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 海天遊踪 1-14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6-21
  • 圖說:泰國除了佛寺,也有不少神廟。圖為位於泰、柬邊境的普里維希神廟。 圖/資料照片提供

  • 圖說:曼谷近郊一所小佛寺外的祈福鐘。 人間社記者林美惠攝

  • 圖說:曼谷大佛城。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泰國 14

●泰國的敬僧節

在泰國,每年的節日很多,最隆重的節日是佛誕節、敬法節和敬僧節。泰國人以佛法僧三寶為節,可見他們對佛法的虔誠。每到佛法僧這三個節日時,全國放假三日,商店關門,上上下下如痴如狂的慶祝,到處國旗招展,到處歌舞昇平,比我國的農曆年還要隆重而熱烈。

真巧,我們中華民國佛教訪問團很榮幸的,在泰國遇到他們的敬僧節。

前天,淨海法師就對我們說,你們有信件要寄可快些寄,敬僧節到了,三天的假期中郵差也不收發信件的。

真不錯,這兩天到處都可看到泰國社會洋溢著歡欣的氣氛,大家都準備了禮品,要到佛寺裡供養比丘,以表敬僧節的意義。

在泰國信徒供養比丘,不像我國信徒喜歡供養年老的比丘,或是自己皈依的師父。在泰國的信徒,沒有這種分別心,大都是和我國「見相結緣」一樣,只要是比丘,見到就供養,或是送到寺務處,由寺裡統一分發,利和同均,不會有多有少的。

我們參加泰國的敬僧節,是僧皇邀請的。下午五時多朱拉隆功佛教大學副校長受僧皇之命,派人叫車子來接我們去僧皇的越色局佛寺。

我們到達越色局佛寺時,副校長先請我們到他的會客室中休息。淨人送上汽水,泰國沒有比丘替人添飯倒茶的。

此時,我們看到寺中男女穿來插去,大都是送供養而來。他們送來供養,頂禮,也不講話,就退出去了。不像我國信徒,要嚕嚕囌囌好久,甚至要等出家人千恩萬謝,讚美恭維到相當程度以後,才意猶未盡的告辭而去。

不知是誰提議的,我們要參觀副校長的臥室。副校長笑笑,就用鎖匙打開他的房門,我們進去一看,覺得非常簡單樸素。約十坪大小的房中,就供了兩個佛壇,大大小小的佛像總有數十尊之多。地板上到處都可以當床鋪睡覺。信徒供養的東西散亂的堆在地上,有好幾籮之多,想都是今天受的供養,還沒有來得及整理。

副校長臥室旁邊,約有兩坪大小的一間房子,是服侍副校長的沙彌住的,在泰國大概封到僧官,都會有沙彌做侍者,但一受比丘戒,雖是徒弟也不服侍師父的,不像我國硬把徒弟當奴才,恨不得使用到老死為止,中國僧青年要出頭,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我們看到副校長使喚的小沙彌,十四、五歲的少年,長得眉清目秀,我們參觀他的房間時,他還向我們頂禮,又害羞的向我們笑笑。

直等到七時,我們便參加他們在佛殿上的念經行列。雖然聽不懂他們念的何經,但推想可以斷定是祝福吉祥之類的經文。念經之後,我們每人分到兩支蠟燭,一把香,拿到手中在大佛殿外面迴繞,擁擠的信徒都跟在後面,像我國繞佛一樣,但沒有繞佛整齊莊嚴;像我國迎香的味兒差不多,似乎以娛樂的成分為多。

佛殿很大,繞一圈至少也得五分鐘,約繞了三圈,儀式還未完,副校長就拉我們離開行列,說快要結束了,叫車送我們回中華佛教社休息,這就是我們參加的泰國敬僧節。

1963/7/7

●佛足塔前求好運

這是我們在泰國訪問最後的一天了,明天,我們就要飛向佛陀的國土印度去了。

因為是最後一天,僑界佛社仍不願放過領我們遊覽的機會,上午八時,就帶我們乘車向曼谷以東的抱木山去參觀。參觀的動機之一,是傳說中有佛足塔在那裡,我們車行一小時餘,就到了抱木山。

佛足塔,據泰國民間傳說,當初佛陀住世時,赴各地弘法,曾經來過這南國海灣的地方,佛陀在這裡顯了神通,留下腳印,後人在距佛腳數十公尺處砌起一座高塔,便是佛足塔。塔很高大,建在一個小丘上,更顯其雄偉,這是泰國著名的風景區之一,凡是外國旅客,差不多都會來這兒瞻仰一番。

佛陀的腳印,在一個佛殿裡,腳下的千輻輪相,依稀可以看到,腳的大小約一尺餘,很像是丈六金身佛陀的腳印。不少人來此燒香、獻花、點燭、貼金,我們則在此頂禮三拜,以表對佛陀的誠敬。

塔殿的右邊,掛了不少鐘,大大小小,有數百之多,據說在這裡敲鐘的人,敲得愈響,運氣愈好,同來的數十人,叮叮噹噹,都在敲鐘,在好運道之前,我也不能免俗,上前連敲了三下。陳振泰居士把握機會,攝相、拍電影,多少天來,這位信佛虔誠的名攝影記者,到處跟到我們,納取他理想的鏡頭。

在佛足塔旁,還有一座泰國式的雷音寺,所謂「西天雷音寺,化身何其多?」山門的匾上用中國字寫的。看到這巍峨的雷音寺,不由得想起我在台灣宜蘭居住了十年的雷音寺,朱斐居士向我取笑說:「星雲法師,回到你的宜蘭雷音寺了。」

世間名相巧合的很多,我也難免不對這裡的雷音寺生起親切之感,連裡面出售的符咒,我也感到莫大的興趣,一塊小布,泰幣十銖,我和朱居士每人各買了一條,留著帶回台灣鎮壓邪魔外道,我們兩人買了以後,不禁哈哈大笑。

●雜神廟傳入泰國

說起邪魔外道,抱木山的中國「雜神廟」非常之多,中國的神鬼、娘娘、大帝,被我們中國人也帶來泰國了,好像抱木山後,就是雜神廟的大本營。

這裡的雜神廟,我們也走了四、五家,齋公齋婆們用著懷疑的眼光看我們,他們還搞不清我們是從哪裡來的,也沒有介紹,我們也只是胡亂的走一下就告辭了。

看來令人感嘆,也令人慚愧,迷信也攜帶出洋了。尤其帶來了有佛國之稱的泰國,難怪泰國人連對我國大乘佛教都懷疑起來了。他們以為大乘佛教,是什麼都信,什麼都包容之教也!大乘佛教就真的是亂信之教嗎?

中國的齋公齋婆占住了寺廟,而且這些寺廟,龍神蛇神都可拜的,我們中國大乘佛教精神,就不為外國人所認識了。看這裡雜神廟的力量是多大,連泰國式的雷音寺,也學起中國人賣起符咒來了。中國人不該把迷信的生財之道傳給外國人。中國人的教育水準應該提高,中國人的信仰應該淨化,可是,我的這些話,那些齋公齋婆們怎樣才能聽到呢?

這一帶除了雜神廟以外,乞丐很多,大都是泰國的男女小孩子。當遊客一到,幾十個小化子一起伸手向你要錢,對於貧苦人,隨喜結緣,這是我們學佛人應有的態度。

到近午時,我們被接到附近一座西方佛堂去用午齋,西方佛堂,雖係在家信徒修持之處,但還算清淨莊嚴。就是在午餐後休息,蒼蠅蚊子太多,跟蒼蠅掙扎了好久,沒有閤眼,就又被帶到一個地方參觀一尊大臥佛。我們頂禮膜拜後,接受那裡泰國比丘招待。可惜到晚上記日記時,連地名都記不起來了。

●對佛教社的希望

因為明天就要告別曼谷了,今晚來中華社的教友很多,真有應接不暇之感。他們的盛情,將給我們永遠銘記於心,難以忘懷。

在許多教友中,尤其最使我們感激的是十五個華僑佛教社的總幹事,可說在泰國訪問的功德,完全是他們助成的。

在泰國的華僑佛教社,雖有理事長、監事長等的領導,但真正辦事的還是這十五位總幹事。他們今天全體十五人聯合聚集在中華社,一齊跪在地上向我們頂禮、贈送他們的禮品,這禮品是我們一人一付象牙衣鉢和衣環,對他們的虔誠懇切,對他們的盛情美意,怎不叫人感動於心呢?要知道這十天來,他們放下自己的工作,安排日程,引導我們至各地訪問參觀,出錢出力,為我們萬分辛勞,我無以為報,當他們跪在地下時,立即請他們起來,說出我對他們最後的三點希望:

第一、希望以歡迎我們的這十五個佛教社為基礎,大家團結,組織一個旅泰中華佛教聯合會,領導全泰佛教徒從事佛教事業與修持。

第二、希望每年至少一次,鼓動教友組織旅泰佛教徒回國觀光團,回到祖國看看祖國的建設,以及祖國佛教的活動。

第三、希望華僑佛教社多作中泰兩大民族團結合作的橋梁。

面對這十五位高大身材的總幹事,我像與多年的知交話別,竟有黯然神傷之感!

大家散後,不禁思潮起伏,想到泰國佛教徒們的誠實友善,想到華僑教友們的勤勞生活,使我覺得中泰兩個國家、兩個民族,應該要如兄如弟,共同為亞洲人民的光榮努力,共同為佛教的光榮努力!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