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 海天遊踪 1-30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7-13
  • 圖說:印度總理尼赫魯(前左)接見訪問團。 人間社記者佛光山攝

  • 圖說:大師攝於泰姬瑪哈陵。 圖/佛光山提供

印度 16

●會見尼赫魯總理

午餐後,時已兩點多,大家準備於下午三時前去訪問印度總理尼赫魯。

自從甘地逝世以後,尼赫魯就成為印度領袖,人民非常擁護他,大家一致認為他是一位可敬可愛的人。現在中華民國和印度沒有邦交,尼赫魯先生願意接見來自中華民國的佛教訪問團,大家都認為非常難得,都說尼赫魯不愧為一偉大的政治家。其實,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中,距今約二十年前,我們佛教領袖太虛大師也曾組團訪問東南亞時,順道訪問過印度,當太虛大師抵達印度時,所受的禮遇那是隆重了。途經之處,萬民瞻仰,夾道歡呼,大師詩中曾記載其事說:「太虛甘地尼赫魯,聲聲萬歲兆民呼。」想到當初太虛大師在國際間的德望,我們今日的訪問團就要黯然失色了。

我們於三時正抵達印度總統府,那氣派實在雄壯,總統府前的大廣場,除池水樹木外,一百萬人都可容納,印度的各部會都和總統府在一起,在亞洲,中央政府的辦公處,恐怕要算印度的最雄偉了。

我們經過總理的祕書接待,跟後就由尼赫魯在他的辦公室接見我們。

尼赫魯坐在弧形的辦公桌前,見到我們,隨即站起來迎接,招呼我們九個人都坐在他的對面。他的辦公室,放了不少英文書,他的身後掛了一幀甘地的遺像,他的辦公桌上,與他對面放的是用象牙雕刻得非常莊嚴的一尊佛陀聖像。從這尊佛陀聖像上,我們可以看出尼赫魯復興印度佛教的誠意!

我們坐定以後,由白聖法師代表說話,大意是先感謝總理允許我們到印度來朝聖的厚意,對於總理保護佛陀聖蹟,更是感念於心,希望總理領導推動世界佛教,最後祈求三寶加被他和印度人民。

尼總理聽後,稍為沉思一下,回答道:「對於貴團從遠遠的台灣前來朝聖,我和我們民眾都萬分歡迎。印度是佛陀的祖國,佛教教義崇尚和平,向世界宣揚佛教的和平主義,是我們每一個佛子都應有的責任。」

總理講過以後,就問道:「各處聖地都去朝拜過了嗎?」

「都已經去朝拜過了,謝謝你,總理先生!」我回答他。

「路上有感到什麼不便嗎?」

「非常方便,貴國人民知道我們來自台灣,對我們都非常親切。」

我這麼回答後,總理微微的笑了。他又繼續問道:「藍毗尼園佛陀降誕處有去參觀嗎?」

「因為時間關係,非常遺憾,唯有那裡沒有去。」

總理聽我這麼說,像是意料之中,又像是意料之外似的,用一種深長的口氣說道:「藍毗尼園現在已經劃歸尼泊爾去了,距離印度只有六英里。」

「無論藍毗尼園在哪一國的國境內,但在我們佛教徒的心目中,佛陀仍是出生在印度。」

我這麼說後,尼總理聽得又情不自禁的笑了,我覺得我也是說的老實話。

我們大家對尼赫魯總理自由的交談著,由和我們同來的培梅中學教員鄧崇銘先生翻譯,總理態度非常親切,實有一種大政治家的風度。

最後,他又與我們同來的僑領葉幹中、譚銳燊、鄧崇銘等談了一些關於旅印華僑的事務,他們直接用英語或印度話交談,約半小時後,我們向他告辭。

看樣子這位七十多歲的老總理的健康很差了,從他談話的聲音中,已聽得出他的元氣不足,當我們向他告別時,我內心真正生起為這位印度領袖的健康謹致祝福之意。

辭別尼總理後,我們去印度司法部長的官邸訪問,這位司法部長和譚僑領本是多年的好友,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目前印度佛教的復興運動,就是由他負責領導。我們在這裡,和他交換了許多復興佛教的意見。談後,他帶我們參觀他收藏的佛像,再合影而別。


●到泰姬瑪哈去

本來,我們大家預定訪問過司法部長後,接著就去訪問內政部長廈屈斯的,訪問過夏屈斯,下午五時到有名的世界七大奇觀之一的泰姬瑪哈陵觀光一次。但當拜訪過司法部長後,說內政部長要到晚間八時才有時間見我們。這可糟啦,八時見內政部長,而到泰姬瑪哈的小汽車行程也得要四、五小時,那我們要在見內政部長及去泰姬瑪哈陵二者之間選擇其一,如果今天不能趕去泰姬瑪哈,那就無法再去,因為我們後天早晨三時要乘飛機轉赴曼谷去馬來亞訪問。

大家為這個問題傷透了腦筋,僑領們一再說,見內政部長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數千無辜的華僑被關在印度的集中營裡,台灣高雄的漁船進揚號被印度政府扣留了。乘著訪問內政部長之便,要求他將無辜的華僑釋放,扣留的漁船發還。

在這重要的任務之前,怎好全體到泰姬瑪哈去呢?最後還是慈悲的團長白聖法師說道:「去見內政部長也不必許多人,我和賢頓法師兩人就好了,你們都先去泰姬瑪哈,晚間見過內政部長後,如果時間來得及我和賢頓法師再來,否則我們就不去了。」以豪爽見稱的白聖法師,一句話解決了問題,我們就請譚銳燊先生叫車,淨心法師臨時不願去,我和劉梅生居士、朱裴居士約了一位印度比丘於下午七時就往泰姬瑪哈去了。

因為是長途,兩位印度司機輪流開車,行行復行行,直到午夜十二時才開到泰姬瑪哈,當找到一個觀光旅館住下來時,已經快一點鐘了,大家洗澡,一人住一房休息,準備明日暢遊泰姬瑪哈。

1963/7/20

●泰姬瑪哈陵

早晨六時朱斐居士就醒來喊我起床,在旅社的花園裡散步,等劉梅生居士、印度比丘都起身後,我們叫侍者送來早點,有印度茶、牛奶、麵包等,我們也請兩位印度司機吃了早點,並請他們在旅館裡順便洗浴。這兩位司機非常友善,而且也很知趣,大概昨夜他們是睡在車中的,所以時未六點就已趕來。

早點以後,我們向旅館結帳,乘車去泰姬瑪哈陵。車行十多分鐘就到泰姬瑪哈了。我們下車,像是進入一道城門,然後,所謂世界七大奇觀之一的泰姬瑪哈陵就展現在眼前了。

樹,一棵棵、一行行,非常整齊;草,綠油油、平坦坦,非常美麗。那清清的池水,平靜無波,如明鏡一樣;那巍巍的陵墓,寂白無瑕,如仙宮一般。陵墓映現在水中,水中映現出另一個陵墓。據說如果在月光皎潔的夜晚來遊,那詩情畫意,更是迷人。

我們在水池邊散步,然後走到用大理石砌就的泰姬瑪哈墓參觀,陵高三層,中間圓頂,四周有四個高塔。陵墓的門窗都是菩提樹葉形的,就是地下也都是潔白的大理石鋪的。我們上下前後,隨意的瀏覽,沒有人催,也沒有人趕,覺得這才是真正的觀光。

最後,我們參觀到王妃泰姬瑪哈的停棺之處,王妃的棺郭停在中央,在他的棺郭之旁,才是那位多情的國王埋葬之處。

記得那是在20年前,不知在一本什麼書上,見到過泰姬瑪哈陵的介紹,依稀彷彿是說在300年前沙查漢皇帝時國王雖然有很多宮妃,但他最愛的就是這位美貌的泰姬瑪哈,可是,紅顏多薄命,正當他和王的愛情如膠似漆時,在一次陪王遠征的途中,因為難產,就一命嗚呼了,這個痴情的國王在傷心之餘,不肯將王妃的遺體入殮,他每天望著王妃的遺體哭泣。人死不能復生,屍體不葬也要腐爛,大臣們只得勸諫國王以民為重,保重身體,如果對王妃難以忘懷的話,最好能建個陵墓來紀念。國王接受了群臣的勸諫,花了20年的時間,才把陵墓建好,那就是泰姬瑪哈陵的來由。

順著一條流水與泰姬瑪哈遙遙相對的就是這位國王的王宮,他每天在窗前都要向皇妃的陵墓遙望,以慰相思。這位王妃雖然早夭,但有這麼一位王夫,為他建了這座陵墓,擠身於世界七大奇觀之一,供全世界的旅客前來瞻仰與憑弔,也該瞑目於地下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