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 21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11-02
  • 圖說:大師應國防部之邀,至三軍官校及各部隊宣講佛法,為期一個月。(1989.12.19) 圖/佛光山提供

弘法系列 12

●將心比心─佛法的管理

除了在軍中的巡迴演講之外,後來我還定期到軍營裡去授課,像是台中的成功嶺,軍方特聘我為教授之一,舉凡大專學生入伍受訓,每年二梯次,甚至三梯次的大專學生集訓班,我都例行去為服役的青年學子們上課。

由於那時許多去成功嶺受訓的大專學生,大部分都是心不甘、情不願,因為他們覺得自己很無奈、很沒有辦法,一定得接受軍事訓練。我就教他們:在人際之間的存在,必須得有各方面的學習,而軍事是一門學問,團體生活也是要學習的一部分,要與人相處,增加友誼,讓他們知道這些都不會白費光陰,也不與生活違背。軍事裡的生活管理,忠孝節義的情操、正派行為的訓練,你能可以接受,對你們未來的人生一定能夠增上。

我這樣子安慰他們的心情,讓他們平復自己的心理,降伏其心,不要生起不滿、反抗、怨恨的心態,因為那些負面的情緒,都是一種對立的心情;如果他們能像海綿一樣,就能吸收很多的正面思想,也能豐富自己的人生內涵。

信仰是內在的,但它可以激發一個人的外在力量,只要有信仰就會有力量。所以,每次我到成功嶺,都為這許多年輕的大專學生講說佛法,並曾以六點來期許他們:「學習吃虧、人我互調、不斷改心,終有一天轉身、回頭、心甘情願。」看到他們個個精神抖擻,聚精會神的聆聽態度,我覺得很值得現在的學子們來效法。

在成功嶺的上課,我覺得我可以給他們安心,而成功嶺的老師、軍官們,也覺得我講說的內容,對他們的教育有一些輔助的功能。尤其,對這許多年輕的大專學生做人、處事、團隊精神等,都很有幫助,認為在軍中除了重視武力以外,平時個人的智慧修練,也覺得有其重要性。

所以每一年都找我去為他們上課。到後來,我幾乎可以說已經成為成功嶺的專任講師。

其實,對於兩岸關係我一向不主張戰爭,我是主張和平的;但是當時我並不能公開的倡導。不過,私下我和那許多領導的軍官講,不管是大陸的軍隊,還是台灣的軍隊,都是為了我中華文化,兩岸應該都是平等的,兩岸的同胞要和好統一,不應該樹敵,他們也都深深的認同。

所以,在台灣,雖然和大陸分割數十年,他們不了解這許多老兵同胞的心理,都希望能夠趕快回國探親。雖然國民黨政府一直倡導反攻大陸,但是大家也知道,反攻大陸是沒有希望的,最好有另外的管道,能和平回到大陸最好,如果兩岸不再兵戎相見,能夠攜手創造和平,這才是人民之福。

後來,我也到三軍官校,包括岡山的空軍官校、左營的海軍官校、陸戰隊,以及鳳山的陸軍官校等,我也都去做過講演。我記得初次到岡山空軍官校演講,我說:「我送你們六架飛機,所謂六架飛機,講的就是『六度波羅蜜』,這六架飛機可以帶你們飛到安全的地帶,分別是: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

到了左營的海軍官校,我就說:「我送你們一艘軍艦,就如『觀世音菩薩慈航普度』,以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去救度迷航的眾生。觀世音菩薩尋聲救苦,是幫助眾生去除恐懼害怕,得到身心安穩;你們為國家服役,防衛海界,給予國家安定、人民安心的力量,這是一種讓人依靠,讓人無畏的布施。」

到鳳山的陸軍官校,我就講「八正道」,因為軍人又叫「丘八子」,所以我就對他們說:「你們丘八子要行八正道。所謂八正道,就是八條正當的人生觀:正當的見解(正見)、正當的思想(正思惟)、正當的語言(正語)、正當的行為(正業)、正當的經濟(正命)、正當的精進(正勤)、正當的意念(正念)、正當的禪定(正定)。」

由於陸軍的待遇比較低,他們生活的條件比較艱困,我對他們表示同情,所以曾經公開說過,國家的戰爭,讓我們國破人亡,有家難歸,有親難投等。我在蔣經國先生前面也都說過這許多話,因此,我對軍中也不算犯什麼言論罪了。

後來三軍官校,還有很多的軍機學院,作戰部隊,軍中的輜重部隊,特殊的戰略學會等,都紛紛邀我去演講。蔣緯國先生還特地請我去戰略學會講演,我哪裡懂得什麼是戰略、戰術,我一直推辭,但是他的盛情我不得辦法,只有把佛教對人心、友誼、和平、戰爭的看法告訴他們:過去在戰爭中,靠槍桿子底下出政權,其實,我們要在慈悲心中養成聖賢的人格,比政權又更重要。戰爭,最高的戰爭,在不動槍砲子彈,還能屈人之兵;在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最為上策。(待續)

……………………………………………………

【延伸閱讀】

我的軍中行 2

過去,我知道在美國有基督教的隨軍牧師,後來又聽說韓國也有隨軍的法師,稱為「軍僧」(軍中佈教僧),他們為營中的官兵解決煩惱,提振士氣,這真是讓我大為驚歎。

我覺得,不管是什麼宗教,只要能在全民的心中,尤其是在軍人的心目中建立起地位,那麼必定能讓他成為一名勇敢無畏的優秀軍人。

我們常說「軍愛民,民敬軍」,因為軍人不一定只是打仗,他們還是人民的保姆,為民服務、解決危難,故而受民敬愛。

1970年,台灣電視公司曾播出一部有關軍人的單元劇,叫做「勇士們」(Combat),是描述二次大戰美軍與德軍在法國前線交戰的戰爭片。

我記得勇士們裡面的領導人,是一位叫做桑德士的班長,他看起來一點都不像軍人,完全是一個慈悲的菩薩。

劇中,他對於教堂的護衛,對於文化的保存,對於人民的安全,都是不畏生死的奮勇保護。有一次,為了救出一位幼小的兒童,他眼看已經有十幾位弟兄犧牲了,毅然決定隻身潛入敵營,最後終於讓哭泣中的幼童重回母親的懷抱,那一幕真是令人感動,也讓我領悟到,真正的軍人不只是衝鋒殺敵,不只是講究匹夫之勇,真正的軍人應該仁慈、愛心、厚道,是人民的保護者。
──節錄自《百年佛緣3》社緣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