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09】 十大弟子傳-31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5-22
  • 圖說: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阿難陀尊者像。 圖/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提供

阿難陀──多聞第一 1

●出家的因緣

當我執筆要寫下阿難陀尊者一生的事蹟時,就自然的會記得文殊菩薩讚歎他的話:「相如秋滿月,眼似淨蓮華,佛法如大海,流入阿難心。」在佛陀所有的弟子中,相貌最莊嚴的,記憶力最強的,要算阿難陀尊者了。

關於阿難陀尊者,他有著不平凡的一生,對於當時的教團,對於今日的佛法,都有很深切的影響。

阿難陀和羅睺羅一樣,所謂童年入道,在他兒童的時代就加入教團,究竟是幾歲出家的,這很難考證,不過,據可靠的說法,他是和阿那律、跋提等一起出家的,最初釋種七王子出家時,阿難陀以最小的年齡,參與其中。

阿難陀的父親是白飯王,提婆達多就是阿難陀的哥哥,他所以能夠在童年時加入僧團,可以說就是佛陀的希望。原因是佛陀回鄉說法時,白飯王怕阿難陀會受到佛陀出世思想的影響,在見過佛陀不久後,就把阿難陀帶到毗舍離國去,不讓他有接觸佛陀的機會,可是後來佛陀也到了毗舍離國,白飯王只得又把阿難陀帶回到迦毗羅衛城。

說來真是不可思議的因緣,佛陀在諸王子中,最希望阿難陀能跟他出家。在有先見之明的佛陀心中想:「假如阿難陀出家,將來可以紹隆佛種,把佛法永傳於後世。」一個偉大的人物,在一生事業中最要緊的就是物色繼承的人選,加以培植,加以提拔,在佛陀成道後不久,他就選上了阿難陀。

佛陀得悉阿難陀回到迦毗羅衛城,也馬上就到達白飯王的宮殿,住在阿難陀隔壁的房間,房門和房門相連,阿難陀一見佛陀,就恭恭敬敬的禮拜,並且還拿了扇子替佛陀搧風,我們從這裡可以看出,在阿難陀小小的心靈中,早就有對佛陀恭敬的信心!
因此,一有機緣,阿難陀就和跋提王子等一同加入僧團,披剃出家。

●幫助女人出家

在教團裡漸漸長大的阿難陀,有著溫和慈悲的天性,有著打動人心的俊容,他是教團裡裡外外最受女眾尊敬的人,對比丘尼,他盡心關切;對在俗的信女,他給予安慰。

假若沒有阿難陀,今日的僧團,是不是允許女眾出家做比丘尼,那就難說。

說起女眾在僧團裡能允許依正法出家,那完全是阿難陀尊者的力量。

原因是聖母摩耶夫人的妹妹憍曇彌,是佛陀的養母,他看到佛陀成道的五年內,光是釋迦族中就有王子跋提、阿那律、阿難陀、難陀等皈依佛陀剃度出家,王孫羅睺羅也做了沙彌,夫君淨飯王也駕崩了,她思前想後,感慨萬千,大概是她的善根發芽,她要求佛陀允許她在僧團中如法出家。

憍曇彌第一次請求,佛陀沒有考慮就拒絕她,她又兩次、三次的請求,都被佛陀拒絕。後來佛陀怕姨母的糾纏,就帶領弟子往距毗舍離不遠的那摩提尼精舍教化。

憍曇彌夫人不因佛陀的拒絕而灰心,她集合了和她有同樣想法的五百名釋種女眾,剪去頭髮,赤著腳,離開迦毗羅衛國,往毗舍離追趕佛陀。據說迦毗羅距離毗舍離有兩千里以上的路途,住在深宮中的他們,連上下樓都會覺得疲倦,現在變成三衣一的比丘尼,赤著腳趕二十天以上的行程,因此驚動不少路旁的人,他們帶著好奇心來看這些花容月貌的比丘尼,有的人甚至預備很多食物給他們帶著,終於他們趕到那摩提尼精舍。

當他們到達精舍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不慣於走路的他們,這時已喘不過氣來,他們疲倦憔悴的徘徊在精舍門外,不敢進去。恰巧,阿難陀剛從裡面出來,看到憍曇彌等五百女眾,都穿了比丘尼的服裝,滿身灰塵,滿面淚痕,對人間有豐富感情的阿難陀,嚇了一跳,他問他們:「你們是為了什麼?」憍曇彌夫人回答道:「我們是為了求道,割愛辭親,棄家遠來請求剃度,佛陀再不允許,我們就死在這裡不回去!」

憍曇彌的話,使阿難陀深深的感動,他也不住的流下眼淚來,安慰他們道:「你們放心吧!我只見到你們這樣,心中就非常難過。你們在此等一會,我為你們請求佛陀允許。」

年輕而又富於感情的阿難陀,把憍曇彌等五百女眾的願望,告訴佛陀,並請求佛陀可憐他們,允許他們出家。

佛陀拒絕道:「我可憐他們,但為正法流傳,你去替我回絕他們吧。」

阿難陀不肯去回絕,他仍向佛陀稟告道:「佛陀!如果是別人我可以去回絕,但對方是佛陀的姨母,假如非要拒絕他不可,一定會發生不幸的後果。他們說,就是死,也不回去。」

「阿難陀!僧團中是不允許女眾出家的!」

「佛陀!難道佛法有男女的分別嗎?」為了替女眾講話,阿難陀在佛陀座前,真是鼓足了勇氣。

「阿難陀!我的法,天上人間都一樣,我不揀別男女,就是一切眾生,我都平等看待。女眾可以和男眾一樣照我的法信仰、修持、證果,但不一定要出家,這是法則問題,不是男女平等問題。女眾出家,好像良田中生長了稗草,會傷害收穫的。」

有遠見的佛陀,他的話,是有深長意義的。當然,照人情說,是應該允許女眾出家的,不過,照法理來說,兩性要共同在一起修道,那是很困難的事。智慧與情愛是背著路走的,或許有人為了情愛而棄道不修,佛陀所以不准女眾出家,也就是為了這一點。或者,佛陀以為女眾虛榮心、憍慢心比男人重,才以不允許出家給他們一個教誡。

看見佛陀那麼堅決的拒絕,溫和的從不曾違背過佛陀一句話的阿難陀,他流淚頂禮說道:「佛陀!難道您忍心見他們白白死去,不能慈悲的伸出救援之手來嗎?」

佛陀感到世間上法和情有時候是不能兼顧的,佛陀更知道由於眾緣和合的關係,世間上沒有清淨常住不壞的法。佛陀沉默了一會兒,終於收回自己的主張,像是不得已的向阿難陀說道:「實在是沒有辦法,你去叫他們來吧!」

佛陀的慈命一出,阿難陀歡歡喜喜的急忙出去傳報這個喜訊,憍曇彌等五百女眾聽了都歡喜得流出了眼淚。

見了這五百女眾的佛陀,像和平常不一樣似的有一個掛心,佛陀允許他們出家為比丘尼,但要他們對比丘能奉行八敬法。

因為阿難陀的幫忙,比丘尼的教團終於成立了,憍曇彌對阿難陀很感激,他懇切的說出自己的歡喜道:「阿難陀!我們能奉行這八敬法,就好像佳人獲得美裝。」

阿難陀就是這麼一位肯幫女眾忙的人,今日僧團中能允許女眾出家,這都是阿難陀的功勞。

女眾,應該感激阿難陀。

阿難陀有功於女眾,所以女眾也對他特別有緣,他是最受女眾歡迎的人物!(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