生居士把電話打通後,知道馬來亞佛教會弘法主任隆根法師已於昨天就來吉隆坡觀音亭等候接待了。我們就打電話去觀音亭,隆根法師正在飯後午睡,就把他叫醒,他大為驚奇的說:「杭大使來電報說你們晚上六點才到馬來亞。」原來大家把時間弄錯了。

隆根法師和觀音亭主人振敏法師及從馬六甲趕來的金明、金星二位法師很快的趕到機場來。我和隆根法師三年不見,今在異國相逢,彼此的歡喜,無法形容。雖然坐在車子上,也希望多談幾句話才稱心。

隆根法師是三年前從台灣來馬來亞的,起初他在新加坡住了一年,後來馬來亞佛教會請他擔任弘法主任,馬來亞佛教會的《無盡燈》雜誌也由他主編。他又創辦佛學書局,他是經常到各地去布教的,馬來亞佛教會便因他而活躍多了,聽說他還擔任馬來亞雪蘭莪州佛教分會的會長。

隆根法師等,把我們接待到振敏法師主持的觀音亭中,雪蘭莪州佛教分會就設在這裡。老年出家的融熙法師,曾在這裡創設馬來亞佛學社。雖然融熙法師早幾年就已圓寂,但聽說佛學社至今仍有活動。我們到達時,還有兩位小姐蕭杏元、黎翠珠在幫忙招待我們。

過了一會,伯圓法師也趕來了。伯圓法師,文雅的樣子,和他講話,自然有一種親切之感。聽說經常在佛學社講法的就是他。金明、金星二位法師精明能幹,他們在馬六甲的弘化事業非常成功。吃飯、談話,大家都很高興,但只有我,這時頭昏昏的老想睡覺。

馬來亞航空公司的班機,震動和響聲均較其他公司的班機厲害。是因為暈機呢?還是這幾天受了熱呢?飯罷,我就上樓睡在隆根法師的房中。

昏昏糊糊的也不知睡著了沒有,醒來又聽到白法師和金明、金星二位法師高談闊論,我仍有天旋地轉的感覺。朱居士帶出來不少菩提醫院的藥,他問我要什麼藥?我因有過幾次經驗,萬金油最好,他拿了一瓶萬金油給我,我知道幾小時後就會好了。

●粥有十利如飲甘露

晚餐是稀飯,這如飲甘露一樣,隆根法師很懂得人的心理。在印度14天,除了吃過加爾各答佛教蓮社的兩頓稀飯外,就一直沒有吃過稀飯,那難得一頓飽的朝聖日子,實在不太好過。在泰國早晨七時一頓飯,與十一時一頓飯外,也很少吃到稀飯。佛陀說「粥有十利」,這話是不錯的,常吃稀飯,對身體非常有益。

晚飯後,一位青年名叫蕭智華的來找我說話,那時我仍感困倦不願說話,但想到佛教需要青年,青年是佛教的命脈,我只得打起精神來和他談談。

這位青年很善於說話,知道的事也很多。他把馬來亞民族人口的分布、經濟生產的狀況、政治活動的情形,一一告訴我,這一切正是我所要知道的。他告訴我,馬來亞人口約六、七百萬,馬來人和華人各占一半,印度人也有幾十萬。出產有橡膠和錫,經濟都操在華人的手中。這裡的人,生活大多富裕,大家對政治不喜關心,更不愛聽人談論。

我和這位熱情的蕭智華青年,坐在觀音亭門外,觀音亭是在一個小土山上,山下的燈火通明,汽車飛也似的駛來駛去,我好像看出馬來亞富裕的社會。

我們訪問馬來亞的行程是從檳城開始,吉隆坡要28日才來,所以今晚的夜車必須趕去檳城,等檳城、怡保都訪問過了,再轉來此地。(待續)

………………………………………………………

馬來亞小檔案

1895-1957年的馬來亞,是大英帝國殖民地之一,包含了海峽殖民地(1826年成立)、馬來聯邦(1895年成立)及五個馬來屬邦(1904年至1909年間取得宗主權),戰後,先後改組成馬來亞聯邦及馬來亞聯合邦,直至1957年獨立。

1963年9月16日,馬來亞和新加坡、砂拉越與英屬北婆羅洲(今沙巴)組成馬來西亞聯邦國家。而後,新加坡在1965年8月9日退出聯邦,成為獨立的新加坡共和國。

馬來西亞的國教雖為伊斯蘭教,但國民於馬來西亞憲法下享有宗教信仰自由。主要宗教有伊斯蘭教、佛教、基督教新教、天主教、印度教等;種族多元,除了原住民之外,還有華人、馬來人、印度人等共同組成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