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 15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10-25
  • 圖說:早年的宜蘭念佛會,大師以袈裟造形設計外觀。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星雲大師(中)五十幾年前於宜蘭念佛會主持「彌陀佛七」法會,開創振興佛教的機緣。 圖/佛光山提供

弘法系列 6

●要有合適的鑰匙開鎖

宜蘭念佛會常有一些年輕人來參加,當時出現了兩個問題人物,其中一個就是現在的慈莊法師,那時候他還沒有出家,叫做李新桃,在蘭陽女中教務處服務,也是學校自治會的會長,因為學校裡有一位音樂老師,有匪諜的嫌疑,所以喜好音樂的優秀學生,被槍決的有十餘人之多。他是自治會的會長,難免有嫌疑,因此,每一天警察都要盤問他。一個年輕的小姐,半夜三更被許多警察審問了大概一兩年,就變得不成人形了,天天都很苦惱。

我知道了以後,就想幫助他,但是那個時候我自身都難保了,哪裡能救他呢?不過,還好在拜佛的信徒當中,有一位刑事組長周德先生,我就找他來商量。我跟他說:「你能不能幫我解救這一位李小姐,他實在是被冤枉的,這一兩年來給警方這樣的詢問,限制他的活動,甚至來念佛都不准許。你能不能跟警方說,同意讓他來拜佛,得到心靈的安慰,這樣活得也比較快活一些,你能幫忙嗎?」

他一聽就說:「我來努力。」所以,經過這位周組長的疏通之後,李新桃小姐就可以公開前來念佛會,參加念佛了。從他家裡到念佛會,大概有一公里的路,他從此可以很大方的來去,警察也不干涉了。

再後來,我也趁機跟這位組長講:「李新桃在我們這裡唱歌,是歌詠隊裡歌聲最好的一分子,這麼一個優秀的年輕人,都沒有到過台北。這次我要到台北中國廣播公司錄製佛教的音樂唱片,你能不能請治安單位方便准許他,跟隨我們的歌詠隊,也一起到台北中廣去錄音?」我說我會負責安全,不讓他到別的地方,一定會跟著我去,也跟著我回來。

這位周組長很支持幫忙,表示這個不難。他向上級陳述之後,治安單位的領導者就同意讓我把李小姐帶到台北中廣去錄音,這套唱片裡面,李新桃小姐的音聲好,唱出的女低音相當受人歡迎。也因為如此,我開始一步步地,讓他到佛教的獅頭山旅行,參與佛誕節的廣播,還到台北為我辦的佛教文化服務處工作,甚至最後還隨我出家,法名慈莊,是佛光山女眾的大師兄。

我想人和人之間產生了誤會疑忌,需要人協助的時候,如果你的要求太多、太大,給人為難,對方會不敢擔當。因此,我只要求那位周組長讓李新桃來念佛,因為他自己也念佛,當然也歡喜人家來念佛,這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讓李小姐能夠參與佛教的歌詠隊,以歌唱來弘揚佛法,利益大眾,周組長自己有信仰,當然歡喜佛法興隆,所以也願意挺身而出,繼續再幫助他。

就這樣子,慢慢解除了安全單位對李新桃小姐的看管、對他的虐待、對他的騷擾,最後恢復了他的人身自由,讓他不再受冤屈。所以他的出家,還有他家中的慧龍、慧傳法師,一家好多人都出家,這個不是沒有原因的。

再有一位就是在電力公司服務的陳秀平先生,他只是為了身上有一張被警方認為是嫌疑人物的名片,所以陳秀平就跟著有了嫌疑,此後警方也給他不斷的騷擾。後來他想方法從日月潭調到宜蘭的電力公司,請求我幫助他,我也請周德先生幫忙,解除了警方的監視盤問及看管,之後還做了我在台北創辦的智光商工副校長。

當管理上出現了癥結,得先找到癥結所在,要有化解的方法,才能解決問題。好比門鎖,必須要用某一種鑰匙,才能打開某一種的鎖。因此,要針對問題對症下藥,這有時候需要一點因緣,有時候需要一點時間,有時候需要一點人事。我在解決問題的管理上,從來沒有花費過金錢,都是運用智慧解決,想辦法解決,這在管理學上應該是很重要的學問。

●我是從台北來的

民國44年(1955),我們宜蘭念佛會的弘法隊到了花蓮去佈教,其實過去在大陸,也有出去宣傳佛教,兒童唱歌等宣傳活動。

那時候初到花蓮,也不知道輕重,我看好了佈教的廣場,就租了一台三輪車,拿著擴音器就出去廣播,這個廣播詞是我寫的:「各位父老兄弟姊妹們,咱們的佛教來了!咱們的佛教來了!今天晚上七點三十分,在某某廣場,有某某法師宣揚佛法,以及唱歌說故事,歡迎大家來聽講。」

哪裡知道這樣子一講以後,花蓮警察局立刻派人找到我們的團,對著我們大吼:「是哪一位到花蓮來,不報告就敢集會傳教的。」所有的團員都嚇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即刻挺身而出,說:「先生!是我。」對方馬上說:「你跟我到警察局來!」

到了警察局,有一位警官就說:「你沒有申請,怎麼可以在戒嚴期中,到花蓮集會、宣揚佛教呢?」我說:「長官!對不起,我是從台北來的。我在台北到處宣揚佛法,也都沒有報告,習以為常。所以到了花蓮,想說花蓮也是台灣的地方,不是什麼化外之區,因此不懂得要申請,非常抱歉。」

那時候「台北」兩個字代表著首都,對於花蓮偏遠的地區來說,是不容小視的,他一聽我說是從台北來的,不知道我是不是有什麼背景,一時也摸不清我的底牌,不免有所顧忌。我看他沉思了一會兒才說:「那你們要注意交通,注意安全。下次來的時候,要記得呈報。」我說:「好的,那是當然,謝謝指教。」因此,那天的佈教就安全無事了。

其實,我的本意並不是想要威嚇他,只是無意中講出「我是從台北來的」,我確實之前在台北做過多次的佈教。台北是首善之區,對於佈教比較寬容,而且只是在屋內集會,這比較容易。可是來到鄉下的花蓮,情況又不一樣,那是在廣場,當時還沒有開放,想集會就比較困難。不過好在有個台北做為我的背景,警察就有很多的顧慮,只有跟我妥協,讓我完成當天的弘法講演活動。

說到管理,一來對人要有尊重,二來也要誠懇說明自己的立場,那麼這當中就有不可思議的效果。尤其面對問題的時候,能夠對症下藥,消除對方的疑忌與顧慮,讓他感到安心,就可以安全行事,解決問題。我想這在管理的問題上面,也是大家要重視的。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