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 14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10-24
  • 圖說:大師應邀於2010佛光盃國際大學女子籃球隊邀請賽主持開球儀式。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大師建設佛陀紀念館時,想到一般人進到地屬長形的佛陀紀念館,看到永無止境的道路會感到遲疑,因此,便請人豎立了「向前有路」的指標,除了提醒大家往前走還有路之外,藉此告訴大家,只要一直往前走,就會有希望,只要你肯得向前,必能追求到屬於自己的人生希望。 人間社記者律察攝

弘法系列 5

●打球

我出生在江蘇揚州,家住在揚子江旁,從小三、四歲就學會在水中游泳,所以家庭雖然貧困,但是在水裡面游泳樂趣不減。十二歲出家之後,在棲霞山連個水塘都沒有,突然像水鴨子的我變成旱鴨子?我從小養成的習慣一下子難以適應,不過想到人生未來的前途不是在游泳,還是要讀書、要有更多的技能,才能在社會生存。

忍耐、修行、讀書,就成為我出家的目標。後來,在叢林寺院裡提倡運動,保守的老師不能接受,又把我好運動的習慣革除。所以,來台灣之後,做了台灣佛教講習會的教務主任,我就提倡學生打排球,但是學生看到球都不敢接,還一直往後退。真可憐,過去做學生的時候提倡體育,老師開除我,現在我做了老師提倡體育,學生卻不敢參加、不敢打球。

建了佛光山以後,那時台灣打籃球的盛況空前,有克難隊、大鵬隊、陸光隊、七虎隊,那許多名將的名字,如賈志軍、唐雪舫、陳祖烈、黃國揚、王毅軍等人,我至今難以忘記。我覺得打籃球,實在是佛教出家年輕人需要學習的,因為打籃球,對我們的人生教育、自我管理,乃至人我關係,都有很大的意義。

例如,打籃球雖然有敵對的一方,但他不是我的敵人,應該是我的朋友,因為沒有對方我就不能打球;雖然分為二隊,都是朋友不是敵人。

慈悲沒有敵人,籃球場上雖然比賽過程兇猛,但是其中包含仁慈,最重要的是你不可以碰人,不可打人,如果撞到人或打到人,就是犯規,每次犯規都要舉手向對方認錯。我覺得認錯,是人類最大的勇氣,養成認錯的習慣,是非常重要的。另外,養成快速的爭取時效,打球時間一分一秒消逝,稍微慢了一點就失去機會。

打籃球要有團隊,要替別人製造機會,不能單打獨鬥,要爭取時間等,都是籃球場上的教育。總之,打籃球不但要技術高超,人品、道德也非常重要,對一個年輕人的訓練,是有滿大的效用。許多人知道我喜好籃球運動,雖然現在老矣,但是對籃球教育,還是非常欣賞。該勇敢的時候要勇敢,該保守的時候要保守,進退、快慢、策略、替別人製造機會,這些不都是一種管理學嗎?

……………………………………………………

【延伸閱讀】
籃球是一項訓練自我成長、完成自我人格的運動。籃球選手,在球場上奔跑跳躍,看起來是你爭我奪,毫不客氣。事實上,籃球的運動規則,最能長養球員感恩、勇敢、敏捷、認錯、服從、寬容、合作等美德。茲述如下:

一、感恩:打籃球,先要感謝比賽的對手,如果沒有他們,就無法賽球,所以比賽前,大家都要相互敬禮、握手,彼此先禮後兵,表現出運動員應有的風度與禮貌。

二、勇敢:打籃球要靠勇敢爭先,不能怯懦、猶豫,否則機會稍縱即逝。但是勇敢並非莽撞、鬥狠,打籃球最忌諱碰人、撞人、打人,都視為犯規。一場球賽,每位球員最多只有五次犯規的機會,如果一直犯錯,超出這個數字,這場比賽就無法上場賽球了。

三、敏捷:籃球場上,要爭取好成績,就得看誰的動作快,能儘量爭取到投籃的機會,才能得分。為了達到動作迅速敏捷,練球時,球員無不苦苦的把跑步練得像長跑健將一樣,尤其在球場上來回馳騁,要能步履穩健,履險如夷,才能減少失誤。

四、認錯:在球場上,表現英雄氣概,在萬人觀賽之下,和對方交手,你來我往,如入無人之境,難免會有技術上的犯規。一旦犯了錯誤,裁判明察秋毫,哨音一吹,只得乖乖的認錯,主動向對方道歉,甚至鞠躬行禮。

五、服從:籃球場上,服從教練是美德,服從裁判更為重要。所以,舉凡教練的一個手勢,裁判的一個哨音,都讓球員心驚膽顫。但也要表態服從,不但要向對方道歉,甚至要向裁判認錯,因此籃球場上,最能培養服從的美德。

六、風度:一個優秀的球員,不但球藝要高超,球品更重要。打球的時候,雖然要勇猛向前衝,但是更要注意對人的尊重。一個球場戰將,要能靜如處子,動如脫兔,尤其無論勝敗,都要表現大將之風,不如此,就不能成為萬人風迷的籃球健將。

七、合作:籃球是一種團隊運動,不重個人單打獨鬥,必須群策群力,所以個人不能貪功,必須懂得適時為球友製造機會,因此平時培養團隊的默契也很重要。
──節錄自星雲大師著《人間萬事》〈籃球〉


●一條路的緣分

五十年前,我到佛光山來開山、建寺,從磚仔窯到佛光山大約二十餘公里的道路,都是泥土的小路。每逢天雨,泥漿小路都不好行走,不過我沒有力量修築這一條道路。開山不久後,有一位公路局第三處的處長,倪思曾先生來場勘,南部所有的道路都在他的管轄內。有一次,在他參觀之後,我留他在草創的佛光山懷恩堂用午餐,他也很隨緣,吃過以後,非常歡喜的說:「將來在這裡建設寺院供人禮拜,對改善社會風氣、淨化人心有很大的幫助。」

我趕緊說:「處長,從磚仔窯到山上這條泥土道路,平時不好走,下雨時更加行車困難,現在的交通實在不便,沒有人想來淨化身心。」他聽了以後說:「這條道路是縣有的,但由我們第三工務局代管,你說的話,我回去考慮,把它整理鋪些柏油路。」我說:「那真是處長最大的功德了。」因此不久後,就有了一條柏油路,我開山運送材料,人士往來也方便了。

後來有一次颱風來襲,風雨交加,山洪暴發,整個山區的水沖下來,把這條路沖得面目全非,人行不便。我把這條道路的情況拍下照片,說明被沖毀的原因,是因為道路沒有水溝,山洪下來沒有水溝排泄,道路才沖毀的。這個意見報告上去,倪思曾處長看到之後,他是專家,當然知道不足的地方,所以努力向公家部門做爭取經費、計劃,就把這條路修得更加寬闊,也有了水溝排水,不僅道路方便,行走也很安全。

大概開山七、八年後,這條道路慢慢車多人多了,寬度還是不夠用,而且道路的柏油路是屬於二級的,不像高速公路一樣是一級的平坦。

過去,省政府省主席邱創煥的母親去世時,我為他做了一場很莊嚴的往生佛事,他感念我沒有收他分文,所以,有一次把縣市長帶來山上參訪開會。我很熱心接待,也藉這個機會向他說明高雄縣的道路,都不及全台灣其他的縣市,其他縣市的道路都很平很直,只有高雄縣的道路彎彎曲曲,而且路線行車不便。他聽了以後用心沉思,很有心為地方建設,也算對我聊表心意。後來把這一條道路又再加寬,鋪新的一級路面,並且改道、把彎曲的地方改直,這就是邱創煥省主席的功德了。

我認為管理不能只想要別人對我們施捨,要先想我怎麼和人家結緣。這一條路是怎麼有的?就是結緣來的。和我有緣分的人,我可以跟他結緣,給他方便,讓他歡喜。所以,佛光山「給人信心、給人歡喜、給人希望、給人方便」,四個管理信條就這樣產生了。

在管理學方面,給人了解是非常重要的事,對方了解以後才會助你一臂之力。我們雖然沒有力量,但是我有一張口,對有力量的人,我可以說明讓他了解情況,能設身處地為民服務,事情就不為難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