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 海天遊踪 1-18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6-27
  • 圖說:印度民眾和訪問團談話。 圖/資料照片提供

印度 4

●緬懷百萬人天的盛況

悟謙法師致完歡迎辭後,白法師以「苦、空、無常、無我」為題,講解十多分鐘。除華僑外,錫蘭、泰國、日本都有比丘參加,亦請他們演說。

我在會中也曾說話,我說:「今天站在佛陀的國土說話,想到2500年前,佛陀在法華會上,那百萬人天的盛況,再看到今日印度佛教的情形,不勝感慨!」我又說了一些比喻,勉勵他們團結,共同為復興印度佛教努力!

用餐時,華僑總商會余清波會長,他稱讚我說,他在印度二十多年沒有聽過像我這麼說得圓滿的話,悟謙法師也來說,這個歡迎會因我的話而生色不少。慚愧!在佛陀的聖地說話,哪敢要人的讚美!

飯後又同黃妙有居士談了不少的話,黃居士在此經商,三、四年前即和我通信,為人忠厚老成,信心堅固,為一行解並重的居士。我和他談到已逝去的周祥光博士,遺下五個兒女,這些孩子的今後生活和教育問題,不知如何是好。我把聖嚴法師捐200元,李滿康居士捐100元的事告訴他,並請他為我向周夫人致慰問之意,我們《覺世旬刊》現在還在為周博士的遺族呼籲。周夫人和周博士結婚未滿十年,住的地方離加爾各答約半小時車程。

晚飯才吃過,摩訶菩提協會的導師,又招集孤兒院的小朋友,為我們開歡迎會、獻花、唱歌,贈送自製的佛像,白法師和朱居士都講了話。

這約60名的小朋友,有的很可愛,可惜管理比較差些,他們天真純潔,我們一共捐了300盧布給他們(白法師100,我們每人40),這雖然折合只有兩千多元台幣,但在我們一切都要自掏腰包的訪問團,實是盡了最大的心意。

1963/7/11

●別開生面的歡迎會

昨天我們參觀過加爾各答市區內的中國街,今天上午我們要去參觀郊外塔壩華僑的集中區。他們大都經營皮革生意,那邊的培梅中學聯合僑胞給我們召開的歡迎會,真是別開生面。

黃義校長一見到我們,就領著好多老師及僑胞中長者,把我們引導到會客室中用茶,然後帶我們參觀一間一間的教室,九百多名學生正在考試,但見到我們時,總要立正敬禮,等到我們招呼他坐下來時,這些小朋友才坐下來,繼續趕寫考卷。

培梅中學校舍非常寬大,計有四樓,我們一樓一樓的參觀,參觀到第四樓時,一個轉彎,約一百多人擺了茶果,合掌歡迎我們入席。這些歡迎者好像都是佛教信徒,再注意一看,四樓原來就是一座關帝廟,關帝廟中香煙飄緲。過去在大陸上,學校要侵占寺廟做校址,現在在印度,有規模的華僑學校,校樓上要建寺廟,供給華僑禮拜,你看這道理怎麼說?

這座培梅中學,完全是僑胞捐資興建的,光是地皮就買了約一萬多美金,這裡僑胞大都是廣東梅縣人,培梅中學者,培植梅縣的幼苗也。

從培梅中學出來,去參觀博物館,這座博物館規模相當龐大,大概成立於英國統治印度時期。裡面設有飛禽、走獸、礦物、手工、宗教、古物等等部門;搜羅之廣,非常豐富。西藏的佛像法物也專設一室陳列,當初一定是英國的野心,想把我中華土地變為他的屬土,現在印度繼承了他們的理想,如今西藏的佛像法物不但都到了印度,活佛達賴喇嘛也在他們的掌握中,將來西藏風雲仍然會多的!

博物館中,佛教的遺物很多,大都是石碑、石佛、石柱等,還有不少銅器佛像,專門陳列一室,因為印度和共產黨發生邊境問題以後,現在已是非常時期,因為寶貴,這一室不准人參觀。但管理人知道我們是台灣來的,要我們稍等二十分鐘,他去報告館長,即刻開放給我們參觀,但因我們要赴印度一位立法議員 N. N. Mukertee 先生的午宴,不及等待,只得怏怏而辭了。

N. N. Mukertee 先生是佛教徒,曾任700萬人口被認為世界五大都市之一的加爾各答四任市長,今天他在美都餐館請我們,目的是為了明年印度紀念摩訶菩提協會100周年要舉辦一次世界佛教文物展覽會,尼赫魯任主席,他任祕書長。

他想要求我們中華民國參加,專設一室,陳列中國佛經法物,並邀請中華民國法師前來演講。這個有益未來中印邦交的盛舉,而且更是弘揚佛法的好事,我們當然滿口答應,並鼓勵他多為印度佛教中興事業努力,賓主歡喜融洽,飽餐合影而別。

●我們為中華民國驕傲

在印度延期的簽證,移民局下午叫人來拿我們的護照,他們說看過以後才可以簽給,中印沒有邦交,多少人叫我們不要把中華民國的護照帶來印度,他們說:即使帶來也沒有用,哪知道印度政府就偏要看過中華民國護照,才放心給我們簽證,當印度政府的章蓋上我們的簽證時,我們為中華民國驕傲了!

因為遲遲去朝聖的關係,讓我有時間再仔細看看這世界五大都市之一的加爾各答。加爾各答聽說人口有700萬,勞力不值錢,失業的人很多,滿街都見到年輕男子在閒談,走廊不時有人在睡覺。

滿街的人潮,走路都很悠閒,好像都是在散步的樣子。牛被印度教看成神聖的對象,滿街隨牠們跑,沒人敢惹,即使睡在大街中心,車子也只有讓牠,如果睡在你家門口,你出門時只有從窗子跳出去,決不可由牠的身上跨過,這奇異風俗,叫人看了很不習慣。

過去我就聞名加爾各答是世界最髒的地方,這話並不是傳說,這裡的衛生太差,當我們的腳步正讓過一隻被汽車壓死的死小鴨時,另一腳卻踏在一隻很大的死老鼠身上,差一點把我摔了一跤。白聖法師在我身旁看得清清楚楚,上了汽車,他一直在皺眉。

當然加爾各答的街道並不全是如此,電車、雙層公共汽車,計程車滿街飛馳,馬車、人力車也不少,總之,加爾各答貧苦的人很多。

印度人的生活簡單,他們一日兩餐,上午十點才上班,到今天吃東西仍然是用手抓。

印度在七、八百年前就沒有佛教,佛教文化給有武力的回教摧殘了,在目前印度雖從土下掘出佛陀四大聖蹟,或八大聖蹟,但佛教文化在印度,可說還沒有復興,淪為英國殖民地一百多年,即使獨立,人民生活至今也不見改善,這不是摧殘佛教之因果歟!

印度人信佛教的很少,據說擁有三億多人口的印度,目前只有一百多萬佛教徒。今晚有母女二人來向我們頂禮,母名蘇曼娜妮,女名那娃密達,是菩提協會的信徒,因為言語不通,我送給那位約十三、四歲的小姑娘一串卍字項鍊,大家笑笑就告辭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