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09】十大弟子傳-17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5-02
  • 圖說:佛光山佛陀紀念館迦旃延尊者像。 圖/佛光山提供

迦旃延──論議第一 3

●論長者的資格

迦旃延依照佛陀的教示,宣揚四姓平等的主張,很多的婆羅門知道了都不服氣,有機會,他們就來找迦旃延問難,他們想,不把迦旃延難倒,婆羅門從此就不要再想抬頭。

可是,善於巧辯的尊者迦旃延,不管你是什麼權威的婆羅門,只要遇到他,很簡短的言辭,不用幾句話,總會把問難的人說得心悅誠服。

有一次,尊者在波羅奈國烏泥池旁和同學比丘們在齋堂裡進餐的時候,有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婆羅門知道了以後,就來向他挑戰。老婆羅門倚著拐杖,默默的站在迦旃延的身旁。他心想,迦旃延看到他時,一定要起立讓座。可是,很意外的,迦旃延瞧也不瞧他一眼,他等得不耐煩的時候,就大聲的責問道:你們算什麼?你們對我這樣老的長者,為什麼不起立讓座?」

諸比丘一聽大驚,很多人都站起來想讓位給老婆羅門坐。可是迦旃延卻不慌不忙的對老婆羅門說道:「你是什麼人?這樣大聲的嚷叫?我們是在奉行著恭敬的教法,可是在這裡並沒有我們的長者和前輩呀!」

老婆羅門很不服氣,他舉起手中的拐杖,指指面上的鬍鬚,怒氣沖沖的說道:「像我這麼大的年紀,可不可以稱做長者?你們應不應該對我恭敬?」

「你?你是不可以自稱長者的,你也不應該受我們的恭敬!」迦旃延輕言慢語的但很有力的說。

「為什麼你目中無人?」老婆羅門氣得暴跳如雷,用手中的拐杖指著迦旃延的臉責問。

迦旃延面對著老婆羅門,仍然很悠然的說道:「我從你講話的聲音,以及你這樣粗氣的舉動,我才說你不配稱做長者,不值得人恭敬。因為就算是婆羅門,到了八九十歲的老年,髮白齒落,而他並沒有真正的修道,耽於色香味觸,既不能離開貪瞋嫉妒的煩惱,就仍應該稱他做青年;假若就算是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皮膚潤澤,頭髮烏黑,而他已經解脫了愛欲的束縛,對世間沒有貪求,沒有一點不平的觀念,像這樣我們可以稱他長者,稱他老宿士,應該受我們全體的恭敬!」

老婆羅門聽了迦旃延的話,無話可說,就默默的走開。

●有道不在年高

說服一個婆羅門,並不是從此就相安無事。迦旃延的名聲愈大,婆羅門的教徒愈是和他過不去。

又是一個婆羅門,很善於辯論,聽說迦旃延對年老的婆羅門非但不恭敬,而且批駁得老婆羅門啞口無言,因此心中非常不服,特地從很遠的北方俱尸尼迦羅,訪問到迦旃延暫住的波羅奈國來,他一見面就呼名問道:「迦旃延!我聽人說,本是婆羅門的迦旃延,現在改宗做了沙門是不是事實?」

「你說得不錯,你看我身上披搭的袈裟!」

「背叛本有的信仰,算不算過失?」

「從邪執的信仰,走上光明正信之道,不算過失!」迦旃延斬釘截鐵的回答。

「你不是一個默默無名的人,你對婆羅門的《摩奴法典》有精深的研究,你改宗信仰佛陀,已經不可原諒,但聽說你還常常向婆羅門教徒講說佛法,要他們和你一起改宗,你這種行為簡直是無禮之極!」
「過來人,指點過去同行者的迷津,這是佛陀慈悲的教示!」

就算是會說話的婆羅門,遇到義正詞嚴的迦旃延,也是沒有辦法。

婆羅門還是不肯服輸,想到他此來的目的,又再問道:「迦旃延!我再問你,我聽說,作了沙門比丘的迦旃延,已不再恭敬耆宿的婆羅門,不起座相迎,也不與座,假若這是事實,就算是比丘也不應該!」
迦旃延像是胸有成竹,沉著的回答道:「你所問的,事實是如此,皈依正遍知佛陀以後的迦旃延,的確是沒有恭敬侍奉耆宿的婆羅門,這是很合乎法理的。因為,已經證得聖果的我,不可以用年齡的老少來衡量,禮和法是不可亂的。」

婆羅門聽了善辯的迦旃延的回答,終於深感羞愧,無法再說,最後只得捨棄邪見,請尊者介紹,也作了佛陀的弟子。

和這個故事一樣,很多當時的外道,在迦旃延巧妙的議論下而改邪歸正,接受了佛法的信仰。
多麼可敬可愛的尊者!

●解答諍的原因

真理不辯不明,僧團中有一位佛弟子像迦旃延,使很多想要問難的人,總有幾分畏懼。

有一次,迦旃延走在街上托鉢乞食的時候,被一位迎面走來的婆羅門修道者見到,他向迦旃延招呼以後就問道:「尊者!今天遇到你,真是難得的緣分,我有一個問題想請教你,希望你以客觀的態度破除我的疑惑!」

「請不必客氣,你對什麼問題生起了疑惑?」

「尊者!我看世上,剎帝利相爭,婆羅門與婆羅門相爭,他們爭來爭去,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是貪欲在蠱惑!」迦旃延回答。

「婆羅門和婆羅門相爭,剎帝利和剎帝利相爭,是為了貪欲。尊者!我再問你,你們比丘和比丘相爭,又是為了什麼原因呢?」

「是我見和法執!」

婆羅門的修道者,閉起眼睛用手摸著頭,好像是在用力的思考尊者的話。

婆羅門閉起眼睛摸著頭的奇怪樣子,引起街道兩旁的民眾注意。本來,比丘和婆羅門在街道中問道,就已經令人注目,何況這位婆羅門的修道者,又做出古怪的樣子。

一位是披著黃色袈裟的比丘,端嚴莊重的站著,一位是編著頭髮身上穿了婆羅門表示苦行的粗衣,還在閉目,摸著頭,四周圍著注目觀看的群眾,這情景像人生舞台上演著最精采的戲劇一樣。

婆羅門的修道者想了一會,睜開眼,又問道:「尊者!你的回答很公正合理,不過,我想知道世上什麼人才能離開貪欲、我見和法執呢?」

迦旃延毫不猶豫的回答道:「現時在舍衛城說法的我的老師佛陀,他是應供、正遍知、無上正等正覺者,他沒有貪欲的煩惱,沒有我法的執著,他是三界的導師,是人天的師範!」

婆羅門的修道者,很感激迦旃延的說法,他當即要求尊者介紹他皈依佛陀,作在家學佛的居士。

說服了婆羅門的修道者,圍觀的群眾向迦旃延一陣歡呼,還有很多人跪在地上向尊者頂禮,像是在祝賀尊者的勝利!

可是,尊者沒有一點驕傲自得的表情,他謙虛的向大家答禮,再和那本是婆羅門而今要作居士的修道者告別,仍然過著他托鉢乞食的生活。(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