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 7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10-15
  • 圖說:位於佛光山西山的「寶橋」,連接朝山會館、叢林學院女眾學部、大悲殿,方便信眾取道,為星雲大師取意於「寶橋渡佛」典故所命名。 圖/佛光山叢林學院提供

  • 圖說:佛光山早期,比丘、比丘尼都有。不過,他們是分開而居的,男眾比丘住在東山,女眾比丘尼則在西山。由於兩山遙隔,後來的十年、二十年,彼此都不知道對方叫什麼名字,因為男女有別。圖為位於東山的叢林學院男眾學部。 圖/資料照片提供

佛光山的管理法 7

●師姑教士制度

在佛光山出家的男眾叫比丘,出家的女眾叫比丘尼,佛光山早期,比丘、比丘尼都有。不過,他們是分開而居的,男眾比丘住在東山,女眾比丘尼則在西山。由於兩山遙隔,後來的十年、二十年,彼此都不知道對方叫什麼名字,因為男女有別。

除了比丘、比丘尼以外,佛光山還有男性的信徒及女性的信徒,男性是優婆塞,女性為優婆夷。我覺得寺院不應該只是比丘及比丘尼所獨有,這裡不是住家、不是房舍,而是十方信徒所共成的一個道場,比丘、比丘尼不可以寺廟為家。這是一個修道的地方,應該把寺院道場擴大為四眾所有,除了比丘、比丘尼以外,也讓優婆塞、優婆夷的信徒能夠加入。

他們加入了以後,就有了出家的僧團及在家的教團,彼此各司其職、各有名號、各有層次的成長,但這必須要有組織內容,大家才能相安無事。所以,我為這些比丘及比丘尼的徒眾,明訂他們升等的辦法、調職的辦法、參學請假的辦法、醫療護理的辦法等。

此外,那許多在家的人士進入僧團後,我也要給他們一個名位,就訂立了淨士和師姑的制度。他們在佛光山不一定要剃度,在家的男士稱淨士(現稱教士),在家的女性稱師姑,就像是觀世音菩薩,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

在佛光山的淨士,例如在印度的黃進寶,他隨著慧顯法師教導印度的沙彌,現在已有百人之多,將來對於復興印度的佛教,你能說這些教士沒有功勞嗎?又如在都監院服務的林利國也幾十年了,還有在西來寺服務的明德,有西來寺時就有他了,說起這許多淨士對常住的貢獻,也不差出家的僧侶。

至於女性入道的師姑,就更多了。常住在選擇師姑也很嚴格,一定要童女、單身、沒家庭的拖累、對外沒有什麼糾紛的,還要有出離心、不豪邁、不好風花虛榮,能安貧樂道,能甘願助益做僧團的發展,主要讓僧團的僧眾去弘法,而教士師姑的教團,就成為僧團的護法。

目前佛光山的師姑,大概在百人之上,分居在世界各地,隨著僧團協助運轉。師姑們不但通達佛法,一樣可以講經說法,甚至於上殿課誦、敲打法器,參加早晚功課,他們的唱誦法務,也不落在僧侶之後,只是他們不這麼做。師姑教士長於寺務,在常住裡,多數以管理錢財、管理接待、管理飲食為主。

出家眾則重視修持,以念佛參禪、講經說教為主。大家這樣子分工,各有所司,彼此相互尊重、相互輔助。所以在佛光山所有的道場,甚至在外的信徒,他們也可以把寺院當成家,只要是佛光山的會員、功德主,他們來到佛光山,都會受到應有的待遇、應有的尊重。

佛光山能在這樣的情況下發展,所有的僧信四眾,都沒有什麼怨言,都沒有什麼訴苦,都在和樂中成長,這大概就是淨士師姑入道的重要成就吧!


●探親優待

佛光山有數千名的徒眾,家裡經常有眷屬的問題,需要他幫忙解決。例如「我的父母有病住院了!」那你家裡另外還有兄弟姊妹嗎?

如果沒有,我們可以酌情幫助,甚至派人一起去照顧他的父母。如果他有兄弟姊妹,以他一個出了家的子女,應該要讓在家的兄弟姊妹來照顧父母,他可以在其他方面,為父母盡些孝道。所以,不一定要回俗家,跟其他兄弟姊妹同等,入道與在俗,還是應該有所分別。

假如父母年老了,無法養活自己,佛光山可以代替他,讓他的父母進入社會公辦的養老之家,每個月給多少萬塊錢,佛光山願意幫忙。如果是父母大壽,我們會讓徒眾回家,準備一些禮品孝養父母,以盡兒女之情。假如父母往生了,每一個弟子回家奔喪,常住都會準備數萬元不等,看他在山上的貢獻,讓他有一點光宗耀祖的能量。

所以,佛光山對於徒眾和眷屬的關係,跟其他地區的道場,是有一些不同的。因為佛光山將每一個徒眾弟子的父母,都當成是全山弟子的父母,同樣地,我們希望這許多的父母,也把全佛光山的子弟,看成是自己的兒女。

由於如此,大家互相在佛門裡,才有法情、才有義理。

佛光山是一個講究徒眾福利的道場,因此,所有的徒眾平常都可以不要金錢,為什麼?因為他們所有的生活待遇,常住都已經為他們負擔了,他要了錢也沒有用。不過,常住還是會有一點錢給他,就是所謂的單銀,讓他偶爾可以和同學到滴水坊吃碗麵,偶爾買個文具,也讓他覺得有這個能量。

人性的管理,會讓每個人都懂得情義。對於佛光山的弟子,我的看法是他們都是有情有義的有緣人。

●錢權分開(1)

我從小家庭貧困,沒有錢財零用,這是當然的。從我出家以來,叢林的學習只是做苦工,苦行的行單,如挑柴擔水、燒柴煮飯,既沒有錢,也沒有權,所以財和權,與我都沒什麼緣分。

我師父的性格,從不肯讓我擁有錢,我在大陸跟隨他十年的時光,只記得他給過我一次五塊錢;再來就是要到台灣時,給了我十二塊銀元之外,回想父母也不曾給我金錢,信徒也不會供養我金錢,我在那無錢無緣的歲月裡,現在回憶起來,也不知道怎麼過來的。

後來到了台灣,我成立佛教的各種弘法社團,有種種的主張,希望青年會怎麼樣……希望弘法隊怎麼樣……希望學生會怎麼樣……希望歌詠隊怎麼樣……看起來好像我有權力了,不過這只是服務性質而已。你說那許多青年團隊,他若不來,我又能奈何?他不高興,直接從現場離開,我也沒有辦法。

因為我沒有月薪,也沒有獎賞可以給他們,就算是海豚那許多動物的表演,都還有些小魚賞賜,牠們才願意表演。我對於跟隨我的這許多朋友們,他們為我這麼辛苦,可是我連小魚、蝦米都沒有。世間沒有白吃的午餐,也沒有不勞而獲的事,就連皇帝也是不差餓兵的啊!那時候的我,不管是財和權,我都沒有,然而現在回想起來,我倒是有一些我的法寶。

第一,我有心。我誠心誠意帶人,這個在人事上很重要,讓對方感覺到你的誠心誠意,他會和你合流。第二,我覺得我還有一項財富,就是我有緣,有人緣,所以管他男女老少,甚至很奇妙的,有一些老人家,根本就聽不懂國語,但是我講話,他說他聽得懂。

我自己也很奇妙,雖然沒有學過客家話,也沒學過台語,但是到台灣來以後,我也很快就能聽懂一些客家話和台語,雖不善講,我可以跟他們應對。甚至於英文、日文、韓國話,我也沒有學過,但是講幾句客氣話,很自然。我雖然五音不全,不善語言,但是在應用上,都能發生很大的效果及效用。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