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 海天遊踪 1-13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6-20
  • 圖說:曼谷知名景點──鄭王廟。 圖/資料照片提供

  • 圖說:曼谷生活一景──水上市場。 圖/資料照片提供

泰國 13

●馬來亞駐泰大使館

皈依典禮剛舉行好,我駐泰大使館黃祕書打來電話,說他在馬來亞駐泰大使館中等我們,要我們趕快前去辦理赴馬來亞的簽證。馬來亞使館辦好,還要到印度使館中去辦理赴印簽證。

赴各國的簽證,是我們旅行在外的人多麼重要的課題啊!

我們離開台灣時,只將泰國、日本、香港的簽證辦好,此外如馬來亞、新加坡、印度、菲律賓等國都要在曼谷由杭大使為我們辦了。

說起杭大使,這位文質彬彬的學者大使,他是駐泰外交團的團長,我們獲得他的協助是很多很多。馬來亞和印度都和我國沒有邦交,菲律賓對於華人旅客是最刁難的地方,若非杭大使協助,能否去成,實是問題。

我們除杭大使幫忙我們辦理簽證外,各國要覓得保證人才行。我們赴馬來亞的保證人是馬來亞佛教會的主席竺摩法師,赴印度的保證人是印度華僑聯合國的主席葉幹中先生,赴菲律賓的保證人是菲律賓世界佛教友誼會菲分會的主席瑞今法師,竺、瑞二位法師及葉先生的肯發心負責保證,也是我們非常感激的。

在馬來亞駐泰大使館中,我們的簽證手續很順利的辦好,唯有劉梅生居士的簽證發生困難。原因是劉居士從菲律賓來,我們在台灣,未將他的名單寄向馬來亞政府申請。我們曾寫信給劉居士請他在菲律賓直接辦理,劉居士未接到此信,現在要想補辦,哪知馬來亞使館怎樣也不肯通融。不得已,再請黃祕書回大使館打電報給竺摩法師,請他再辦一次保證手續,為劉居士保證入境,這只得等從印度朝聖回來聽候消息了。

●印度駐泰大使館

我們從馬來亞使館回到中華佛學社午餐,下午二時我們到印度駐泰大使館中辦理簽證。

我們進入印度使館,親切的印度大使,絕不像一位與我國沒有邦交的異國人士,他對我們笑笑,也不經過什麼人介紹,就上前來和我們攀談。他會說中國話,尤其廣東話,說得非常流利,當他和我們一交談,就使我們吃了一驚。原來這位大使曾在香港駐過八年之久,他和我們杭大使的私交很好。他頭纏白布,滿臉黑絲鬍子,又高又胖,是印度人典型的樣子。

這位印度駐泰大使,對我們三言五語的客氣話後,就告訴我們說:「貴團到印度去朝聖訪問,不但我個人非常歡迎,同時,我們的總理尼赫魯先生也來電表示歡迎。祝你們在我國朝聖途中,有個愉快的旅行。」

我們聽了大使的話,心裡非常安慰,覺得印度到底是我們佛陀的祖國,尼赫魯先生不愧為偉大的政治家,我預感到我們這次印度之行,一定會非常成功。

印度駐泰大使在說話間,叫來一位祕書,為我們辦理簽證,交代了幾句,他就外出有事去了。祕書拿出很多朝聖資料送給我們,這些資料,有印度地圖、聖地說明等,都是中英文對照的。有一本介紹聖地風光和歷史的手冊,全是中文印的。十餘年來,中國人到印度去朝聖的,可說很少,而他們中文的朝聖資料,卻準備得非常齊全,這就不能不使人欽敬了。

我們獲得這些朝聖資料,好像有了朝聖指南,加之我對印度佛陀聖地的分布,在十年前寫佛陀聖傳時,就已經有個輪廓了解,現在再將這些資料仔細閱讀,雖未履及印度,對朝拜的聖地,已有一個完整的概念了。

這位祕書為我們把簽證手續辦好後,對我們說道:「目前不少人傳說中國人到印度去,印度人對中國人非常不友好,這實在是一種誤會。就憑你們各位這幾件佛陀的黃衣袈裟,你們到印度時,一定會獲得優待,謹祝各位旅途順利,朝聖成功!」

我們向祕書謝謝,告辭了印度駐泰大使館。在回中華佛學社時,我特地到佛殿上禮佛三拜,感謝佛陀慈光加被到我們,我們可以朝拜佛陀的聖地了!

1963/7/6

●我對泰僧的意見

今天,是泰國的敬僧節,我們訪問團每人收到一份僧皇的請柬,邀請我們今晚參加他們的敬僧節。

白天沒事,把東西整理整理,有的東西是要托大使館寄回台灣去的,有的東西是要存在泰國,以便印度回來帶去馬來亞的,有的東西則要隨身帶去印度用的。

要寄回台灣去的東西,大都是泰國各大佛寺及華僑佛社教友們送我們的禮物。這些禮物包括有銅佛像、僧袋、袈裟、圓扇、中泰英文佛書等,包包紮紮,我一個人就裝了一箱。這不是我貪心,在泰國凡是人家送我們的東西,都覺得是珍貴無比的紀念品,甚至他們供養的一包泰國香菸,我也放在木箱中預備寄回台灣去。

假使說要我對泰國比丘有所批評的話,那就是我覺得他們吃香菸和檳榔有失威儀;吃魚吃肉有失慈悲心;待人接物顯得自高自大。我們走在街上,不時看到三三兩兩的比丘嘴上啣著香菸,我們參拜佛寺時,佛殿上也放了檳榔罐,專給吃檳榔的比丘吐檳榔渣之用。

雖然戒律上沒有明文規定不可吃菸,但菸和酒同樣屬於刺激品,菸和酒同樣屬於習慣性的嗜好,一個嚴淨毗尼的比丘,自宜戒絕才對。

世界上很多風俗若成為習慣就不以為怪了,在我們中國,比丘吃菸、吃肉,這成為什麼和尚?但在泰國,信徒以菸、以肉供養比丘。我想,泰國比丘中一定不少人認為中國比丘不嚴持淨戒,但我在泰國十日來所見,除了他們想結婚時可以還俗外,其他持戒的程度不過爾爾。

●曼谷街頭

我把東西整理好了以後,請楊乘光、林龍二位居士帶路,想到街上走走,並順便買一些泰國的畫片和幻燈片,預備帶回台灣紀念。

出門時,我特別對楊居士說,我們最好不要乘車,多在街上走走。希望在告別泰國前,能多看看泰國社會上的形形色色。因為每天乘著車子飛馳在各地,有些地方看得實在不夠深入。在泰國十天來,住的地方每天有政府派出的警衛作安全措施;每到一個地方,政府便派有車輛接送;每次訪問,都受到官方安排、當局者的禮遇。這些優待如果過久了,也會覺得怪拘束的,所以,有時希望自由走走比較好。

可是,主人的美意,好像不請客人乘車,就不夠隆重,就不算禮貌似的,雖有些地方走了路,但有些地方仍然是乘了車。

曼谷的車子和英國一樣,是靠左走的。我很奇怪,泰國是接受美援的國家,為什麼不學美國的靠右走,而學英國的靠左走呢?美國汽車公司一定少做了泰國生意,美國不愧是自由世界的盟主,肚量確實很大。

曼谷沒有三輪車,機器三輪車是有的,可說曼谷滿街都是機器三輪車的天下。計程車也有,但計程車比較貴,有同樣速度的機器三輪車,比較便宜,當然機器三輪車的生意就比較興隆了。

泰國比丘,無論乘車乘船,只要是公家的,都不要錢。民營的交通工具,如我們今天乘的計程車、機器三輪車,凡是見到黃衣僧,司機也是馬馬虎虎隨你賜給一些,他們不會和你計較多少的,由此可以看出泰國人敬僧的情形。

到店裡買東西,出家人也會受到優待,往往都要打個折扣。佛國,到處都有佛國的氣氛!

街上人很多,泰人華人,都不太容易分清。仔細看才能認出泰人皮膚比較黑些,而且衣著也比較簡單。

我們走走看看,忽然覺得時間不早,匆匆忙忙趕回中華社用餐。飯後,就等著晚間去參加敬僧節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