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09】 十大弟子傳-19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5-04
  • 圖說: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大迦葉尊者像。 人間社記者周云攝

  • 圖說:妙賢女,劉黛琳繪。 圖/佛光山提供

大迦葉──頭陀第一 1

●樹下生偉人

假若有人從兩千五百年前到現在肉體還活在世上的話,那就是佛陀弟子中頭陀第一的大迦葉尊者。

不久之前,法國的柏格森博士在印度的雞足山上,還見過尊者大迦葉,並且皈依了他。這位富傳奇性聖者的生涯,介紹起來實在是一段很美麗的故事。

我們還是從尊者的出生說起吧!

兩千五百年前,在離中印度摩揭陀國首都王舍城不遠的摩訶娑羅陀村裡,住著一位婆羅門望族的大富豪尼拘盧陀竭波長者,據說他擁有比當時的國王頻婆娑羅王還更多的財產。

尊者大迦葉,就是出生在這個家庭。

說起大迦葉的出生,也有著奇異的瑞相,可以說和佛陀差不多。據說他母親臨產的那天,正在庭院裡散步,忽然覺得睏倦,坐在大畢鉢羅樹的樹蔭下休息的時候,不知是從哪裡來的天衣,突然飄落在樹枝上,也就在這時,大迦葉便發出哇哇的聲音來到了人間。

大迦葉,父母為他取的名字本來叫做畢羅耶那,就是樹下生的意思。他長得白淨肥胖,和佛陀的三十二相差不多。大富豪家中的獨生子,父母對他的養育和疼愛更不用說。光是乳母,就請了四個人,在他身旁陪著玩的,人數更多。

大迦葉在八歲的時候,照例受了婆羅門的戒條,並且延師學習各種學問,從祭祀法學起,書畫、算術、文學、五明、四吠陀,以及星宿運行、陰陽吉凶、地震雷鳴、音樂歌舞等,由於他的聰明,沒有一樣不研究得徹底。

最奇怪的是,大迦葉從小就和其他小孩不同,他討厭世間上的歡樂,鄙視情欲,厭惡不淨,常常希望離群獨居,就是父母,他離開了也不會想念。

●不同床的夫妻

日月過得很快,大迦葉已長成一個英俊瀟灑的青年了,父母很歡喜,告訴他希望最近為他討娶一個妙齡美貌的少女為妻。

大迦葉慌忙的推辭道:「這是萬萬不能的,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修道,有了妻子會障礙我的修行。」

父母當然不答應他的要求,他在沒有辦法可推辭的時候,終於想出了一個辦法。他馬上請了一位有名的藝術家,為他用黃金雕塑一個美女的金像,他拿去對父母說:「你們一定要我娶親的話,請找一個和這個金像一樣的女人,否則,我立志終身不娶。」

父母對於這樣的要求,覺得非常傷腦筋,後來終於採用了常常在他家出入的一個婆羅門的建議,決定為他找一個如金像一般的女郎。因此,那個婆羅門就製作一個大傘蓋,將金像女郎安置在裡面當女神供奉,從這村莊到那村莊,從這城市到那城市,這樣來回不停的巡迴,向那些集合看熱鬧的人宣說:「有所希求的少女們!你們都來供養這尊女神吧!一定可以如你們的願望和所求。」

從王舍城出發,渡過恆河,漸漸的到了北方的毗舍離城。

在毗舍離城外的迦羅毗迦村上,住著一位也是大富豪的婆羅門迦毗羅,他有一個待字閨中的女兒叫妙賢,天姿國色,是有名的美人。

這一天正是燃火節,青年男女瘋狂的取樂。妙賢受了朋友之約,一同去參拜那尊黃金女神。妙賢花容月貌的面孔,在參拜的時候使那尊黃金女神都黯然失色了。管金像的婆羅門一見大喜,就去訪問她的家庭,把來意一五一十的告訴妙賢的父親迦毗羅,迦毗羅知道大迦葉家中的名望和財富,也很歡喜的允諾這門親事。

訂婚手續完成以後,選擇了吉祥的日子,把新娘迎接到大迦葉的家中來。你看那妙賢,穿錦衣,佩瓔珞,恐怕天上的天女也沒有她的美貌。

奇怪的,新娘雖然有傾國傾城的美麗,但她總是深鎖眉頭,像是有什麼不快樂的事情掛在心上。

鼓樂歌舞,參拜過天地,大迦葉和妙賢,被雙雙的送進洞房。新婚夫婦,沒有一點笑顏,誰也不看誰,各自都愁眉不展,懷著心事,只是沉默的坐著。這樣的洞房花燭夜,反而使人感到陰森嚴肅得可怕!

一更二更,三更四更,五更以後,黎明漸漸到來,新婚夫婦還沒有說一句話。天漸漸的亮了,大迦葉終於開口問道:「請問你心中有什麼心事?」

妙賢皺皺眉,沉默著,沒有回答。

「有話可講,什麼事都可以商量。」

妙賢流下了眼淚,仍然沒有回話。

「究竟是什麼事使你這麼傷心?」大迦葉鼓著嘴,像是要生氣的樣子。

禁不住大迦葉再三的盤問,妙賢終於輕聲哀怨的說道:「你破壞我的志願,我本來厭惡五欲,希望修行清淨的梵行,我父親受你家中財富的誘惑,把我的願望毀了!」

大迦葉一聽大喜,即刻告訴妙賢,他也是厭惡愛染,樂於清淨修行,這是天意的巧合,他們可以照著自己的志願來做。

因此,新婚的夫婦,約定在房中鋪設兩張床,名義上是夫妻,但絕不同床而眠。

●守約十二年

既然做了夫妻,兩個人又不同床而臥,他們的父母隱約間知道此事,有一天特地到新房中察看,見到兩張床鋪時,父母就很不高興的說道:
「你們是剛結婚不久的夫妻,房中陳設兩張床真不吉利,我叫人來拆了一張!」

大迦葉不敢反對父母,但更加堅定了他們的約言和誓願。

大迦葉對妙賢說:「我們不必灰心,房中這一張床我們可以輪流睡,初夜中夜你睡的時候,我可以在室內踱來踱去或是修行,後夜你起來讓我睡,你可以經行或打坐。」

妙賢很歡喜大迦葉的建議,但她卻說道:「我們最好能早一點出家,免得五欲世間,處處都埋伏危機,誘惑人墮落!」

「我也這樣想,但父母雙親尚在,他們就我一個獨生子。忍耐著,我們的理想和志願終有實現的一天!」大迦葉安慰著妙賢。

這對新婚夫婦身雖在紅塵,而心樂清淨道業,彼此河水不犯井水,安安穩穩的度著時光。

有一天夜裡,妙賢睡在床上,大迦葉在室內來回的走著,忽然一條黑色毒蛇,正橫過妙賢的床下。大迦葉注意一看,妙賢的右手正垂在床下,與毒蛇距離不遠,他很焦急的想,萬一她的手被毒蛇咬了怎麼辦?

就在十分危急的時候,大迦葉趕快用衣服先包裹了自己的手,然後再輕輕的將妙賢的手放到床上去。睡得很甜的妙賢,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驚醒,她非常驚訝,一個起身連忙坐起來,像是慍怒的樣子問道:「出了什麼事?為什麼要這樣?」後來經過大迦葉的解釋,她才放下心,並且很感激大迦葉。

悠悠的歲月,如此清淨的生活,他們繼續度過了十二年。(待續)