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 海天遊踪 1-20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6-29
  • 圖說:佛陀成道的聖菩提樹。 圖/妙熙提供

印度 6

●加耶塔高入雲霄

大家分頭洗浴,當我第二批洗後,仍有人拖拖拉拉的整理東西,我催他們,他們不應,我只得先走出招待所的大門,把加耶塔先攝入我的照相機中。我不歡喜照相機,在泰國時,這架照相機都未拿出使用,我要讓它在印度的聖地上,多來接觸聖地的風光。

不久,白法師來了,賢頓法師來了,淨心法師來了,朱居士、劉居士,以及陪我們同來的葉幹中、譚銳燊、鄧崇銘等先生都來了,我們才向相隔數百公尺的菩提場進發。

途中,首先見到一座中華大覺寺,完全是中國式的形狀,我們經過門口,就想先進去參觀一下。

我把上鎖的鐵柵門碰了兩下,裡面走出一位老尼師,大約60歲左右,一見到我們就驚訝不已,原來他認識白聖法師,他名叫楚緣,湖北人,和白法師同鄉,已經三十多年不見了,一旦在異國的佛地見面,這不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嗎?

這座中華大覺寺與泰國佛寺、西藏佛寺、緬甸佛寺,同為菩提加耶有名的佛寺,創建這座中華大覺寺的是我國永虔法師,創於民國34年(1945),永虔法師不幸於民國38年(1949)圓寂後,正值這位老尼師從緬甸行腳來此,他就繼任住持至今。

楚緣尼師要我們朝禮過聖蹟後,回到他的寺中吃午飯,白法師代我們大家應允後,向東約行三、五百步即到菩提加耶大塔。我們按照印度規矩,把鞋襪全脫在外面,下一段山坡,再前行約數十步,即進塔向佛陀聖像頂禮。

這座塔,我過去在各書刊照片裡已見過它雄偉的姿勢不少次了,這座塔建於距今約2000年前的阿育王朝代。六、七百年前,印度教和回教發生戰爭,回教軍隊,到處破壞佛蹟,忠實的佛教徒為了保護聖蹟,就用土把它掩蓋起來,像一堆小土山,誰也不知裡面藏了聖蹟。直到一百多年前,英國統治印度時,才發現土山中藏了這座寶塔,把土挖去,佛蹟又重出世了,菩提場就這樣又聞名於世界。

在塔內禮佛時,我默默的向佛陀祈禱:「佛陀!讓印度的佛教復興吧!讓世界人類都能接觸到你的慈悲和光明吧!」

我頂禮祈禱以後,久久不忍離去,管理聖塔的工友不少,有的在打掃,有的悠閒的站在四周,他們很慈祥親切,我真羨慕他們的福分,能為佛陀的聖道場服務。

在正覺塔的四周,有很多的小佛塔,石碑、石柱,上面都有精美的雕刻,可惜年代久遠,這些雕刻大都已殘毀不全,不過,從這些聖蹟上,我們可以看得出當時佛教興隆的盛況。

●菩提樹與金剛座

我們向佛陀的聖像頂禮以後,各人就自由參觀,我在那有名的菩提樹下,徘徊又徘徊,那蓊鬱蔥蘢的菩提樹,那莊嚴神聖的金剛座,不是佛陀當初夜睹明星而成正覺的地方嗎?啊,我何幸,我到了佛陀成道的地方,我不禁又向金剛座前的佛像頂禮起來。

菩提樹,植於何年,不得而知,總之佛陀在樹下成道,阿育王曾親自在樹下每日禮拜懺悔。聖樹也曾遭過數次的砍伐,但都能長出新的枝葉。

我們現在所見到的菩提樹,高雖不過十丈,大雖不過四圍,但它的分枝很多,我們在泰國雲石寺所見的菩提樹,據雲石寺的住持告訴我們,就是這棵聖樹的分枝。錫蘭、緬甸等,也都有分枝,可惜我們訪問的行程還久,不然,分一枝帶回台灣去,讓神鬼教猖狂的台灣,也能有真正的大乘菩提種。

目前,印度政府對這棵聖樹非常保護,嚴禁任何人隨意採摘菩提樹的一枝一葉,除非菩提葉自動掉落下來。我和劉梅生、朱斐二位居士在樹下等著落葉,我們都等到了,但好心看守聖樹的印度人,送給我們每人數十枚菩提葉,我們非常歡喜,如獲至寶一樣。

佛陀曾坐過的金剛座,已用鐵欄杆圍起來,不許遊人進去,為了照相,我和劉居士、朱居士跨過鐵柵,跪在金剛座前,分別照了一張非常有意義的照片。

聖地的泥土都是香的,這句話,唯有親歷聖地的人,才能懂得有這樣的心情。我們赤著腳,走在聖地的泥土上,沒有一點嫌泥土骯髒的心。這裡是沙土,我們繞了好幾圈,腳上確實沒有黏上泥土,這是聖地,聖地的泥土也是清淨的。

在聖地兜售紀念品的印度人很多,我是不問品質粗細,見了就買,這些紀念品,大都是佛像念珠之類,買好以後,才覺得品質粗劣,難以攜帶。

●西藏佛寺和泰國佛寺

這一個上午,就在菩提場過去了,中午回到中華大覺寺吃飯時,順道又去西藏佛寺中參禮。

西藏佛寺,塔殿莊嚴,遠觀像一仙境,因其地勢稍高,寺前有一河水相隔,大家都很高興的登臨參拜一番。

佛殿裡要脫鞋方可進入,殿內香花法器很多,一看就知道這是一個修密的道場。

殿旁掛著一個大鐘,不少印度人和西藏人在那裡敲著,據說這是吉祥鐘,敲一敲就可獲得幸福平安。我們在佛殿上拜佛後,就出來坐在門口一間亭子裡休息,幾位西藏喇嘛用著懷疑的眼光看看我們,我遞過一張名片,他們笑著問:「你們從台灣來的?你們是中國人?」

我告訴他們說:「我們是從台灣來的,自從西藏發生抗暴的事件以後,由西藏逃來印度的藏胞不少,不知大家在印度生活可好?」

這時,有人去叫來幾位寺中比較有地位的喇嘛,其中有一拐腿的還會說中國話,他用國語很慨嘆似的告訴我們道:

「自從西藏抗暴事件失敗後,逃來西藏的難民有好幾萬人,大家都靠著救濟生活,但救濟終非長久之計。尤其那杯水車薪的救濟金,大家的生活並不好過。台灣的大陸救災總會也來救濟過,每人分得美金五元,這仍不夠一月起碼的生活。我們也知道台灣為目前的生活也非常勉力,你們從台灣來,究竟台灣的情形怎麼樣?」

我把台灣進步的情形告訴他們,他們聽了非常高興,我又告訴他在台灣的蒙藏同胞,如甘珠活佛、拉旺活佛等,他們的生活情形都很好,最後我還鼓勵他們到台灣去看看。

他們開心的笑了,因為午食的時間已到,我們只得向他們告辭。

中華大覺寺的楚緣尼師,雖然只燒了兩三樣菜,但我們吃得已經很飽,很感謝他,也很感謝白法師。
飯後回到招待所休息,正值一位印度比丘來訪,這印度比丘就住在菩提場,自稱是印度佛教三大長老之一,下午就由他領我們參觀。

我們先到泰國佛寺,這座泰國佛寺,占地寬廣,佛殿都由大理石鋪成,殿後是僧舍、講堂、客房,不少比丘住在這裡修學,甚至還有美國出家人也住在這裡。

住在這裡的泰國比丘,比起在泰國對我們又更親切多了,他們不像在泰國一定要坐在佛殿上如如不動的接送。在這裡,他們和中國禮儀一樣,站在門口歡迎,再三的要送我們到門外。在印度好像還是中國儀禮比較合乎各國實用。

據說,在菩提場四周不遠,還有緬甸佛寺、日本佛寺,我們都沒有去參觀,參觀泰國佛寺後,只到印度比丘長老住的摩訶菩提協會參觀了一下。

在菩提場的四周,各國佛寺因其有各國政府支援,所以建得都很寬大堂皇,唯有中華佛寺,只是憑著個人的熱忱而募建的。我國僑民散居在世界各地,可說為全世界各國之冠,他們對祖國的貢獻都很大。(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