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 1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10-05
  • 圖說:佛光山雲居樓可同時容納千人用齋,圖為大師隨眾過堂。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佛光山鳥瞰圖。 人間社記者慧延攝

佛光山的管理法 1

【編按】

星雲大師一生弘法十方,接觸過萬種人、萬種事,並將自身體悟的管理之法,寫下一系列的「佛教管理學」,收錄於《星雲大師全集》第一類【經義】。內容除了佛教經典的管理模式,還有應對世間的人事、社會、軍警、教育、監獄等管理;以及佛光山、三寶山、宗教法,乃至對佛教現在、未來發展的管理,說明了佛法所到之處,都是善巧方便的管理學,可以轉迷為悟,轉苦為樂,自他歡喜。本版自今日起,於每周一至周五,選錄「佛教管理學」精采篇章刊登,以饗讀者。

●要吃早飯

在佛光山,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要吃早飯,可能大家不太懂其意義,在這裡不妨一說。

在佛光山修道,偶爾身體不適,偶爾睡眠不夠,你不起床做早課,可以給你原諒,但有一個規定不能不遵守,就是要吃早飯!一般人或許不太能了解,吃早飯,有那麼重要嗎?早課拜佛不是更重要嗎?

但是我認為拜佛,這是個人的修行,是個人的信仰,自己要歡喜,可以有一點空間,讓你自行處理你自己的信仰,不是太過硬性的規定。因為修行不是強迫的,修行是自願的,你都自願入道了,還會不自願去修行嗎?可是一定要吃早飯,這必須要有切實的規定。

如果你不吃早飯,那什麼時候起床,甚至於起床以後,這一天要做什麼,時空都不能預算,就會感覺茫然,時空就沒一個準則,所以吃早飯,就是一個準則。吃過早飯之後,今天這一天的工作就開始了,之後要到哪裡去工作,要到哪裡去教學,要到哪裡去訪友,要到哪裡去做什麼,也就都開始了。

也就是說,唯有吃了早飯以後,下面的工作才能有序,才能周全。再說吃過早飯後,別人也同樣吃過早飯了,大家都吃過了,不論你連絡這件事、連絡那件事情,都能得到很多的方便。所以在佛光山,你可以不隨眾課誦,但是你不能不按時吃早飯。

我在《人間福報》的頭版專欄「迷悟之間」裡,也曾經提過,在生活管理上,要吃早飯,這是一件很重要的生活習慣。不吃早飯的人,生活就沒有規律,生活就沒有管理,因此「要吃早飯」,可說是每個人生活上第一重要的生活管理。

●我在眾中

回憶我這一生,今年已經九十歲了,從一歲到九十歲,我好像沒有離開過大眾,沒有單獨有過一個人的相處。兒時,兄弟姐妹很多,身邊天天離不開人,我也感覺到父母對我是特別的愛護,不過我不敢在兄弟姐妹面前炫耀,總覺得自己只是當中的一個,不要有什麼特權。

出家以後,更是一直在團體裡面生活,跟百餘個僧眾住在一起。可以說,每天都在眾目睽睽之下,只要有一點缺點讓人家看到,就會教訓我們幼小的參學者;稍微說話不當,被那麼多耳朵聽到,隨時就糾正我們這樣不對、那樣不好。所以在大眾中,雖然覺得很辛苦,可是也得到很多的利益,養成了在大眾裡的性格,沒有獨處的機會。

我是最反對一對一的來往,因為如果有了一對一,就會失去了大眾,假如說,能夠以大眾為對象,就會擁有更多、擁有更大,因此我最近在練習一筆字的時候,很歡喜寫「我在眾中」。回想起我在出家修道以後,不論在哪裡都是團體行動,即使是吃飯,從沒有一個人吃過,都是幾十個人,甚至過去都是幾百個人過堂。

退居之後,我的飯桌本來應該是我一個人才有的特殊待遇,但是每逢吃飯,我的餐桌上都幾十個人,也不曉得從哪裡臨時來的。我都來者不拒,去者我也不留,就是這麼自由瀟灑。吃飯是如此,連會議也是這樣的,你不來就算了,你來了,我也不會拒絕你,或說你不可以參加,都歡迎你坐下來。總之,凡事都可以給大家知道,都是一種學習。

我有一部車子,可是車子裡從來不會只有我一個人乘坐,不會只有司機和我兩個人到哪裡去,反而是每一次都「車滿為患」。車子上,總是坐滿了人,還會有人站在旁邊問說:「師父,我可以去嗎?」「師父,我可以搭便車嗎?」我也不會反對,只是問一句話:「你看有座位嗎?」車內橫豎就這麼多的空間,自己要注意衡量情況。

甚至我睡覺的地方,一張沙發旁邊,都有人在那裡講話,都有人在那裡議論,我也不管,我還是睡我的。我走路時,也從來沒有說跟哪個人散步談心,我沒有散步的時間。我坐在那裡,總是一堆人一哄而來,如果是老人家,他就講故事給我聽,如果是年輕的人,我就對他們說一些掌故。

因此,有的時候是人來,有的時候是人去,都沒有關係,我覺得在大眾裡面,是「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我這一生有那麼多的大眾,不論是出家的同道、同學、同門,或者是師徒、信徒、工作人員、義工,都是「我在眾中,眾中有我」,也由於這樣的性格,我不捨棄別人,人家就要我,人家要我,就必定跟我有緣。

佛光山很多的事業,如百萬人興學、千家寺院、百萬功德主,不管是什麼,一集會就幾千幾萬的。可以說,我這一生當中,都不是在三或五人的團體裡,我都是百千萬中的一個,所以「我在眾中」,真是奇妙無窮!

●誤餐處─滴水坊

在佛光山,建設了很多的殿堂、教室、客廳、會議室,這一切都是為了弘法,都是社會大眾的。比方說,大眾到了寺院裡面,要信仰的、要參拜的,就到佛殿;要作客的,就進入客堂;要會議的、要訪問的、要教育的、要吃飯的……都能夠有來山不虛一行的感覺。

不過,在這許多的建設之外,佛光山還有一些設施,例如因果福利社,它有一些日用品,不是大家共用的,而是為了某些人的習慣需求設計的。比方說,常住除了給予每個月的清潔劑以外,有的人還要用到乳液,或者希望常住供應別的東西,如毛線衣,那麼怎麼辦呢?這假如全體都供應的話,常住花費太多,而且有的人他的生活很淡泊,也不需要這些額外的物資。

因此,為了因應徒眾的某些需求,我們就設置了因果福利社。不過,這許多日用、零用的物品,你拿了以後,要付費的。因為大家擁有的物品,都是平均共有的,你有其他特殊的需求,就要自己付費。在因果福利社裡,沒有人看管,物品上面有標價,自行拿了就走,不給錢當然也沒有人知道,但是因果會知道,所以稱因果福利社。

此外在佛光山,也有為徒眾設計的一點生活心意,譬如誤餐的時候,就不虞匱乏。雖然吃飯一定要隨眾,不過因為工作的關係,或者會客公務,沒有趕上用齋,這沒有關係;你可以到誤餐處,那個地方有電鍋、保溫鍋等,冰箱裡還有冷飲,隨時供應你的日食需要,一應都全。

假如有家人朋友拜訪,不想驚擾常住、給予待遇,你想自己私人接待,可能三朋五友,或者家人等親屬,可以帶到滴水坊,裡面有簡食,有麵飯,點心也有,以及各式的小菜。吃飽了以後,你願意付費,就添點油香;如果你不願意付費,也可吃了就走。

不過,我最初設計滴水坊之意,主要是勸勉大家,人生在世,滴水之恩,要湧泉以報。就像常住感念這許多修道者為常住發心,那麼滴水坊的工作人員,就代表常住給予一些回饋及回報;所有的住眾人等,應該感念常住對我們的照顧,也應該「滴水之恩,湧泉以報」。

所以在佛光山上,目前不但在山上的徒眾,享受這許多的待遇,連有一些信徒,知道我們有這許多的制度,他們也歡喜與家人朋友來到滴水坊用餐,或者吃一些點心。總之一句,在佛光山雖不富有,不像大飯店能夠大吃大喝,只是一點隨性的簡食,就像是淡泊的性格,如同我們吃的臘八粥,擁有一切,我想這就是佛光山人性化的風格吧!(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