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 海天遊踪 1-17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6-26
  • 圖說:大師一行和當地民眾合影。 圖/佛光山提供

印度 3

●官員態度可親

印度移民局的局長、副局長,對我們都很好,滿口答允說朝拜聖蹟延期沒有問題,他們並問我們對越南廣度大師自焚殉教有什麼感想。

從移民局出來,在佛教蓮社午飯,回到摩訶菩提協會休息,今天這一天又算過去了。因為要等明天上午見此間西孟省主席,再參加華僑佛教團體歡迎會後,才可以到別處去朝聖,他們盛意殷殷,自然不好推卻。

下午在摩訶菩提協會沒有什麼事做,我們就請菩提協會祕書長把他珍藏的佛陀舍利拿出來朝拜,我也把我在泰國請到的佛陀舍利拿出來給大家看,他們都很羨慕。朱斐居士說,偷舍利不要緊,嚇得我趕快把這粒佛陀的真身舍利藏好。

在泰國,國王供養午餐,僧皇贈送禮品,但我覺得沒有比我能請到這粒舍利更感到歡喜的了!

看好舍利以後,一位德國比丘和我講話,他告訴我,他雖穿了小乘服裝,但奉行是大乘佛教。他說他昨天剛從越南來,他晚上要乘飛機去新德里見尼赫魯總理,他拿出十幾張越南廣度大師自焚殉教的照片給我看,並說我們應要為教犧牲。

廣度大師的照片,我寫信到越南,他們寄給我的都不太清楚,這位德國比丘所保存的卻非常清楚。廣度大師這位末法時代護教的聖者,法相莊嚴,慈祥愷悌,他為越南天主教政府的迫害而犧牲了。大師!你知道有一位異國的青年比丘,對你有無法形容的敬仰嗎?其實不只我一人,你已為全世界佛教徒怎樣護教做了一個好的榜樣。

晚間,一位華僑中學的教師羅先生來,談到印度中國佛寺已有七、八座,可惜有道有學能弘揚佛法的中國比丘太少,他請中國佛教會留意,介紹幾位能領導信徒,指導修學的中華民國的比丘到印度來弘法,幾位僑領今晨也提出過這些建議,肯為教犧牲,為教宣揚的人在哪裡呢?我仰首默望蒼天,窗外是一片虛無黑暗啊!


1963/7/10

●好熱的天氣

今天,真累死了,到今晨四時才睡覺,六時就起身,因為睡眠不足的關係,上午訪問倒不感覺什麼,但一到下午,天氣又熱,到各處訪問時,大街小巷,樓上樓下,熱得叫人難以忍耐。他們說:要是在兩個月前,印度的風也是熱的,家裡的桌椅也是熱的。

我們去拜訪西孟省主席時,辦公室中有冷氣,還要再吹電扇,因為冷氣吹不散熱流。在印度如果沒有電風扇,日子實在不易過。

省主席病了,派了祕書長見我們,並一再致歉,他說如果明天能夠起床,一定要見我們。這位名叫生的主席,對我們前來印度,非常歡喜,他希望我們在印度多住幾天,他說他的病不會太久就會好的。
我們延期居留的簽證還沒有下來,聽說,我們明天或後天才能出發去朝聖。

印度的執政黨是國大黨,西孟省的黨部主席先生,聽到我們從台灣來,很歡喜見我們,向我們合掌為禮,他說:「中印本來是一家,兩千年來,邦交友好。」

我告訴他說:「我們是中華民國的人,因為印度是佛陀誕生的地方,我覺得印度也如我們的祖國一樣,這裡的人民,我們見了,覺得親如一家。」

這位主席聽了很開心,開顏微笑了。僑領葉幹中先生,要我和他多講些話,我們談了很久,辭出時,他還要和我們合影留念。

午餐還早,我們又去看了英國維多利亞女王紀念館,這座紀念館,四方形的,高大四層,全用大理石砌成的,館外四周有水池,有樹蔭,美如公園。

●維多利亞紀念館

我們走進紀念館,先見到這位女王大理石的塑像,女王生於公元1837年,死於1901年,館中陳列的大都是英國王公大臣的畫像,也有征服印度的刀槍兵器之屬。這位女王大概到過印度,她坐過的辦公桌椅也陳列在裡面。

英國人不愧為先進國家,這座女王紀念館,建築得非常藝術,使我覺得,曼谷佛寺,建得也很堂皇,花費雖多,但沒有這位女王紀念館美觀。

這位活了64歲的維多利亞女王,很有福氣,聽說有不少英屬地區都有她的紀念館,可是世事無常,大英帝國的權威,隨著時間,隨著各國要求獨立的聲浪,終會沒落的,就拿這座紀念館說吧,印度議會幾次通過要將它廢除。

獨立後的印度民族,他們也有自尊心,因為他們覺得在自己國土內,征服者的標誌仍公然的矗立著,實在是對印度民族的侮辱。但尼赫魯總理不這麼想,他認為英國征服過印度,這既然是歷史,就讓歷史存在吧!尼赫魯總理的想法,可能要印度人知道國恥吧!由於尼赫魯的話,這位維多利亞女王的紀念館,仍然存在下來,讓後人可以前去瞻覽。

參觀以後,我們到佛教蓮社午餐,飯碗剛放下,葉僑領、譚僑領、張僑領等就開車來接我們去拜訪建國小學校長馬觀羨先生、工友合作社社長趙福英先生、《藏文中央週報》丹巴隆舟社長。

●訪問華僑團體

建國小學裡的小朋友一見到我們,全體站起來,等我們一一參觀,馬校長趕快拿出題字簿,要我們為他題字,一位女老師送來橘子水。工友合作社的趙社長,見到我們,歡喜得什麼似的,向我們報告他們艱苦奮鬥的經過。《藏文報》的社長丹巴隆舟先生,是西藏人,說得一口流利的國語,信佛虔誠到極頂,他所主辦的《藏文報》,編輯、排版、印刷,都是在一起,有兩位喇嘛貢覺卻增,與羅桑旦增擔任主編。尼泊爾、錫金、德、日、英、美等國都有讀者。丹巴隆舟是一位能幹的人,關於西藏問題,將來他會對祖國有很大的貢獻。

除此之外,我們又去參觀了張啟華社長的《印度日報》,譚社長的醒僑閱報社,葉幹中會長(僑聯總會)的餐館與成衣店,忠義堂的梅光學校。

參觀以後,直到下午四時才回到摩訶菩提協會,長衫未脫下,聽說加爾各答佛教團體聯合歡迎我們,地點就在菩提協會的禮堂。四點半開始,時間雖尚有半小時,但你談他問的,不覺就四點半了,我們就被迎請進歡迎場中。

三個團體要當主席,一是中華佛寺,二是佛教蓮社,三是居士林。這都由於他們太過熱心,彼此執著,都要對我們表示敬意,最後再三商量是由中華佛寺董事長亦即華僑總商會會長余清波先生獻花,居士林的悟謙法師致辭,佛教蓮社李老太太照管飯菜。(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