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 20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11-01
  • 圖說:大師應邀至東沙島弘法,駐防官兵為大師說明「水耕蔬菜」的生長情形。(1990.01.05) 圖/佛光山提供

弘法系列 11

●自律自制─自覺的管理

在軍隊,非常重視個人內務,舉凡床單、毛巾、牙刷、牙膏、臉盆都要擺放整齊,各自有各自擺放的位置。其實與我們僧團的生活管理很類似。所謂軍隊的管理,就是層層的規矩與檢查,尤其是一會兒班長要來練兵,一會兒上級要來視察,上校要來督察,一層一層的檢視,這就是他們的管理。

我覺得一個人要有師長的管理,大眾要有團體的管理;能接受管理的人,團體會更好。所謂「不依規矩,不能成方圓」,不受管理,就沒有團隊。例如有的人自己的臥室髒亂,所謂:「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所以,軍中的管理,要先從生活中做起。

1986年,國防部參謀總長郝伯村上將特地上山訪問,邀請我前往軍中弘法。以此因緣,後來我應國防部之邀,到軍中的監獄佈教,講說「人間和平的重要」。1987年7月,我又再度接受國防部的邀請,分別到新店、岩灣、泰源、綠島、鳳山明德、台南六甲等軍中的監獄,做了一系列的演講。

我去綠島監獄佈教時,那是我做過最沉重的一次說法;隨即我又到蘭嶼為勵德訓練班上課。我告訴他們,人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不必怨天尤人,既然犯了錯就要勇於認錯。在訓練期間,可以培養自己的忍耐力,學習吃苦、受委屈,將姿態放低,改變自己,才能增進品德;為人服務,才能廣結善緣。

我也勉勵他們,能夠在這樣未經汙染的清淨地裡修身養性,也是人生的另一番境界。在軍隊裡也有一些違紀士兵的看守所,我告訴他們,世間的一切要靠自己,想要得到幸福,就要付出努力,凡事不要只想著自己的私利,若能處處替人著想,世界就會不一樣了。我也鼓勵他們,將來重獲自由的時候,可以到佛光山來找我,我很樂意幫助他們重新開始。

軍營裡,雖然有軍紀的約束以及軍法的懲戒,可是都不及發自內心的「自制力」。從我到軍方監獄「明德班」與「勵德班」的教化經驗來看,如果能夠多借重佛法思想的啟示,對受刑人的感化收效會更大。

我很欣慰,軍方已懂得藉助以及運用佛法的教化功能,來改善軍中的風氣及人心。其實,不只是軍中需要有佛法,國家更需要有佛法的輔助來教化人民,佛教也同樣需要國家的護持來弘傳。

想到軍人的服兵役、受軍訓,都是在人生最精華的黃金歲月,如果軍中能有佛法的信仰,就能在一片肅殺、剛硬的戰備之地,注入佛光法水的慈悲柔和;有了佛法的悲智與活力,就能融合鋼鐵紀律的無情冷冽,讓心靈得到撫慰與依靠,也增強自信心與愛國情操,真正擔負起保疆衛國的重責大任。

而對於這些犯錯被關禁閉的學員,我也對他們說,你們有一天、兩天能可以這樣獨居、反省,自我檢討,這是很好的學習空間;出家人還得特地去閉關,才能有這樣獨自的修行空間。我希望用這樣子的說法,能給他們信心。

又如,我告訴他們:「你們在明德訓練班,天天做苦工,不要覺得辛苦;在佛門中,很多人發心去做義工,就像出家人修苦行,但他們都是很快樂的。你們要想,自己來到這裡,就是換一個環境來成長,用不一樣的方式來豐富自己的人生。」我用轉念之說,來給予他們希望。

另外,到了綠島,我說:「你們在綠島,風光明媚,有的人想來還不一定能來呢!而在東沙群島,就像《老人與海》所寫的一般,能與大自然接觸,與天地為伴,以海水為我的資源,所謂『大塊假我以文章』,你們要學會安住在這裡,要能夠安心。」

我就這樣子提供這許多的方法,給軍方有一些參考,也給那些學員能夠得到安心自在。我貢獻給軍人安頓身心的方法,都要靠自己管理自己,自我覺醒;而我能做的,也只是提供方法,讓他們能夠歡喜的度過軍中的歲月生活。(待續)

……………………………………………………

【延伸閱讀】

我的軍中行 1

說起金門,我曾經到金門弘法多次,1989年巡迴到金門弘講,是我近30年來第四度到金門了。回想1961年我初次到金門,對於王多年司令官當時的宴客方式,至今覺得非常值得效法。

他的上菜方式很簡單,就是等賓主同在一個大圓桌坐定之後,先上一大碗湯,喝了以後,緊接著就一大盤的麵上桌。等大家都吃過了以後,又是一道湯,再來一大盤炒飯、二道菜,就結束了一餐。我覺得這個比蔣經國、蔣緯國先生後來提倡的「梅花餐」還要簡便。

我素來注重「簡食」的人生觀,對於「吃」,我覺得實在不需要那麼鋪張、浪費,所謂「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是不好的社會風氣,貧富應該要拉平一些,才是最為理想的。
──節錄自《百年佛緣3》社緣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