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 海天遊踪 1-31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7-16
  • 圖說:新德里摩訶菩提協會開歡迎會歡迎訪問團。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參觀泰姬瑪哈夫王沙查漢(又譯作沙賈漢、沙迦罕)的王宮。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德里紅堡,為17世紀時蒙兀兒皇帝沙查漢統治期間,為抵禦侵略者而修築。 圖/資料照片提供

印度 17

●王城三十二宮

我們在泰姬瑪哈陵徘徊了一小時餘,於八時半,就去參觀泰姬瑪哈的夫王(沙查漢)曾統治過的王城,聽說那裡面有三十二個宮殿。當我們到達時,王城的宮門還沒有開放,說要九點鐘才開放,而且要買門票才可以進入。此時,我們大家都覺得口渴難忍,就請司機帶我們到市鎮上去吃一點茶水。

我們把車子放在街口,大家在街上轉來轉去,找不到一間可以吃茶的地方。市場裡人多雜亂,賣冰淇淋的倒有,但冰淇淋不一定能解熱渴。除冰淇淋外,只有買冰及生水,我勸劉居士、朱居士等就買些生水吃吃吧,但他們搖搖頭,表示不敢吃,因為他們聽說過這種生水沒有消過毒,裡面有一種細菌,不小心吃下去,幾小時內就會嗚呼哀哉了。我不是不愛惜生命,但解渴比惜生命要緊,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氣吃了兩杯生水,渴是止了,命就聽運來安排吧!

吃罷水後,精神百倍,再乘車回轉王城,時正九點,我們排隊購票,順序進去參觀。

有著三十二座宮殿的昔日王朝遺蹟,我們花了一小時,才走了三四座宮室,當然無法一一參觀,只是走馬看花,一走而過。想到這些王朝的繁華,都如過眼雲煙,而今安在?只是供人憑弔與興嘆而已。

一個國王,當然住不了三十二座宮殿,想是當初一位王妃一座宮殿,宮殿雖是寬敞,這與埋葬青春的墳場又有什麼不同呢?我們登上一座高台,可以瞭望到泰姬瑪哈陵,泰姬瑪哈陵只埋葬了一位美貌的女子,這座王宮,不知埋葬了多少位青春的女子啊!再大的墳墓,裡面的世界畢竟有限;再大的王宮,裡面的天地終究有數。而且,世事無常,王室的興亡,比之民家更是迅速,看昔日京華王侯,大家都免不了一坏黃土,人間,究竟有什麼可樂和可爭呢?

●豪華的觀光旅館

參觀過古王宮後,約十時多,我們就乘車回新德里。

路上,日正當午,炎熱無比,兩位印度司機,張著口,喘著氣,輪流開車,很使人有賺錢不易的感覺。

我們不時的停下車來,遇到冷水吃冷水,遇到小店吃冰水,吃吃停停,停停吃吃,直到下午三時才回到新德里。

我們回到新德里時,不再去住印度寺的比拉公房,我們叫司機直開印度第一觀光大旅店,因為我們昨天在往泰姬瑪哈前,劉梅生居士就去預定了房間,每間房間每天美金二十四元。因為在新德里還剩下一天,明日清晨三時就要去機場搭機離開新德里,所以大家都高興搬進觀光旅店住一天。

這家印度第一流的觀光旅店,計有八層,每層地下都鋪了大紅的地毯,走在上面,一點聲音沒有,全部開放冷氣,清涼無比。白聖法師、賢頓法師、淨心法師,已於上午搬進來。

我們住的房間,每個房間共有四個套房,辦公室、會客室、臥室等;盥洗間隨時都有冷熱水;要吃什麼東西,隨時打個床頭電話,侍者立即就會送來。

飢餓口渴,炎熱疲倦,在這裡都一掃而光,將近兩週的印度生活,到今天才出了一口悶氣。

住進這樣豪華的旅館,我們像從地獄中走進天堂,沐浴更衣以後,看看房間裡豪華的設備,誰說印度貧窮寒酸呢?印度也是有錢人的樂土啊!

休息一會,新德里的摩訶菩提協會各國人士發起開歡迎會歡迎我們,計包括印度、錫蘭、美國、德國等國家的佛教人士,我們很高興的前去參加,各國記者也到了不少。

尤其印度人,當他們知道我們是蔣總統這邊的人,格外對我們表示親切,他們說,蔣總統當初幫助印度獨立,這種恩德,至今使他們難忘。

中印都是世界四大文化古國之一,一個是佛教的發源地,一個是佛教的光大區,兩千年來,兩國文化交流,誼如兄弟,是誰破壞了兩國和平友善的傳統?印度人是覺醒的時候了,我默祝中印兩國能早日重新締結邦交,共為世界人類福祉努力!

歡迎會約一小時,散會後我們回到旅館裡吃飯休息,準備明日的行程!


1963/7/21

●一夜未眠

昨天住進舒適安靜的旅館裡,不餓不熱,本來是最好睡眠的機會,以便恢復兩週來吃不飽睡不好的疲勞,但奇怪得很,昨晚一點睡意也沒有。

既無睡意,何必勉強睡呢?因此就坐在辦公室中,寫信、記日記。

夜,靜靜的,我寫了好久,收起稿紙,把房中的七、八盞大大小小的電燈一齊開亮,我像獨自欣賞著過年上燈時節的情景一樣。後來想想這終有點浪費物力,又再把燈關起來,在沙發上靜靜的坐一下。

葉幹中等三位僑領昨晚就來,一直到今晨,仍和朱居士在白法師房中談話,因為大家就要分別了,有些話當然要說好,有些帳目當然要算好,訪問中的事情可真多啊!

想到這兩週來,葉僑領等為我們也真太辛苦了,從在加爾各答的機場迎接我們,又再陪我們各地朝聖,一直到最後送我們在新德里上飛機後他們才回去,這種隆情厚誼,叫人怎能不感激呢?葉僑領是全印十八個華僑團體聯合會的主席,沒有他保證我們入境,我們是否能來印度朝聖,真是問題。對於葉僑領,我們全團對他是永遠感念難忘的。全印一萬多華僑,大都心向台灣,兩週來在印度各地受他們的款待,沒有什麼可以報答,只有祈求佛陀庇佑他們能夠平安生活罷!

●機場上的方便

時間很快,早晨三點了,旅館裡的侍者來告訴我們說,泛美航空公司的汽車已經來接我們赴飛機場登機了。我們一聽,各人拿了各人的行李出了旅館,向葉、譚、鄧三位僑領先生搖搖手,隨著汽車直赴機場而去。

印度人辦事的效率之慢,應推為世界第一,每一位旅客,總要花費許多時間才能把登機手續辦好。泛美航空公司班機是美國飛機,所有乘機的旅客,大都是美國人,美國人得天獨厚,亞洲大多數國家是接受美援的國家,在金援外交之下,美國人旅行到什麼地方,其手續都比其他各國人民來得方便,可是我看他們在印度,海關人員對他們一樣要麻煩。數十位美國人三時多就到機場,直到天亮還沒有能完全登機。

而我們很幸運的是前天見過尼赫魯的關係,所以海關人員對我們特別幫忙。他們說,已在報紙上看到尼赫魯總理接見過我們,我們是他們的朋友。因此,好多位海關人員,幫我們填寫表格,作種種登記手續,一會兒就已辦好,我們順利的登上飛機。

天已大亮,泛美噴射飛機才發動引擎,呼嘯騰空,往著曼谷的廊曼機場飛去,我則什麼也不管,閉起眼睛來,昏昏睡去。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