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 海天遊踪 1-12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6-19
  • 圖說:大師於佛教辯論會時發言。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泰國又稱「千佛之國」,佛寺眾多,信眾常到寺院獻花、獻油燈,或點燭,表示對佛陀的崇敬。圖為泰國清邁素帖寺。 圖/資料照片提供

泰國 12

●中泰佛教辯論會

晚間,有一場「舌戰」在等待我們。因此,便匆忙從挽巴因趕回曼谷,以便應戰泰國的論師。

這次辯論大會是由泰國方面邀請召開的,時間是7月4日下午七時,地點就是在中華佛學研究社。

當兩方參加辯論者,齊集會議場之後,雙方總共有數百人參加舌戰。我們按序入席坐定之後,就展開辯論。泰國方面發言的有著名的難陀論師、攝坤論師(女)、朱拉隆功大學兩位副校長,另外還有幾位佛教學者;而我們一方,發言的有白聖法師、我、朱斐居士;譯語的有陳慕禪居士和陳明德教授二人。

在開始時,難陀論師以主人身分首先發言,表示一樣東西,從四方角度去看,會看出各個不同來,所以中泰兩個佛教,有大乘小乘之分,其實都是一個佛法,今天的辯論會,就是雙方交換佛法的意見。接著白聖法師也說了一些客氣話,彼此就展開辯論。你問我一個名詞,我要解釋半天;我問你某一方面的義理,你也要說明好久。因此,我覺得短短兩小時內,辯論佛學名詞及義理,實在枯燥而沒有意義。像這樣沒有規則的辯論下去,勢必辯不出什麼結論來。

因此,當我第一次發言時,便提出三大問題,作為這次討論的軸心。因為在我覺得,我們是來泰國作友誼訪問的,對佛教我們可以討論,而不必辯論。因為佛教走到天下任何角落,其根本義理決不會南轅北轍。大乘、小乘,可以說只是引人入門的不同名詞,以便觀機逗教。如果能一心苦修,你從小乘入門也不是邪道,假如你一定執持大乘之外,所有的佛教都是「自了」,試看泰國的佛教,也不見得遜色於中國的大乘佛教!

我提出的三大討論要點是:

第一、今天的佛教在「團結」:團結的對象不分大小乘、南北傳、各宗派、僧和俗。

第二、今天的佛教在「統一」:現在佛曆未統一,佛誕未統一,服飾未統一,儀式未統一,制度未統一,這一些都急待統一。

第三、今天的佛教在「動員」:要動員研究佛學,要動員淨持戒律,要動員展開社會事業,要動員發展佛教教育,要動員展開世界性的弘法活動。

歸納起來,佛教除這三大議題,值得吾人辯論、研究、改進外,至於南北傳,大小乘,都是不諍之議。因為所有的佛學理論,都以佛說的經文為題而發展的,枝節問題乃在做法的徹底不徹底,做得夠不夠,如果我們真能遵行佛陀遺教,人人不作獅子身上蟲,相信佛教必可迅速為世界各地人民所接受。

而其中最重心的問題,便是團結、統一、動員,如果捨去內部的團結、統一、動員,一味高談學術研究,除增法執以外,實在並無什麼可得。

現在西方的天主教大公會議,已決議容納耶穌教的觀念,並決定邀請他們參與議事。這是天主教(舊教)與耶穌教(新教)團結的先聲。而我們佛教為何如此分彼此、鬧意氣呢?說來真是令人為佛教前途而痛心啊!

我非常沉痛的說出對今天佛教問題的這三點意見,當我發言之後,泰方的難陀論師表情非常激動,他馬上要過麥克風,沉重地說道:「今天在中泰雙方討論佛學的會場上,想不到中國有這位青年比丘,有這樣高瞻遠矚的眼光,與卓越的遠見,令人非常敬佩,我謹向你致最虔誠的敬禮!這真是智者發言,一鳴驚人,使我們萬分欽佩!……」

難陀論師這一番話,把原先會議上籠罩的火藥味氣氛,憑空化解了。

事實上,只要是佛教,不分南北傳;只要是佛法,不分大小乘。以愚人摸象的方式來一味爭辯自己的義理,是完全浪費時間與精力。除有損感情,增加人我之見外,別無其他所得。難陀論師不愧為一位哲人,他一經溝通思想,馬上接受我的建議,使我也十分感動。

這場論戰的過程,結果化為十分融洽的去研究議題了。

研究的結論,佛教確需要「團結、統一、動員」,不能分歧、散漫、保守。

最後,由朱斐居士以了脫生死的法門發表論點,與泰方研究。由於泰國的佛教界,只重戒律(尤其重視過午不食戒)、誦經、以佛學作學術研究,在了脫生死的問題上,除開「四念處」的修持觀念,實在無法舉出一種具體的修持法。何況泰國佛教寺院多數均欠缺修持的行者,他們只重供養,而忽略修持。

在泰方的發言人對了脫生死的答覆實在沒有具體的內容,在泰國以及整個南方佛教,大部分以為只要信佛,便可接近佛道,這未免太簡單了。

雖然南方佛教中當然也有修持的高僧大德,但是這種人真是如鳳毛麟角!

辯論會圓滿時,大家起立鼓掌。一場平靜、安詳的會議,於焉結束,真是皆大歡喜!

最後,我要一提的,參加辯論的三位著名的論師,他們都是泰國佛教學術界的重鎮!

1963/7/5

●皈依典禮論皈依

從今天起,將是我們訪問泰國以來最輕鬆的日子了,泰國政府官式的接待到昨天為止,今天起是我們自由活動的開始。在今天這一日中,只有參加中華社兩百多人的皈依禮,以及到馬來亞和印度駐泰的大使館中去辦簽證手續。

僅僅如此,也仍然忙了一整天。

數百華僑聯合在中華社皈依,恭請白聖法師主禮,賢頓法師和我陪禮,上午七時,中華社裡就開始忙碌了。佛堂上供奉著香花水果,燈燭輝煌,整個佛殿內瀰漫著濃厚的氳氤,眾多的信徒臉上洋溢著虔誠與莊嚴的表情。磬聲長鳴,皈依典禮開始,白聖法師說法,淨心法師譯語。

所謂皈依,就是皈依佛法僧三寶之謂,在我們中國,老實說,皈依三寶已經流為拜師父而非皈依佛法僧。法師舉行皈依,沒有想到今天是作皈依三寶證明師,而非自己收徒弟;皈依者也沒有想到從此身為三寶弟子、佛教信徒,而非自己拜師父。因此之故,中國佛教信徒,都為各個高僧大德分配後把持,這是我的徒弟,那是我的弟子。如果把徒弟弟子都為這些師父分配後,佛教哪裡還有徒和子呢?

在泰國的華僑,他們的皈依,心理上就和國內稍有不同了。他們不是皈依一次,他們遇到機緣就皈依,他們認為皈依一次,就是植福一次。這位大德來可請他證明皈依,那位大德來仍可請他證明皈依,皈依愈多,福報愈大。皈依以後,也不覺你就是我個人的師父,因為一切出家人都是師父。他們能作如是想,所以他們一次又一次的皈依便無可厚非了。

華僑如此,泰國佛教呢?泰國佛教也沒有什麼師父徒弟的分別。所有信徒,是所有出家人的弟子;所有出家人,是一切信徒的師父。信徒要供養時比丘要為你皈依;布施時也要為你皈依;聽經聞法時要為你皈依;婚喪喜慶也要為你皈依。所謂皈依三寶,要時時刻刻皈依佛法僧也。

因此,在泰國,沒有為拉信徒明爭暗鬥,寺廟財產是宗教廳統一管理的;所有信徒,是佛法僧教團共同教化的,你想這還有什麼要爭的呢?

關於我國皈依的不合法,皈依師要負責,信徒也要負責。皈依師為什麼不將皈依真義講解給信徒聽呢?皈依師為什麼不要把信徒還給佛教呢?信徒不明皈依意義,把皈依當作人情,見到這位出家比丘很歡喜,就皈依他;和那位出家比丘有些感情也要皈依他。美其名皈依是親近善知識,其實皈依是拉關係做人情。

因此之故,在中國佛教僧俗教團中,到處有一普遍現象,這個師父很好,那個師父不行;我的師父很慈悲,你的師父不學無術;使信徒毀師謗僧,說來是令人痛心不已的!我們如何能改進呢?我們什麼時候能還信徒與佛教呢?

因為參加中華社所舉行的皈依禮,一時所感,久鬱在心中的話,很想一吐為快,希望十方大德們知我恕我才好!(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