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 海天遊踪 1-2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6-05
  • 圖說:中華民國駐泰大使館歡宴訪問團諸法師,杭立武大使親奉菜。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訪問團抵泰時,於中華佛學研究社舉行記者招待會。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泰國曼谷大王宮‧玉佛寺。 圖/資料照片提供

泰國 2

●廊曼機場歡迎場面

泰國時間,比台灣慢一小時,在機上我們就將手錶撥慢一小時,撥慢後的時間三點十分飛抵曼谷的廊曼機場。一台專車,把我們載到貴賓室前,泰國兩個佛教大學學僧,一律黃色袈裟,列隊歡迎。法宗派與大宗派的僧王,及杭立武大使、宗教廳長、華僧尊長、越僧寶恩大師等,都在貴賓室迎接。

坐定後,旅泰華僑佛教社十五個單位,一個個輪流跪在地上獻花。這十五個華僑佛社是中華佛學研究社、大光佛教社、義和念佛敬德社、蓮華佛教社、龍華佛教社、光華佛教會、明蓮佛教社、保官亭佛教會、萬全福壽壇佛社、蓮邦念佛社、普覺佛教社、淨德佛教社、萬華佛教社、瑤寶亭佛社、壽光念佛社等,我們的手上、身上,都堆滿了鮮花,花香撲鼻,使人看出泰國華僑佛教徒的虔誠!

在泰國,我除了認識我國在泰國留學僧淨海法師以外,我還認識靈鷲精舍的寬林法師,他曾到台灣兩度拜訪過我。此外還有《覺世》讀者,以及多年通信尚未謀面的楊乘光居士等,他們都到機場來迎接了。總計有千餘人之多,使人第一個感覺到泰國佛教徒很誠意很熱烈的歡迎我們來此訪問,尤其華僑佛教徒及泰國宗教廳。

聽說泰國比丘從未到機場去歡迎過什麼人,又聽說泰國宗教廳從未主辦過招待別國的訪問團,我們這次真算是有莫大的殊榮!

這次在泰訪問的日程,都是由宗教廳排定,宗教廳希望我們住在泰寺裡面,而華僑佛教徒則一定堅持要我們住在華僑最久的一個佛社裡,就是中華佛學研究社。

從廊曼機場到曼谷,行車要四十五分鐘之久,真難得那麼多人到機場歡迎,當我們到達中華佛學研究社時,時間已經五點鐘了。

●中泰記者招待會

跨進大門,撞鐘擂鼓,列隊歡迎,和國內一樣。稍為休息一下,泰文報、華文報等記者來訪,白法師回答時我偶爾補充幾句。他們問到大陸上佛教的情形,台灣佛教的狀況,甚至問到泰王訪華時,比丘為什麼要合掌,還有越南政教糾紛,中國的佛教徒是採取什麼態度等。

在談話中,他們對我提到的佛教星期學校最有興趣,我告訴他們,在台灣不少兒童受佛教教育。幼稚園以外,我把宜蘭念佛會的兒童班、學生會、青年會等,向他們介紹,他們記錄特別詳細,並說關於台灣有佛教星期學校,他們明天要用大字刊登出來。由此可見兒童教育,全世界都已普遍重視。說來慚愧,我們中國佛教徒辦了多少星期學校?大家除忙老人的福利,以及忙死人的超度以外,兒童是沒有人關心的啊!

記者走後,我仔細的參觀中華佛學研究社,這是占地約有二、三百坪的一個華僑在泰國最早成立的佛社,至今已有三十多年的歷史,是一座二層樓的建築,裡面設備和國內的佛社講堂差不多。經常講經說法,水準為泰國諸華僑佛社之冠,社長陳克文、監事長陳慕禪,經常講經。聽說龍華、蓮華、光華等諸佛社都是從這裡分出去的。

大門口有兩個警察站崗,據說是宗教廳特地派來保護我們的,另外還有一位官員,聽說在我們訪泰期中,隨時陪侍我們,真謝謝泰國宗教廳對我們的特別招待。

宗教廳因為覺得我們是中華民國佛教訪問團,特別尊重華僑佛社的意見,可以說在今後十天訪問時間中,宗教廳和華僑佛社,共同擔負招待任務。

從今天起,我們決意,將過十天和泰國比丘一樣的生活。


1963/6/27

●居士們圍繞看吃飯

早晨起來,天已亮了,楊乘光居士送來四張華文報紙,計有《世界日報》、《京華日報》、《中華日報》、《暹邏日報》。在本國版都用第一條新聞發表訪問團的消息,並刊登相片。過了一會,陳明德教授又送來泰文報紙,內中刊登消息很多,對白聖法師以及訪問團,備致稱讚。昨日所談的台灣有佛教星期學校,真的用大標題頌揚。

早餐直等到八時才用,這在國內已經九點鐘。從昨天早晨在台灣吃了一頓稀飯後,到此刻才算真正吃了一頓早餐。在泰國,過午不食非常重要,南傳佛教徒,吃魚吃肉不要緊,如果午後吃東西,就算犯了波逸提。

吃了一頓早餐,手續卻不簡單,居士們圍繞在我們身後,先獻筷子、湯匙,再將菜一項一項的獻上來,並且是跪著獻。如果是女居士跪在地上獻東西,比丘只能用手巾放在桌上,讓他把東西擺在上面,然後取用,決不可用手去接。兩碗稀飯以後,五六樣果品上來,這些果品在國內都沒吃過。例如榴槤,聽說一個就要泰幣一百多元,折合台幣二百多元,此外還有山芋、毛荔子等,一桌水果的代價,比一天的餐費要多。

●堂皇的玉佛寺

飯後,第一個節目就是去玉佛寺參觀。淨海法師特地請了十天假陪我們;陳明德教授及華僑佛社數十位代表,一直跟在身後說明。陳明德教授告訴我們,玉佛寺是屬於王宮的佛寺,平常只供給泰王、泰后禮佛,國家如有什麼大典,也在這裡舉行。玉佛寺平時除了佛教節日是不開放的,但今天不是佛教節日,卻特別為我們訪問團開放,供給我們參觀。

玉佛寺的堂皇莊嚴,使人覺得泰國不愧是一個佛教國家,在我們中國,過去大陸上叢林,比玉佛寺大的有,但跟玉佛寺一樣莊嚴堂皇的卻沒有。

玉佛寺殿中佛壇是金的,供的是一尊青玉佛,這一尊青玉佛的價值,是無法可以說出的。據說青玉佛本是一千年前印度龍軍論師所有,後因國亂,由一位王子帶去錫蘭(斯里蘭卡,以下同),再由錫蘭送給泰國,復又給寮國得去,直到兩百年前,泰國華裔鄭王遠征寮國,再又奪回,由泰國曼谷王朝第一代王建玉佛寺,供養這尊青玉佛。

殿中的金佛像很多,還有佛陀真身舍利塔很多。貝葉經一櫥一櫥的供在那裡,四周的壁畫,巧奪天工,從這裡可以看出泰國佛教偉大的藝術。

玉佛寺的前面就是接連王宮,我們出了玉佛寺,就去王宮參觀,聽說新的王宮在郊外,泰王平時很少住在這裡。淨海法師就住在王宮左邊的摩訶讀寺。

泰國的佛寺,金碧輝煌,我們只能走馬看花,十時半我們到我國駐泰大使館拜訪杭大使。

●杭大使設宴歡迎

杭大使設四席素齋,邀請宗教廳長乃雲、華僧尊長普淨大師,華僑佛社等諸位居士陪侍。吃飯時,杭大使和宗教廳長親自奉菜,並且站在旁邊,一直等我們吃完後他們才開始用。由此可知,泰國對出家比丘,恭敬到什麼程度。

飯後,杭大使要請我們在大使館看電影,但普淨大師堅持要我們去參觀他新建的普門報恩寺。

車行二十多分鐘才到報恩寺,興建的式樣,完全仿照叢林式樣,占地二千多坪,佛殿和廂房均已完成。普淨大師說:「報恩寺已由泰王批准為華僧尊長的本山道場。」我虔誠默祝華僧在泰國地位日高,法務昌隆。

參觀過報恩寺,再去大使館看泰王訪華的電影。看了還不到十分鐘,又催著去大宗派所主辦的朱拉隆功佛教大學演講。(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