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 31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11-16
  • 圖說:雷音寺阿彌陀佛聖像。 圖/佛光山提供

弘法系列 22

●管理是要奉獻的

我住在宜蘭期中,宜蘭看守所可以說是我經常去的地方。可是,後來負責監獄教化課的人不信佛教,漸漸地,對佛教有所排斥,改用儒家來教化。我想,大概他們都是基督教徒居多,台灣監獄的教化工作,其內容也慢慢改變了。不過,這也不要緊,因為我們都是義務的,不是專業人士,也只能隨緣教化。

在宜蘭監獄裡面,從過去日本統治時代,就遺留下來一間佛堂,裡面供奉了一尊阿彌陀佛的金像,實在很莊嚴。我每一次到那個監獄去講演,都會親自到佛堂裡,向這一尊阿彌陀佛合掌、頂禮。

後來,看守所的總務課長,他知道我喜歡這一尊阿彌陀佛像,就來找我說:「現在這一尊阿彌陀佛像,監獄裡不便供奉了,你要的話,可以賣給你。」我問他多少錢,他說兩萬元。

那時候兩萬元的價值,應該不只十兩黃金,但我想,我寧可付給他兩萬塊,也不要讓他們隨意處置這尊佛像。於是,我就把這一尊阿彌陀佛請回到雷音寺,後來還把他複製多尊。現在在台灣,有好多的地方都有供奉這一尊阿彌陀佛像,等於阿彌陀佛的分身一樣在弘法利生。

其實,對於台灣的政治紛擾,我並不感興趣。我不問政治,也不跑政府,並不求助於政治給予我什麼幫助或做什麼,我都沒有;甚至於我這一生,起建的寺廟這麼多,我們也從來沒有要求政府為我裝過一個路燈,建一個廁所,或是給我一點補助,我都沒有。

管理,是要奉獻的,不是想要貪圖的,所以我不貪圖,並不代表沒有。我覺得佛教所說的「因緣」比較重要,緣分到了,因緣會來找你,你如果沒有因緣,沒有結緣,不肯結緣,要去找因緣,你也找不到。

●管理需有智慧妙用

在佛光山左近大寮鄉(現在稱大寮區),有一個高雄女子監獄,曾經要我去做一次講說,我欣然前往。

我一去,看到裡面有六百個青春美貌的女性,著實嚇了一跳。這許多女性怎麼會犯罪住在監獄裡面呢?一般說,女性大多非常溫柔善良,應該不至於犯什麼罪讓他們這樣受刑,受制裁。

後來,慢慢了解,這些可憐的女人,大多是因為丈夫違反票據法犯了罪,利用太太的名字立據,就由他們來坐牢;或者男人吸毒、販毒、竊盜,犯了罪都推到太太身上,婦女只有代夫去坐牢入獄,可是法律並不懂這一點;只要在問供時,指出他有什麼罪名,生性善良的女性就承認犯罪。所以,沒有犯罪的人坐牢,犯罪的人卻逍遙法外,我想,法律真的能解決問題嗎?

因此,我在寫《玉琳國師》的時候,曾經用玉琳國師的口吻說過一句話:「法律不能解決人間的問題,只有佛法才有辦法。」如國父孫中山先生說的:「佛法可以補法律之不足。」佛法是根本方法,要從心裡來改變才能解決問題。

從那一次在監獄裡面,跟六百名女性說法以後,我就很感嘆,我們在監獄裡面教化,真能幫上這些苦難人民,有助於他們獲得幸福、人生成長嗎?

因為我在監獄裡面佈教多年,承蒙司法部早期給我一個名稱,最初叫「名譽教誨師」,後來又叫我做實際的「教化師」或「教誨師」;但是,我是個和尚,還是做個法師為好。

我效法《金剛經》所說,度眾生的對象,「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我敬佩地藏菩薩「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的精神,但還學不到地藏菩薩專業的在地獄裡面度眾生;儘管我的願行比較廣泛,實際上說來也是一事無成。

因此,人生光靠願力,這只是一個理想;在願力之外,你還要有實力、要有行動力,甚至還要有各方面的助緣、助力,才能真正所謂的救苦救難。

像觀世音菩薩能可以「拔三毒」、「救七難」、「三十三應化身」……所謂「神通廣大、法力無邊」,大概在管理學裡,還是需要一點智慧妙用,才能收到功效。 (待續)


【延伸閱讀】

每個人一生的歲月有限,如何運用有限的時間,讓生命發揮更大的意義,就需要時間管理的智慧。請問大師,平日如何管理自己的時間與空間呢?

我們在世間上生活,與我們最有關係的,第一個就是「時間」。我們這一生的壽命,分分秒秒在減少,可以說每天都在跟時間賽跑。再來就是「空間」的問題,從小我們就知道要爭取一個座位、一個床鋪,長大進入社會,要爭土地、爭房屋、爭車位。為了爭取空間,有時候還和人吵架、打架,甚至世界上國與國之間,也常為了領土空間而戰爭。

記得我20歲從佛教學院畢業,將自己奉獻給社會大眾之後,一生就沒有放過年假,也沒有暑假、寒假,甚至星期假日還比別人更忙碌。從早到晚沒有休息,不但在殿堂、教室裡講說弘法,在走路、下課的空檔,甚至在汽車、火車、飛機上,我都精進地辦公、閱稿。幾乎每一天都在分秒必爭、精打細算中度過。如果以一天能做五個人的工作來計算,到了80歲,就有60年的壽命在工作,60乘以5,不就是300歲嗎?這就是我主張的「人生三百歲」;這三百歲不是等待來的,也不是投機取巧來的,是我自己辛勤努力創造出來的。

由於我懂得利用「零碎時間」,所以,無論是坐火車、坐汽車、坐飛機、坐輪船,無論要花費多少時間,路程多麼曲折輾轉,我不但從未感到時間難捱,反而覺得是席不暇暖的弘法生涯中最大的享受。過去幾十年,我南來北往,乃至國內外來回,一點都不覺得浪費時間;局限的空間裡,正是我思考、寫作、用功的最好時光!

另外,我經常在客人要來的前一刻,站在門口迎接,讓對方驚喜不已,有人問我是不是有神通?其實這是因為我從小就訓練自己要有時間觀念,五分鐘、十分鐘,有多久?甲地到乙地需要多少時辰?做一件事情要花費多少時間?我的心中都了了分明,當然一切事物也就能「管理」得恰到好處。

會運用時間的人,他的時間是心靈的時間,因為能夠縱心自由,達古通今,所以他的生命展現了泱泱宇宙的全體大用;不會運用時間的人,他的時間只是鐘表刻度的時間,由於受到鐘表指針的支配,一小時不會多,一分鐘不會少,因此他的生命渾渾噩噩而渺小有限。

其實,不只時間要靠自己懂得運用、處理,空間也是一樣,大大小小,總有空間,重要的是自己的心量要大,所謂「心中有事天地小,心中無事一床寬」,只要自己放開心胸,心裡的世界一大,有限的空間就會有意想不到的寬廣。

──節錄自星雲大師著,《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中)》〈佛教對「應用管理」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